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的季节

2017-06-06 14:56 作者:梦江南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袭黑丝衫,肉丝袜裤,披肩秀发飘逸柔顺,勾勒出女子特有的风韵,笑靥如花,艳丽如脂,骑在一架小巧玲珑、娇柔巧妙的单车上,宛若情蔻初开的柔婉少女,轻盈灵动,风姿婉约,摇曳生姿、笑靥如花,勾人心魄。

汽排球场里人声雷动,可这样的热闹的、热火朝天的场面怎么也不能吸引我的视线?

目不转睛的观察你、偷窥你如此周而复始的从球场到宿舍楼,从宿舍楼到大门口的转悠,场面清新飘逸,充满着诱惑和挑逗,真的很想搭上你的小单车后座,与你并肩而行,那将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面。

说并肩只是痴心妄想罢了,平日上班时我亲眼目睹你与沙曼那聊聊我我、甜蜜緾绵的亲热劲,在汽排球场边,两人并排靠拢而坐,眉间心上,传递着挚受而默契的情愫……多么让人羡慕,多么让人眼红,让人心里酸溜溜的,那个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我们去过两三次茶歌厅,你与沙曼眉目传情,眉来眼去,与其他人打情骂俏,欢声笑语,暗送秋波,甘愿被其他人揩油水,独独与我讲正经。

唉,在这个世上,又何偿有一个真正疼我想我的人?又何偿有一个我恋我的人?有的恐怕只是怨我恨我的人罢了。有的只是憎我厌我的人罢了——《连城诀》狄云。

我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肯降格的思念我,我所知道的一切有钱人皆是如此的无耻而心硬,这是我所没有的,他们因为我的过份善良而憎恨我呀,他们因为我的过份低贱而轻蔑我呀,我快要因为感到不幸和卑微而死去了。——《红与黑》于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是的,她一定会挑选他。这是一定的,我不能埋怨谁,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都是我自己不好。我有什么权利以为她愿意和我结成终身伴侣呢?我是什么人,我算个什么?是一个谁都不需要、对于谁都没有用处的一无可取的人呀。”——《安娜.卡列尼娜》中列文

唯有睡中想想你念念你罢了,作那无奈的痴人说梦罢了。可是想你了,想痴了想呆了,能给你打电话吗?

打开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曾和你的聊天记录,满满的铺在电脑屏幕上,句句深情,看着看着,眼泪又一次滑落脸颊。伤感了好久,依旧不能抚慰自己的心伤,分手,对你而言可以没有压力,而且可以减轻压力,可是曾经快乐对我而言都变作回忆时的苦涩,每每想起,心口如针扎样酸,眼睛酸涩疼痛

回忆是我的致命伤,我无法做到不去回忆,用悲伤心情看待过往美好,只会有更多的悲伤流出来吧。

依旧很想你,拿起手机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按下那几个熟悉的数字。终于鼓足了勇气,听着电话另一边的忙音,心情如麻一样乱。

没有人接听,继续拨打,电话通了,你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爽朗,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问你在上班吗?你说上啊。于是说你就上你的班吧,然后沉默不再说话。静静的等待,直到电话那头挂断了,没了声音。

孤独地坐在台阶上,默想了很久,抬头凝视红彤彤的幽静空,泪水溋满眼眶,就是流不下来。

慢慢的,夜静了,月亮从黑黝黝的东山慢慢地升到了高空,抬头看着它默然的模样,想象你的跳脱的倩影。夜,安谧得没有言语。

天空里没有星星,辽阔深邃苍茫,像你一样,人离我是那么近,近在咫尺,似乎触手可及,而心离我是那样的遥远,远到不可见不可及,不可企求,令人甚感迷茫。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20592/

春的季节的评论 (共 6 条)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 倪(蔡美军)
  • 东湖聚李胤德
  • 从余东风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