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8-01-13 21:40 作者:随心而动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两年前,我的顶头上司龙局长的乌纱帽被掀掉了。

原因如出一辙——小三没有得到想要的那么多,红颜一怒,媚眼一瞪,实名告发,细细数出污秽之事。

据说是小三检举的,但到底是小几,谁也说不清。如果龙局没有给她们好好排队,估计自己也说不准。

龙局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女人粘到一起。古今中外,那么多圣贤都在咬牙切齿地痛骂女人,那么多豪杰都被女人推到万劫不复的泥潭,但大多数有机会的男人,仍然趟不过这条河,过不了这个坎。

幸好事情不大,金额不多,加上龙局早已靠在一棵大树下,自然也就保住了公职。

龙局与我的关系可非同一般——老乡加同学,从穿着开裆裤起,一直到成为翩翩青年,走出高校大门都没分开过。接着又来到同一单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在大学里是学生会干部,过得顺水顺风,来单位后,与领导的关系更是如鱼如水。何况有胆有识有魄力,办事雷厉风行。到单位第三年就搭上火车,接着换成高铁,后来,就上了动车。终于在四十的门槛边,乘上了飞机,扶摇上云天,一览众山小。

相对他而言,我就无脸见人了。见到领导半天说不上一句话,该挺身而出时,怕狼又怕虎。加上家境贫寒,父母年迈,弟妹众多,微薄的工资就像大旱天的零星小,洒到地上,一眨眼就无影无踪了。哪里有钱去套近乎?何况小敲小打怎唱得出大戏?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我只是给自己的无能找点托辞。龙局家底也不厚啊。

工作多年,稳如泰山地呆在最低层,再正常不过。虽然很落寞,也有自知之明。

龙局初露锋芒时,一些同事知道我与龙局的这层,把我当成梯子,殷勤地抬过来,驮过去。一段时间后,发现是朽木几根,也就把我丢在旮旯里,给忘了。

说句良心话,龙局对我不错,从不把架子端到我面前,私下里还称兄道弟,时不时邀我去他那里喝上一杯——那可是顶好的酒,我只在商场里看到过。

开始去的是两居,后来是三居,再后来是近300平的前临小湖后靠青山的大家伙。后来的后来就是别墅了。

前几次把我感动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渐渐地也就习惯了。据说人都是如此,我这样不足为怪。

我知道他有时也眉头紧锁,有时也长吁短叹。可见,在江湖上混,大家都不易。

龙局风得意时,就像在天堂里,他身边围的都是天使。如今摔下来,就像进了地狱,身边也自然就都是鬼了。

我感觉我也是个鬼,只不过心眼稍微好点,也就是说,是个心眼相对来说好一点的鬼。有点心疼他,常去喝喝茶,聊聊天,有时邀到我家,来上一杯,当然与他家的曾经的美酒没法比,喝得也是感慨万千,愁肠百结。常常喝着说着就沉默下去,四目相对,老泪满面。

他生日那天,我去了。其实,我也想像大伙儿一样,好像忘记了这个日子,可惜没出息,就是好像不了。

他曾经的生日,给我带来了多少快乐!每每回想起,心潮就不由地澎湃不已。

大学的时候,哪个哥们的生日,不是热热闹闹的,何况他这个干部?去年,几个副局费尽心思,为他组织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宴会。在县城最豪华的酒店,办了二十多桌。全局一百多号人为其祝寿。大家一直闹到凌晨一点多,许多同事都喝高了,吐了。只有龙局喝得刚刚好,不多也不少。

与下属喝酒,龙局从来都是喝得刚刚好,不多也不少。当然,在外面应酬,只要有同事在场也是如此。一到关键时刻,救场的就一个接一个地嘻嘻哈哈地跳出来。

那次的后来,大家又一个不少地一窝蜂地涌往歌厅,个个精神抖擞,好像谁都没喝多一样,或者好像喝多了吐掉就一点事也没有一样……

这次,除掉几个亲戚,还有几个亲戚。

我们默默地吃着喝着,酒后,没作停留,我回去了。

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胜过亲兄弟。

同事们见我如此无药可救,都以为我烫了邪气,避之不及。有个耿直的兄弟,实在看不过,问我:

“当初,他在台上,认你吗?还有,那时你去哪了?现在,你又图个啥?”

我嗫嚅着,半天说不出个明堂。

他摇摇头,叹口气,用复杂得无法形容的表情,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莫名其妙地,气呼呼地走了。

对龙局来说,漫长的一年终于挨过去了。喜讯也从天而降了——调到另一个局,还是一把子。

龙局对我感慨道,还是有棵大树好啊!

都说好人有好报。看来古话说得就是不错。激动得我几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

我成了寒里的一朵大红花,同事们一见到,就都笑了,一张张灿烂的脸,赛过冬日暖阳。

还是那位批评我的老兄,一天,好像在不经意中碰到了我,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老弟,想不到你小子还挺有远见,兄弟自愧不如,佩服佩服!飞黄腾达的日子,不要忘记老兄我啊!”

我大言不惭地说:“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当然当然!”

是啊,也该我走鸿运了吧!

不出所料,他的亲信,一批批地,悄悄地调过去了……

我更加心潮澎,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三个月过去了……

六个月过去……

一年过去了……

我被魔法定住了?满头的青丝,悄悄染上了白霜。

我开始如坐针蒲墩,难道真如大家所言,他是个负义之人?无奈之下,厚着脸皮,请一好友去打探打探。

这位好友带回他的原话:

“他的恩情,我不会忘记。但像他这样老实迂腐的人,一天到晚与一群披着人皮的鬼打交道。会好受吗?把他送到树上,痛苦会像慢性病一样缠着他。还有,他能呆得长吗?一旦掉下来,可能就是死路一条。平平淡淡才是他的命……”

知道这件事的人,更加用眼角看我。

我不得不承认,这大概就是我的命。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56462/

命的评论 (共 10 条)

  • 倚石老人
  • 木谓之华
  • 轻风伴月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绝响
  • 雪
  • 鲁振中
  • 墨白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