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阳春三月野菜香

2018-04-26 21:03 作者:闫振田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三月野菜香

阳春三月,百花齐放,草长莺飞。田野里、河滩上,到处都是生机盎然、欣欣向荣的景象。每逢这时候,我就会走出家门,走向大地,一则可以挖野菜,另外可以享受日光浴。在挖野菜的过程中,回味儿时挖野菜的情景。

我小时候(50年代),家里开着中药店,不缺吃喝。但是父亲总是抽空带着我去挖野菜。挖得最多的是茵陈蒿。我的老家紧临淮河,河南岸到处长的都是芦苇、荻柴,荻柴滩里茵陈特别多。父亲一边挖,一边告诉我,茵陈是个好东西,不仅能当菜吃,还能当药用,是清肝热的良药,春天多食茵陈,一年都不会生肝病。他还说,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月茵陈当柴烧,清明前的茵陈有药用价值,过了清明就只可当柴火烧了。茵陈挖回来后,母亲将茵陈拌上面粉蒸了吃,或将茵陈的茎(我们叫着蒿苔子),与豆腐皮放在一起炒着吃,清香可口。

那时候坟地上、河坝上到处长着一种叫着“小葱”的植物。状如小香葱,根部结有豆粒大的“葱头”。父亲特别喜欢挖小葱。他告诉,小葱的药名叫“薤白”,能行气导滞,通阳散结,最有名的方剂“瓜蒌薤白白酒汤”和“瓜蒌薤白半汤”都离不了它。1953年,我的外祖父意外身亡。我母亲因伤心过度,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胸部疼痛难忍。在我家坐堂行医的两位老先生给母亲开了好几服药都不见效。父亲就带着我到处挖“薤白”,回来煮粥给母亲喝,或和瓜蒌放在一起煎水给母亲喝。没想到“单方治大病”,母亲的病一天比一天轻,最后完全恢复了健康。母亲到了晚年,还提起我和父亲挖小葱给她治好了病的事。

清明节前,遍地的蒲公英随处可采。我跟在父亲的身后,边挖边问,父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我。挖多了,除了用来当菜吃外,大部分晒干了当药用。挖蒲公英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每年春天,我都会到泉河坝上挖蒲公英。在蒲公英未开花之前,挖回来当菜吃。等到蒲公英开花了,我把它晒干,当茶叶泡了喝,没想到把口苦口臭的毛病治好了。当我读《本草新编》一书时,读到这样的话:“蒲公英,至贱而有大功,惜世人不知用之。”深有同感。

在我的儿时的记忆里,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他不仅教我认字,给我扎火把、扎风筝,还陪我一同挖野菜,他教我认识了几十种不同的野菜:荠菜、苦菜、面条菜、鱼腥草、小米子蒿、灯笼棵、鸡骨爪……哪些野菜可以治病,哪些野菜有毒。挖野菜时尽管也很累,但和父亲在一起,既学到了丰富的知识,又收获了快乐,和他在一起就是和快乐在一起。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还常常想起和父亲一起挖野菜的情景,想起他那慈祥的笑容,父亲给了我幸福童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安徽省阜阳市清河路阜阳日报社 闫振田)

(联系地址:阜阳市清河西路西苑夏莲苑四号楼104室)

(邮编电话)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67461/

阳春三月野菜香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