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有光的日子

2018-09-11 23:23 作者:我们一起幸福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天是四月的第一个星期日,我和母亲起的格外早,我依旧是拖着无法用力的身体,枯坐在轮椅上,面对着两年来毫无进展的复健,竟没有了以往的情绪崩溃和如潮水般涌来的绝望。我艰难地推着轮子,向前推向后拉,嘴里数着已被我念过无数次的阿拉伯数字1、2、3……母亲又在埋头为我准备昨天里我和她商量好的白皮烙饼。这是我和母亲782天里日复一日要做的琐碎小事。

窗外风和煦,杨柳青青。一声欢快的叫喊――小姨,传入我的耳畔。这是我外甥的音色,他将骑来的自行车有序地停靠在被粉刷成白色的墙角,兴冲冲地跑入屋内。小家伙手里拿着一根糕,吃的满嘴满脸到处是,像被淘气孩子画满胡须的小花猫。黝黑的皮肤在清晨切入屋内的阳光下闪闪发亮。额头上的汗和鼻子里的清鼻涕混合成一股细流不住地像下滑,这小家伙一股劲地擦到了撸起的袖子上,砸吧砸吧嘴继续吃,还翘起二郎腿一屁股坐在我家的喂猪桶上,桶上虽有盖儿,但还是未能撑住他圆鼓鼓的身体,满满的猪食溅到了裤子上。

他还被四脚朝天地卡到了桶里,一个劲的叫喊――救救我。待母亲为他换好衣服后,他突然间用胖乎乎的手开始挠歪着的脑袋,眼睛咕噜咕噜地转,开口说到:“妈妈让我来写作业,请教小姨。”话音刚落,便爬在炕上写起了作业。

我一边笑着这个年仅8岁的淘气小鬼做出的一系列让人捧腹大笑的事情,一边看着他认真写作业的样子,回想起两年前我还是一个正常人的时光:那年他的父母亲闹着离婚,家里整天都是他一个人,即使有人影也是忙碌的,也是忧伤的,也是心不在焉的。这个没人管的孩子饿极了跑到我家吃了几次饭,又问我要了8块钱闷闷地走了。那天之后他没有再来我家吃饭。我一直担心这个孩子,不要胡乱跑再给跑丢了,也不要因为饥饿而生病。但也有可能是父母亲又改变了主意重新和好。不管怎样,我还是决定去看看他。

过了小桥,穿过一片田地。我来到四面是砖墙的他家。打开大门,门里的小狗汪汪的叫起来。我向来不怕狗,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屋里没有人出来应和。我喊遍了院子主人的名字,小狗都不叫了,还是没人答应。我看了看院子的西侧堆着一些废旧的饮料瓶还有一个箩筐。屋里的门是开着的,茶几上放着一些剩菜残羹,空空如也。我有些着急但心里是踏实的,一方面我想着这个小家伙究竟跑哪去了,在干什么,另一方面我又不担心,因为门都不锁着,而且剩菜似乎还是热的。出门的同时,我遇见了他。这个小鬼挺着圆圆的肚子,醉醺醺轻飘飘的回来了。

安顿他睡着之后,我来到那家餐馆问清楚才知道,这个小鬼每天去吃一小碗面条和一小盘油炸花生米,还喝点小酒,老板娘看他可亲可总是打折收取人民币5元。但我不清楚的是我只给了他8元,难道还有人给他钱了吗?否则他哪里来的钱?一连串问题摆在我的脑海。我来到他老邻居家才问问明了事实的真相。这孩子天天背着竹筐去街头捡别人喝完的塑料瓶和易拉罐,靠卖这些为生,邻居有时也接济给做顿饭或者给几个零花钱,更多时候这个孩子不愿意要别人给的钱。听完之后,我的眼眶就湿了,鼻子酸酸的,内心深处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他才六岁呀!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这不太符合他年龄段该有的想法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姨,邻居的邻怎么写?”小家伙从炕上爬起来,走到我跟前问。

“命令的令,过去是右耳旁。”我回过神来,立马开口说。

暖风和煦,气爽风柔。在家呆了一个天的我终于呼吸到了四月里弥漫芳草的味道。远处山青水碧,细柳如丝。真是三月的新芽迎来了四月的嫩绿。近处莺歌婉转,燕子呢喃。繁花似锦,极尽绚灿。好似三月的清香换来了四月的浓郁。紧随其后小家伙正推着我,指着远处电线杆上停歇的燕子,嘴里就唱起了:“小燕子,穿花衣……”

“在学校都玩什么游戏啊?”我带着童年记忆好奇地问。

他也满怀欣喜:“有老鹰捉小鸡、跳大绳、跳方格等等。”

我使劲推了一下自己的轮椅,意识想要双腿奔跑,身体不得不陷在轮椅里。但还是打趣地说:“是不是每次你都是老鹰啊?”

小家伙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老师说我皮肤黑像老鹰。”他伸出黝黑的胳膊,让我看。“其实也不是很黑,我小时候可白了呢!像白骨精。”他呲牙咧嘴地笑着说。

想到自己未来前行的道路可能一片黑暗,也不知自己的价值在哪里?迷惘中我问到:“你有什么爱好?”

小家伙想了想,又一次挠了挠头,露出了一排整齐的小白牙,笑眯眯地说:“你猜一猜。”

“唱歌、画画、跆拳道?还是说相声?”我努力地猜。

“都不对。给你一个字的提示,吹……”他咯咯地笑着说。

“吹牛?”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后来被自己的回答逗乐了。小家伙也笑得前仰后合,一会儿蹲在那里笑得直不起腰来。

“哎呀,小姨,你可真是太有才了。谁把吹牛当做爱好呢!我是说吹唢呐。”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捂着嘴偷偷笑。

他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藏在后面。絮絮叨叨和我说了一大堆的话。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地问起了当年为什么不要邻居的施舍想着自己去卖垃圾赚钱。

他羞涩地低下了头,还悄悄爬到我的耳边说:“是我五岁时偷了爸的10元钱,后被爸爸发现打的我鼻口鲜血,实在忍不住疼了才抱着爸爸的腿跪下说一定要自己赚钱还清这10元。”

也许他太小不会懂得自食其力的谚语。但他确实做到了。也许从那天被痛打之后。他就知道了不能靠偷、蒙、拐、骗来获取金钱。他承认自己的软弱,认清了自己的本相。勇敢地改正了自己的过犯,努力寻找真善美。

他看着我泪光闪烁,抱着我的脖子说了句:“如果当时我在小姨身边,绝对不会让汽车碰你一下。”

在他澄澈的双眸前,我想告诉他事情的真相。我不想选择默不作声或者轻描淡写。尽管他还是个孩子,也许爱憎还不能分明,也许是非还不能判断。

“小姨是因为上课快要迟到的情况下,闯了红灯才被撞成如今这副样子。对方虽然也因超速和占用公交车道带上了主要责任,但我是多么后悔自己那天鲁莽的行动,如果当时我停一停该有多好。只要一分钟,哪怕提前一分钟让我知道自己后果的严重程度。哪怕我不能改变任何事,我只想用那一分钟来保护和爱惜自己健全的身体。我真是一盏糊涂灯,糊涂得透亮,糊涂得叫人替我难过。从来没有把危险当做一种意识。越是熟悉的规则越习以为常,越不看在眼里。曾经为了探索未知的奥秘竟昼夜寻找它的规则,那个肯用心的乐此不疲的钻研劲真让我佩服。面对每天相见的交通信号灯丢失了它的规则。”

这个错误竟没有了回头路,抬头看太阳自东向西沿着轨道转,却不能反向运行。但它却又那么大的能力――能发光能发热能自由运动。而我从早晨到日落坐在轮椅上不会翻身,不会行走,双手拿不住东西,心中还黑乎乎的,希望又是那么渺茫。有时我还在回想:

在我还可以走的时候,

我会不知精疲力尽地走;

或者在我的身体还有知觉的时候,

光着脚奔跑在细腻的沙滩上;

或者什么都不做,

只是和我的家人与朋友们一起度过每一秒……

趁一切都还来得及,

趁我们都还没有改变……”

可是狂风暴不会按照天气预测那么来,灾祸不会按照我们心中所安排的那样避免,时光无法轮回,也就证明了世上没有如果。人们可以给机器带个撤回键,却不能撤回自己的人生和命运。

冰冷的现实摆在我眼前。当我还不知该如何面对,就已经无路可退。可以低头不语吗?可以不停流泪吗?可以哭天喊地抱怨命运吗?可以给个机会让时间倒流吗?可以做个交换还我一副健康的体魄吗?可以追问我的道路为什么坎坷吗?可以自暴自弃怨天由命吗?不,那不是我!我不要就此沉沦下去,被迫也要么走上一条痛苦、辛劳、结果未知的复健之路。尽管我不知道自己的罗马在哪里,也不知道酸甜苦辣会得到什么结果,更不知道春秋冬会带来什么样的康复,虽然我飞翔的翅膀已经受了伤,但我还是要挣脱牢笼继续前行。我要有飞一样的感觉,自由的感觉。在洒满星星的天空迎着风飞舞,在布满利刃的大地抬着头锻炼。凭着一颗永不哭泣勇敢的心,让我的生命得到解放!

远远围墙,隐隐砖房。袅袅炊烟里的村庄,这条弯弯小道上留下了轮椅的痕迹和串串小脚印。

“小姨,擦擦你的眼泪和鼻涕吧……”

“不擦,热泪要逆流成河。”

……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83355/

有光的日子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