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知己

2019-04-24 23:06 作者:云海沐禅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沐/文 自摄/图

过去感情就像牙齿,掉了就没有了,装上了也是假的【路遥_题记】

风,来来回回,游走于人世间的每个角落,殷勤地问候着每一个遇见,将这早全都囊括在它轻柔的步子里,没敢留下一丝的痕迹。她不敢放纵她的脚步,她害怕自己会弄醒这人世间劳累一天的人们。睡吧,勤劳的人们,在这春天里,你们一定能梦到您的秋天成绩斐然、硕果累累,辉煌而又盛大。

她轻轻地走着,不知疲倦地走着,轻轻地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哼唱着那首这人间美丽痴情的歌:“......山外山上云外云,谁在那里,遥望知己......”她不敢唱出声响来,她似乎害怕自己的声音会透露出一个痴情人的心迹,而影响一双情侣圆满的情。

她轻轻地哼唱着,又似在祝福这人间每一个人,都能拥有一个可心的知己。是的,每一个人,不论贫富贵贱,不论美丑真假,谁不想拥有一个知己?她试图告诉人们,这一生的所有遇见,不一定都是艰难凶险,可能也会是良缘美景,但这一切都将只会是过往,真正最值得牵挂感恩的,怕也只是那人海深处,默默遥望、默默祝福您的知己。她自信她的祝福和劝慰可以在冥冥之中温润每一颗躁动的心、消弥每一丝不好的念头、和解每一个恩怨......

她哼唱着,轻轻的,在心里……她又似在唱给她自己听,忽而悲凉、忽而欢喜,想着白天送云去山那边时,自己的心里话:“云,我真的不想送你走,我们俩在一起多好啊!但,海在那里边盼着你、等着你,已经很久,很久了!为了你喜欢他,也为了我自己的承诺,还是,送你一程吧!以后,想去哪儿旅游,让月亮给我捎个信儿,我会及时来接送你。祝您永远开心,永远幸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风不停地走着,不知疲倦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大海的窗前,患得患失间不小心放重了脚步、不经心地唱出声来,惊动了屋子里连续加班几夜,困得伏在桌子上半梦半醒中的大海。

大海是在大学刚毕业不久,就独自来到北京这个他大学读书的地方,开始他北漂的创业生涯。从发广告传单、住地下室,筚路褴褛,到如今属下近百员、五环购房,事业欣欣向荣、小有成绩。五年来,摸爬滚打,呕心沥血,着实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这不,这凌晨两点半还在为一个刚到手的项目工作,太困了,头埋在右手臂弯里眯盹着,进入一个既梦幻又掺和着现实因素的游离空间。

本来,大海完全可以不需要这么辛苦的。大学毕业前,家里就给他联系好了苏北当地的一家效益相当好的企业,只等他去就岗。可是,因为筱云,当初他没和任何人打招呼,逃也似地离开家乡,直接来到北京,断绝了和家人亲朋的一切联系。

筱云和大海是一个城市的同乡,同年考进了北京的一间大学念了五年书,不是一个专业。由于是同乡,一次同乡活动俩人认识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家居然在一个区、那么近。此后,五年的大学生涯,筱云没少给内向的大海添麻烦。自然而然地,俩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相互间有什么事,不分大小,都是第一时间告诉对方。大二下学期,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学美术的筱云向理工生大海显摆自己刚刚参赛获奖的一幅作品,画意的表达、对画作激烈的讨论,强烈共鸣感,一下子拉近了两个人心的距离,大海和筱云都觉得对方就是自己有生以来的知己。平日沉默寡言的大海心里暗自庆幸自己遇见筱云,是老天赐予给他的瑰宝,不再把筱云当做同乡妹妹了。他暗暗发誓:这辈子,我一定要让她开开心心的!

大海这人,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显得成熟稳重,平日波澜不惊,深沉有余,灵动不足,但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一蹴而就。认定了一件事情,很难让他改变初心。那天后,更加用心对筱云了。但,总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告诉筱云他的那种感觉。他自己也不敢定义他对筱云的情愫,是朋友之情还是爱上了她?筱云头疼脑热,他翘课买药打水打饭;甚至她某几天特别不舒服、不能沾凉水,他给她洗衣服;寒暑假,他们会去旅行;筱云恋爱了,他去充当保镖马弁、出谋划策。有次筱云受委屈了,他竟然和人打了一架。大四下学期开始实习,他们去了不同城市。地表距离不但没拉远两个人的距离,反而缩短了心的距离,不管多忙,几乎每天都要说上几句话。微信里筱云不讲理地埋怨大海:“当初,你怎么不和我考一个专业呢?”。

美好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过得太快,在你走过来,回头看时,总觉得什么都没有留下。但,当你过了很长时间后,你会觉得那段时间里早已堆满了你的一切所爱、所愿,只是你在那快乐的时候,极少在意、没有用心珍惜而已......

临近毕业只有五个月了,筱云电话里告诉大海说可能要断一段时间再联系,几年共度的生活,大海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像风一样的知己,有时煦煦习习,如春,暖人心肠;有时疾劲狂冽,锐不可当,让你不知所措。因此,他就没怎么在意筱云说的话。所在的实习公司那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加点,紧张的工作让大海忽略了筱云的没联系。有天,业务应酬,年轻不胜酒力的大海醉了,心里空落落的,突然发现自己好久好久没和筱云说话了!此时一旦想起,就别提有多么想筱云了,好难受的......那个想啊!回到宿舍,马上就打电话,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那会儿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只要是她在听他说话,他便觉得拥有了全世界。一直折腾到半夜才睡着。第二天午后才清醒,懊悔自己半夜打扰了她休息,又电话给筱云,一直没人接,微信、微博等也没回复。从此,筱云从大海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都没见着人。

时间,总是能告诉我们以前迷茫的是什么,事情真相到底是什么。疯狂地寻找之后,是白皑皑寒冰下的可怕静默。大海收住自己的寻找脚步。此时,他也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的知己。

沉没到底的心,麻木地顺着如水的日子,毕业了,大海回到了家。多次去筱云家,她家人说她不在家,也不说去了哪儿了。有天,大海无意中从筱云的高中同学那里知道了她的新号码,号码号段显示是广东的。欣喜万分,立即打过去,打通了就被筱云挂断了,N次后,大海石雕了。过了一会儿,有信息来,大海无精打采地看了看,眼睛一亮,是筱云!信息内容让大海彻底崩溃了:“下月我要和南方的他结婚了!谢谢这五年来你对我所有的好!也感谢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知己,在我喜怒哀乐的时候陪伴着我。如果有下辈子,你不嫌弃,我还愿意做你的知己,筱云。”

第二天,大海不顾一切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伤心城市,踏上人生新的旅途。他之所以毫不犹豫地直接来到北京,就是因为这里有他和筱云共同拥有的一切。他要在留存美好记忆的地方生根发芽,独自生存,发掘自己,独自感受这份甜美,以慰抚自己这颗破碎的心。直到去年秋天,生活状态基本稳定,也特别想念家乡的一切,才和家人取得联系,也只仅限于父母

窗外,风弄出的声响,把半梦半醒的大海拉回现实,大海动了动,又慵懒地靠在椅背上,闭眼,努力捕捉着刚刚梦里筱云隐约的影子。还有,那北大的教室、宿舍、食堂、图书馆,华山南天峰,大理的风......又接踵而来......

就在昨天,大海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说:“你的大学同学筱云,后天就要结婚了。你的同学们都没你的电话。今晌儿,她来我家了,说你是她这一生最最好的朋友,希望你能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做她的干哥哥。”

手机差点掉地,“结婚?她不是已婚了吗?”大海一阵眩晕。

妈妈:“傻孩子,人家当初是骗你的,人家姑娘也是没办法!多好的姑娘啊啊!”

大海急促地问:“骗?”

妈妈:“是妈话说急了,不是骗!海儿,别急,听妈慢慢和你说。她那年是在躲着你呢!她并不是不知道你的心思!那时,她家里特别难,两个妹妹一个读大学、一个读高中,弟弟上初中,奶奶长年躺在病床上。家里的顶梁柱,她的爸在你们 快毕业的时候得了脑血栓,窝在家里不能工作,家里全靠她妈妈摆地摊生活。她要挣钱养家呢!怕拖累你、拖累我们家呀!她要去外地打工养家,也不知道家里什么时候能翻身,过上正常日子。去深圳后,就请你同学带信给你,告诉你她的电话,谎称要结婚了,就是要给你一个交待,怕耽误了你。这几年,有个同去的男孩子一直在她身边,帮助她照顾她,日久生情,喜欢上了这姑娘。她说没有那男孩子,她家肯定也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过。萧姑娘就是要和他结婚的。去年端午节,萧姑娘回来过,到处打听到你的消息没有结果。我和你爸不也是去年中秋才知道你的消息吗?30岁的人了,经不住家里人催促和那男孩子对她的好,才无奈放弃了找你的心,和她那男孩子领了证,定在今年举行仪式。多好的姑娘呀!海儿,是我们家没福分,不要记恨人家。你从小就心思重,这些年都过去了,你也该放下了!应该祝福人家。过去的都过去了,至少人家没忘记你。有人记挂着你不也很好?即使,她现在离婚跟你,也回不到从前那样子了。海儿,你也该回来看看了......”。

大海心里一阵阵痉挛,憋着劲儿:“妈,我好不容易才争到一个项目,脱不开身嘞。我从没记恨过她!您把她的电话发给我吧。春节,肯定回家!”。和妈妈通完电话,大海好半天才恢复常态。这五年,他切断了和家乡的一切联系,没回过一次家。是该回去看看了,看看近来聊天视频里日渐消瘦的爸爸妈妈,看看朋友们,看看,我的知己!!!

北京的风敏锐地感觉到了大海的不待见,仿佛听到了大海的思想,不好意思起来。北京的风,虽然有点强势,还是挺有自尊感的。她来,本是想劝劝大海的,原来妈妈已讲清楚了。带着对大海的惋惜、赞许和祝福,无息地离开了。这时,,开始零零落落地下了起来。

大海对雨是情有独钟的,因为,那个星期六的下午,也是下雨天。大海伸出手,雨欢快地蹦到他手心,凉凉的、爽爽的,激得他全身心一阵颤栗,那过去多少个孤独的深夜里沉积在心底的气结,霎时迸发直上,扑浸腔鼻,哽咽,喃喃自语:“筱云,你好吗?明天你真的要做新娘了!谢谢你还记得我。遥祝你和他甜甜美美,白头偕老,一生平安!”良久,大海拿出手机,给筱云发了个信息:“太忙,决定春节回家。他是好人,祝福你们!赶紧给我生个干儿子。我相信,往后的日子,你一定会开开心心的!哥:大海。”

雨,愈下愈大,密密麻麻,缠缠绵绵,无休无止,似乎要执拗地下到下下个世纪。大海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木木地矗在那里,任凭间或飞溅而来的雨频频问候,打湿了衣裳,润了肝肠,一颗尘封已久、冰凝着的心,悄然融化于这温情厚意的春雨里。这漫满天地的雨啊,急促地来到人间,她要把这人世间所有的祝福,汇聚成大海的规模,才肯罢休!只为明儿大早,天上辛勤善良的云出来时,有面可心的镜子,好让她妆成最最漂亮的新娘,那云的倩影,就会烙印于大海深处,永不会消失,微漾着,愉悦着,开开心心的......

大海隐约听到,很远处,不知是谁在低吟浅唱:“......在山顶揣一袖云,送给彼岸边的你,迟迟你不来,风起吹走山雨;在山顶揣一袖云,送给路上的自己,山外山上云外云,谁在那里,遥望知己......”,是孤芳自赏、游弋于轮回的风吗?

【按】初稿 2019-03-17-05:21脱稿 2019-03-19-18:06。习作期间,得到四位文友的协助修改,在此特别感谢!图、文,版权所有,严禁篡改和剽窃,网站转载请标明作者,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98316/

知己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