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记忆中的旸光先生

2019-05-08 00:09 作者:清风细雨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家乡小城陕南安康书法界,没有人不知道刘旸光先生的。

多年来,作为一个晚辈后生,一名书法好者,我一直为愧对刘老生前的教诲而耿耿于怀。愈发对他那谦虚严谨,淡泊名利的治学精神,以及优良的书品、人品倍感崇敬。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初出茅庐的我,应安康《晚霞报》主编李发令老师之邀,为该报“金州名老”栏目撰写文章。渐渐地,我就认识了安康文化艺术界刘旸光、刘寅初、韩正楷、王腾芳等老一辈先贤们。

刘旸光(1913—1996),名同,字旸光,以字行,陕西安康县人。10岁师从李可亭学习书法。15岁入安康县师范讲习所插班学习,毕业后被安康中学聘为教职员,其间经人介绍加入国民党。27岁步入宦途,先后任安定县民政科长,及神木、石泉、安康县党部书记长。1949年11月25日,时任安康县党部书记兼自卫团政工室主任的刘旸光,随自卫团起义,迎接解放。1952年5月蒙冤入狱,1990年4月24日,冤案得到平反。恢复起义人员身份。

旸光先生曾长期临摹汉魏碑帖和唐人书法。在从职或受训期间,得到侯石年、于右任等指点。1984年安康香溪书社成立,被推举为名誉社长。1987年加入陕西秦苑书社任理事,1989年举办个人书法展。1991年,安康地区书法家协会成立,被选举为顾问,1991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成为安康第一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著有《临池偶得》《试论书法行笔中的偏锋》《书法的时代精神》《匠心》和《关于书法创新的一封信》等多篇书论。据悉,增宝先生近期正在编著其专辑。

先生待人和蔼可亲。记得我第一次去拜访刘老,大约是在1993年底。经多方打听,来到果园小区一栋居民楼一楼门口。“笃、笃、笃”,轻轻三下敲门声后,听到里面应了一声“来了。”大约半分钟后,迎面开门的是位留着花白长须、面容消瘦,但双目炯炯有神的老者,轻声让座。当我说明采访来意后,刘老谦虚的给我简要的讲述了他的故事。临别时,他还特意拿出别人为他整理的简介让我作参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先生书作有求必应。一来二去,此后连续几次,我便和刘老渐渐熟悉了。偶尔,我还拿出自己习帖请刘老指导,每次他老人家都是耐心细致给我悉心讲解,从不推辞。特别是1994年初,我把自拟的座右铭“问能”说给他后,刘老非常高兴,当即就卷起铺盖,在他那简陋的床榻铺上给我书写出来,并叮嘱一定要挂在书房里自勉。还有几次,朋友们托我去向刘老求墨宝,每次去他都是爽快的答应了,从不推辞。

两件令人愧疚不已和遗憾的事。一是由于自己才疏学浅加之工作繁忙,直到先生在初秋时节的突然离世前夕,我给先生撰写的小文还未脱稿刊发出来,这让我至今愧疚不已。另外一件,就是在与刘老的多次接触中,发现他偶尔还吸烟。记得有一次,刘老听我说家乡在发展烤烟,刘老随口笑说等烟熟了,给他拿点尝尝。谁知,待秋后当我把选好的上等烟叶给他送去时,他女儿却说先生近来身体不好,已经不能吸烟了。

戊戌年9月9日晚,在与增宝等书画界朋友聚会中,大家突然提到了旸光先生。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多年前拜访、请教先生的那一幕幕印象,如胶片般播映出来。值此时节,恰逢旸光先生辞世22周年祭日,特书此短文,既作对先生的纪念,也为了却心中一桩多年未偿之憾事也!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99053/

记忆中的旸光先生的评论 (共 6 条)

  • 程汝明
  • 飞翔的鹰耿彪
  • 雪儿
  • 成飞烟
  • 王东强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