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云阳》第一章

2019-05-09 18:04 作者:许英信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公元一九六八年的东楼村可谓蒸蒸日上,热闹非凡。这一年,林荫遮天的南村(村南横街)和北村(村北横街)街道,处处弥漫着从泾惠渠飘来的阵阵沁人心脾的菊香,人们闻着菊香去劳动生产,孩子们沿着傲然绽放的菊花之路去求学,老人们闻着菊香安然入睡。

这一年,发生了该村建制以来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三十余户的家庭几乎六成妇女怀孕、生产了。新入村籍的小媳妇,三十出头的半老徐娘,甚至四五十岁风韵犹存的婶子婆娘们都在这一年加班加点赶制小孩,人人争当猴、猴妈。有的家庭甚至出现了两位到三位孕妇同时生产的奇观:儿媳妇和婆婆同时怀孕,同时生产;儿媳妇比婆婆早怀孕,早生产……。所以,村子里出现了许多叔侄同岁,侄子大过叔叔的现象。之后几年,侄子带着叔叔掏蛋,摸知了猴,下河摸鱼游泳,趟过河去河北枣园偷枣子,偷看女生上厕所,当然也有的侄子领着叔叔去上学,在学校帮其出风头打架,正所谓上阵父子兵。

当时,国家的政策是大干快上,多生孩子多种树。东楼村不只是种树,沿着泾惠渠干支流均种上了黄色、白色的药菊。风吹过,菊香扑鼻。

阴历的羊年刚过,第一只猴子“娟娟”就迫不及待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地原点附近的东楼村诞生了。踢蹬欢实的四肢,震动天宇的高亢秦腔之音预示着猴年东楼村走向人财两旺的高潮,预示着东楼村将走向其命运的巅峰。

紧接着,猴男,猴女,猴哥,猴妹,猴叔,猴侄,从年头至年尾,总共十八对夫妇怀孕、生产,前前后后共产下十八个属猴的碎娃。这件大事震惊了整个云阳镇,甚至泾阳县,历经五八年的大炼钢铁和六一、二年的大饥荒,农村的人口总是停滞不前,东楼村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创造了如此奇迹,真可谓普天同庆,大快人心,公社里把这个事迹作为典型进行表彰推广,鼓励广大女社员要向东楼村的妇女学习,放开肚子为国家多出人才。

“劲生婆”,这是村里人对居住在南村中央的接生婆的尊称。大家都随其孙子史劲生的叫法来称呼她,小孩子这么叫,大人也这样叫,甚至老人也如此称呼,可见其地位之尊。在村中她就是神祗般的存在,哪家媳妇不怀孕,哪家媳妇不生孩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时,生孩子都是在家里进行的,家人提前烧好热水,准备好衬布,草纸还有麦秆。有经验的孕妇都是提前打好干净的麦秆,用碾子压平或者用棒槌反复捶打,再揉搓直至变软,然后放在屋子里干燥洁净的地方备用。

估摸着即将临盆,就派人上门请劲生婆。无论是清晨、晌午、后晌,还是子时、后半,不用扣门,只需在街心咳簌一声,再喊一声“劲生婆,*快生了”就行了。

“劲生婆”耳朵相当灵光,五十米开外别人的低估声都能听见,有人说她是练习了内功,有很高的武学境界,有人说,她有特异功能,能耳朵猜字。

话音刚落,那扇不知是哪个朝代的黄花梨木或者酸枝木做的,有十余公分后的朱红大门就吱吱呀呀地打开了,露出劲生婆熠熠发光的眼睛,好像她随时都猫在门房里,潜伏着,窥视着整个村庄男女老少的大小动静。不到10分钟就到孕妇家中。

“怎么还没把红布挂在门帘上?”;“男人咋还在屋子里?”;“赶紧躲到牲口圈去”……。进门后“劲生婆”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厨房门,产房门,牲口圈大门有没有挂红,男人有没有回避。如果没有,就是一顿猛批,不管对方出身是否高贵、身份是否显赫,不管对方是否是村长,书记员,还是下乡的工作组干部,毫不留情,被批的往往都是低头哈腰,“这就去办,这就去办”。估计,可能有一种心态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我就是这么牛逼,你可以不生娃啊”。

掀开挂红的门帘,跨过一尺多高的木门槛,“劲生婆”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向土炕。然后掰开平躺在炕上孕妇的双腿。“你们这么急干什么?才开了一指,还早着呢!”,瞥了一眼卢七妈,她后退一步,在洗手盆里洗了洗手,接着说:“哎呀,这个家伙,还在思考要不要这么直接面对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依然留恋妈妈子宫的宁静,再过两个时辰应该才会心甘情愿到你家来。这小子,长大以后不是迂腐,就是太过精明,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我先回家睡觉,到时我会准时来,不要再叫我”。挑起门帘,抬步回家。

大部分的家属都已轻车熟路了,提前约定,很少犯这种生头胎时焦头烂额的错误,都是即将临盆才去请人。

两个时辰刚到,“劲生婆”就出现在卢七家中,没有与院中其他人打招呼,直接挑开别着红布的门帘,迈步走了进去。她对身边伺候的家婆说,“拿我的剪刀来”,立刻,家婆从劲生婆的布袋里取出消过毒的医用剪刀,恭恭敬敬地递给她,只见她走上前去照着产妇大腿根就是一剪刀。产妇在战战兢兢中抗争了半天时间,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看到接生婆就如同见到救星一样,但是这冷不丁的一剪刀,还是引起了多多少少的怨恨,村子里老老少少,几乎每个人产妇身上都留有她接生的标记——史一剪,一辈子无法复原。然后用她独特的按摩手法顺推拿孕妇的肚皮,口中发出老牛喘息的声音,脸颊,乌发里流下缕缕汗线。几分钟后,一个脸上皱巴巴,浑身红彤彤,然而声响如雷的小哪吒就诞生了。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99189/

《云阳》第一章的评论 (共 5 条)

  • 王东强
  • 雪儿
  • 山鹰
  • 听雨轩儿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