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2D

2019-05-15 16:19 作者:北方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农哲到家后直接领叶美去见章耶,走到房门外时,大哥农时先开了口道 :“你领个日本女人回来,不怕招惹事非呀?”正在开门的大嫂见这姑娘标志就说:“哪来的事非?木公屯里有谁会来咱家搬弄事非?这么好看的姑娘就留着当媳妇,将来准保生个好儿子。”

说话之间就到了章耶屋里。农哲扑通一声跪下,姑娘也跟着跪下了。农哲说:“我没想媳妇,也没花钱买她,是小饭铺老夫妻硬推给我的,小日本一倒她就被困在饭铺里没了活路,老夫妻又供不起她,才想出下策求我救她的。”姑娘说:“我给你家当媳妇也行,当女儿也行,当佣人也行,只求有口饭吃就行。”章耶见已无法推托,姑娘又聪明美丽,心里说:“就当我章家在乱世中又做了一次善事吧。”于是,他答应将姑娘先留下来过个年,成不成亲以后再说。

大年之前,章农国接到一封密信去了西县,直到正月初十也没回来。章耶这个年过得闷闷不乐,他很信按天气恻收成的说法,十一大清早就起来看天气,一出门便听见金老财骂:“你是什么人?敢他妈的跟我装‘哑吧’,惹恼了老子,就剥了你的皮。”

顺着声音向屯中走去,见金老财正和屯里的大大小小管事人当街审着一个陌生的小伙子。章耶问:“什么事?”老财说:“章爷,我昨个到镇上开个会,你那二小子领着两个警察宣布:‘从今以后,屯里来人要头头们弄清怎么回事,拿不准的一律交警署处理,若是哪个屯子放掉了共产党,先把头头们关起来,老百姓也得家家受罚。’”这时,那个“哑吧”像认出了章耶,嘴里哇哇个不停,两手一下下地比划着,章耶觉得是在求他救人,就走到跟前摘下那小伙子的帽子看看,心疼地说:“侄儿哟,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快跟我回家去。”金老财只得放人,但他料定章二先生是没回家的,轻蔑地说道:“章爷走好,兴许二先生会回来看看呢。”章耶没理他,领了“哑吧”就走。进了章家,章耶便问:“你是什么人?为啥求我救你?”小伙子答:“你的大名,我早就听说了,知道你是有能力救我的,求生之心,人人有之啊。你二儿子在国民党,这几天回这里当差了,我在共产党,跟他见面必是有死有活,我现在死活就由你定了,要帮助国民党,就把我送到镇上去,要做善事,就帮我脱险。我们共产党人专为民众办事,也是讲人情、守信义的,我们不会忘了你。”章耶还没法判断党是个什么东西,可他知道救人总比杀人好。他没有让“共产党”走,因为现在不是时候,他必须让他在这住几天,然后,就说是住够了再走,这样才更加安全些,确切地说,只有这样,人们才能不去怀疑章耶私放了“共产党”。主意已定,他就让小伙子继续装“哑吧”,住进了伙计们的工房里,还特意告诉弓长他们说:“这是南县一个老朋友的儿子,不懂咱这疙瘩规矩,又不会说话,请伙计们多关照点。”谁想到这小伙子闲不住,除晚上睡觉外,总是到章家的各个角落去转悠,有一次去茅房时还与刚从里面出来的叶美打了个照面,叶美刚要说话,就见对方哇哇地打着手势,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赶紧收住了嘴巴。再后来他就尽量避开叶美了。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99542/

《木公河》0152D的评论 (共 8 条)

  • 秋诚
  • 雪儿
  • 一抹阳光
  • 浪子狐
  • 北方
  • 王东强
  • 听雨轩儿
  • 紫色的云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