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郑也夫老师,我思念您

2019-05-15 21:50 作者:嘚啵嘚啵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侯彩华

我的学生时代,教我的老师很多,唯一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郑也夫老师,至今无法忘怀。

郑老师是北京支边青年,他那时二十多岁,很有教学方法,不管教什么课程,我们都很愿意学。他这个人很特别,全没有北京人那洋气劲儿,说话绘声绘色,讲课声情并茂,获得同学们普遍好评。

在那“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年代里,学生不好好听课,课堂纪律很乱。不知道从哪个单位调来一位新老师,立刻引起学生们的注意。

我还记得郑老师刚进教室的情景……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天,我们班的教室门打开了,进来一个人。只见他中等个子,戴一顶绒毛极短的棉军帽,穿一件蓝色的便服袄罩,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说起话来嘴巴微微有点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走上讲台,用明亮的眼睛,扫视一遍教室:“同学们,我是新调来的老师,我姓郑,叫郑也夫。”说完,他麻利地转过身,在黑板上潇洒地写下了三个大字,同学们在底下窃窃私语,好奇怪的名字啊。没容多想,郑老师就转入话题,开始给我们上课。记得那时,他教的是英语,新开的课程,一开始就给我们讲学英语的重要性,还讲了一个小故事:说是一个阿婆,她的外孙女从国外回来,跟她说话,阿婆不懂,外孙女就说;“pen pen” 意思是拿钢笔来,阿婆不懂拿了盆子过来,外孙女直摆手:“no no”。同学们听的津津有味,从A B C 开始学,可惜只学了一个学期,现在只记得26个英文字母。后来,他教我们副课“农基”。

后来听说他是北京知青,同学们对他嗤之以鼻,哼,虽不太讲究服装,但是对一个北京青年来讲,穿那样爷爷奶奶穿的便服,的确有点不符潮流啦。

那时候,虽然“罢课闹革命”高潮已经过去,但是,教育界仍然很乱,教师教学没有计划,学生学习开卷考试,学生涣散上课,三不六九给老师提个意见闹腾一阵。

记得比我们高一届的同学上课,因为课堂秩序很乱,老师说了一段顺口溜:“小花猫上学校,老师讲课他睡觉;一个耳朵听,一个耳朵冒,你说可笑不可笑?”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学生贴出大字报,狠批老师灌输“封 资 修”那一套,“五分加绵羊”把学生比作小花猫,侮辱人格等等。一班带头,各班响应,学校领导支持,那时候工人,贫下中农管理学校,于是乎,学校办公室墙上满是大字报,给这位老师办起了学习班,大会小会批判,做检 查不过关。在学校大会上做检查,连他的母亲死了,他去烧纸也批判,闹的鸡犬不宁。

郑老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给我们上课,主课都很难学完课本,何况副课。郑老师想尽办法,让我们集中精力听课,记得讲鱼类一课时,课堂嘈杂,乱哄哄一片,老师连课本都念不下去,但他声嘶力竭地让大家安静,说要给大家讲故事,教室立刻很静。于是,老师跟同学达成协议,每课时给大家讲十分钟“黑鲨鱼”故事,大家上课时,必须集中精力听课。于是,大家盼望郑老师上课,更喜欢他那下课前的十分钟。后来,校长知道这件事,不让用这种方法刺激。结果,秩序复前,昏混学业。

转过一个学期,他又教我们体育。文化课不愿上,体育课是很愿上的,郑老师上体育课,可不是放鸭子,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厚厚的草垫子,让我们练习前滚翻后滚翻,晴天在操场上练,下天就在教室里练。开始,女同学很害羞,扭扭捏捏总不肯当着众人的面翻跟头,可是郑老师很严厉,锐利的目光直射着你,使你不得不低下头,做做样子也得做。后来上体育课,同学们提前把衬衣别在腰带里,免得运动时衣服掀起来不雅观,做几次别人都翻过去了,你再翻不过去就丢人了,逼得你不得不煞下心来,认真记住要领,潜心看别人动作,回家也练,终于全班合格。

粉碎“四人帮”后,百废待兴,学校秩序也略微好转,只是因为荒废了这些年的基础课,我们又面临着毕业,想都捡起来学业,已不可能。这时,郑老师又教我们语文课。那时我们没有教科书,他就让我们写作文,一星期写一篇作文,他跟别科老师调课,两节课连在一起上,在这两节课里,必须写一篇作文出来。这些年一学期写个三篇两篇作文,一篇作文都给一星期,或者两星期时间写,这下子,规定两节课出文章,真是泰山压顶,赶鸭子上架,苦思冥想写个三百二百字,交上去算完成任务,郑老师可不饶你,每次作文后,都要讲评,他挑出一两篇好的,给大家念,讲出优缺点,再挑出不好的,也给大家念,让大家评评,不好在什么地方?把大家在作文里出现的错别字列举出来,加以纠正,使同学们身临其境,受益匪浅。我写作文的拖沓作风,就是从那时改变的。

在他的课程安排里,每星期一节语文课专门练字,他让我们找字帖,一定要照着字帖练,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练,他挨个看同学们练字,不厌其烦地纠正,就像小学老师那样,循循诱导。我的连笔字,就是从那时起,才大有长进,不再像蚂蚁爬。

郑老师和蔼可亲,同学们总跟他接近。下课后,他的周围总是有一帮男同学围着他。后来,听说郑老师病退回了北京,是在返城风之前。

如今,已经过去40多年了,郑老师的音容笑貌仍在我眼前闪现,不知今世是否再能见到他。

郑也夫老师,我思念您。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3999562/

郑也夫老师,我思念您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