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初夏之恋

2019-06-27 18:41 作者:青衣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青竹静静地盯着窗外那些高低、破败的屋顶。灰黑色的瓦片上堆积着烂木片、纸屑,发旧、断裂的衣架,尼龙背心袋,各类废弃的杂物,冲刷沉淀下来的灰尘。

老房的墙壁也是,已看不到纯白的色系,东一堆,西一堆的灰黑色污垢,呈竖条型分布在墙体上。

我转回头静静地看着青竹,她的眼里流露出的是那种悲悯的眼神,我很好奇此刻的她在想些什么!

的太阳,慢慢地开始发狂,越来越炙热,越来越刺目。我把遮阳帘放下时,她才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转向我露出微笑,仿佛她从未走神过,一直在旁听我叨叨的话语。

“后天陪我去医院,可好?我的腿似乎又要治疗了。”

青竹的腿受过伤,这两年她拼命地工作,受伤的部位又一次受挫,以至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常常需要去医院做治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我来接你,你告诉我预约的时间。” 我知道自己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嗯!”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开始煮茶。

我细细地打量这间坐落在城中步行街后巷的老屋,房子上下共三层半,面积很小,每层也就十六、七个平方左右。一楼是厨房和卫浴间,二楼是客厅,三楼是她和女儿的卧室,最上面半间她设计成了自己的茶室和休息区,她说这是她静心的地方,轻易不在此招呼外人。听了她的话,我在心里暗暗窃喜,看来我不是外人。

热壶、洗盏、入茶叶,冲泡… 看她煮茶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当黑曜石上的白瓷杯里开始飘香,那一刻,我的心装满了祥和和幸福

我和青竹是在演讲活动中认识的,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上台讲演。我是个内向的人,不善于言辞,也因为此,在工作上屡屡受挫。我尝试改变,朋友建议参加演讲课程,锻炼自己的自信语言表达。可那一次讲演还是搞砸了,于是老师介绍了青竹给我认识。

青竹给我的第一次印象是她的声音比人更受注目。初见她时,上下全黑的一套服饰,飘逸的阔脱裤,大大的外袍,只在兜兜处,展现一抹亮色。她的皮肤很细腻,但略显灰暗,毫无血色。五官吸引人的是她的眼睛,已四十出头的女子,双眸依旧纯净如水。

她拿我的演讲稿诵读,那篇‘岁月’在她磁性的音色中栩栩展开 ——— 岁月呈现的沧桑和无奈,峰回路转后的美好和想往。我在她的声音中陶醉,心绪随着文字的表诉高低起伏,激动不已。

一年多了,我逐步对她有了了解,一个单身十年的女人,岁月数次给予她无情的考验,她依旧将她的生活过成了诗。

太阳在白瓷杯盏的举起放下中慢慢地陨落,微风悄悄抚过,送来露台上紫色‘兰花’的淡淡的香气。

没有很多的话语,我们只是这样静静地坐着,赏花、品茗,感受阳光的炽热,感受微风的轻盈。

这个大我七岁的女人,就这样悄然无声地走近我的里,心里。

我深情地望着她,她淡淡地微笑,避开我的目光,转向窗外:“你知道吗?我的心境亦如窗外的风景—— 腐朽、无波。”

“你知道吗?我的心境却如这初夏的太阳,刚刚开始炽热!”我自信地回答。

————独舞

初稿于2019年五月初夏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02009/

初夏之恋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