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莫愁古村

2019-08-21 09:48 作者:红叶香山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朱湘山/文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情景也许只有在松林山下的莫愁村里才可以看到。选一个晴天,在早晨阳光的轻抚下,沿一条小巷慢慢地独行,一种暌违久矣的幽静诗意会扑面而来。苔痕上阶绿,木制门槛被岁月打磨出凝练的柔光,古铜色的门环则流淌着岁月的痕迹。不必惊动这里的每一寸光阴,只须静静地从它们身边走过,也不必让喧哗的心事惊碎这难得的宁静,只要任微风拂过,任阳光洒落,于无声中看时光老去,看红颜渐逝。

二千多年来,围绕风景名胜莫愁村、莫愁湖、莫愁渡以及《阳》和阳春台、白雪楼等,在古郢荆楚,流淌着很多美丽哀怨的故事

莫愁女,名为莫愁,是战国末期楚国歌舞家,湖北钟祥人,生于公元前3世纪前后,貌美如仙,好歌舞。十六七岁时被楚顷襄王征进宫作了歌舞姬女。由此,民间歌舞走进了楚王宫廷。在楚王宫,她与屈原、宋玉、景差结识,歌舞技艺日益精湛。后将古传高曲融屈原、宋玉的骚、赋和楚辞乐声,并使得《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采薇歌》《阳阿》《麦秀歌》等楚辞和民间乐诗入歌。其中,《阳春白雪》成为千古绝唱,对后世的乐赋入歌传唱产生了深远影响。后因未婚夫放逐三吴扬州而投汉江,不知所终。

最早的古乐府诗《莫愁乐》其中一首这样写道,“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寥寥数语,便使人依稀见到一位身姿翩然的多情少女

在古郢荆楚,还流传着这样哀婉的民谣,“汉江紧贴石城流,石城高压汉江楼,石城湖上美人居,桃花片片诵莫愁”,宋诗里也有写莫愁村的诗:“ 纷纷花暗江头,隔岸烟村唤莫愁。 艇子只今谁是主,方知身世是虚舟”(张适正)。今天,历史的古村风月已然不在,但莫愁村里的古居旧巷,却隐约透露着古村执拗的骄傲和文脉的延伸,汉语的美感即在于遐想空间的无限扩展,而莫愁村这三个字,早已穿透历史的拘谨,从桃花片片的古村里飞出,落在古朴巷口的青石和柔软的阳光里,落在莫愁古村的美好遐想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荆楚多诗情,地名当然都会透着令人怦然心动的文化灵气和画面感。

在莫愁村漫步,不经意间便可触摸到斑驳的岁月和丰厚的文化气息。各种名木古树郁郁葱葱,绿影婆娑,鸣不断。相比江南的古镇,这里恬静幽雅,每家小店都岁月静好。店主往往是一团和气待人,仿佛千年传说的从容早已浸入血脉。他们说出来的话总是妙语连珠,随手拈来就是一串典故。

他们对于美食有着格外执着的追求,各种造型各异的美食摆在自己的门前。焦切、寸金、金麻果、圈子粑粑、盘龙菜、葛粉饼,既家常,又精致,足可唤醒外出游子童年记忆,点燃枯寂已久的味蕾。细数下来,这里竟囊括有超过100种特色风味小吃、50家非物质文化饮食老店、20位民间小吃传承大家、10大传统老式作坊,一路走来,带给你果腹之上的快乐体验。

莫愁村依山而建,一边是农田,一边是山坡,是实践“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起乡愁”的典范。春之初,满眼都是油菜花,一片片的金黄灿如云锦;盛夏时节,湿地里就是满田的带露荷叶,娇艳的荷花临水而立,游客嬉戏于地头,美女畅游于莲间。入秋后,含黛的远山由绿变黄,层林浸染出涟漪一般的五彩,田地里随处都是丰收的景象。

就整体建筑而言,莫愁村给人的感觉,仿佛一艘在旧时光里缓行的老船。清溪绕村,垂柳拂岸,粉墙黛瓦,恍然有一种时空的穿越感,但也隐隐有种逝去的迷惘:荷叶包着的熟菱角、挑担卖着的豆腐脑、清真店里的鞋底锅盔、大爷大妈的针头线脑和电影明星的照片箱,儿时的记忆渐行渐远,怀旧的形式里充盈着商业的繁荣。

这里不要门票,停车免费,正面墙上和正街的墙头上都题着四个大字:“天地良心”,正是莫愁村的点睛之笔,符合钟祥人的经商特点,更切合钟祥文化的深厚内涵。钟祥人老实厚道,做生意从不耍滑讨巧,但是要把莫愁村建成湖北民俗民艺第一村,湖北的“周庄”、荆门的丽江,依目前的规模和内涵来看,主打乡愁怀旧文化的莫愁村,需要提升自我的努力空间还很大。

在莫愁村一个幽深的巷子里,当地一个著名的女诗人开了一个工作室,不远处还有一条文艺长廊,我想这或许是莫愁村的一个亮点,为莫愁村增添了诗的底蕴,投资的企业要发展,商业运作当然不可避免,但是千万不能缺失当地文化的核心和岁月沉淀的气息,聪明的投资商或许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眼下,建造民俗村的确是一种时髦,但是大多千篇一律,难脱俗套,比较成功的有河南开封的清明上河园:金水门保卫战、岳飞枪挑小梁王、王员外招亲、武大郎烧饼店、王婆茶馆、快活林酒店,游客有选择地参与互动,玩一天都不会累,晚上还能看回大宋的实景演出,使景区成为塑造华夏文化自信的载体和基石。相比之下,钟祥莫愁村的建设离国家5A级景区还有很长的距离,前路漫漫,希望家乡的莫愁能有一种后来居上的勇气。

时间将近中午,村里的各个商铺又开始了一天的繁忙,游人开始增多,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寂寞的小街开始亢奋,似乎与漂浮在莫愁湖畔平稳古朴的空气不相和谐,然而它却是变革中的钟祥古城的活力延伸的一部分。徘徊在莫愁村的街巷中,忽然想起钟祥的一个女诗人说过的话,“我的乡愁不是站在远方看故乡思念,没有对着月亮怀念人或景的诗歌一样的浪漫和忧伤。我的乡愁就是直愣愣地站在这片土地上,直愣愣地看着它的变化的无力无奈和无辜。”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就是诗人所说的变化中的无力和无奈?

“纷纷花雨暗江头/隔岸烟村唤莫愁”,愿莫愁村能回归初心,成为岁月静好的诗意范本,成为牧歌田园的最好写真,静静地归隐在莫愁湖畔、松林山下,让岁月遗留的痕迹揉和着浓浓的乡愁,和它近旁的莫愁湖一起,成为钟祥古城一张厚重的名片。愿人们在它的长满青苔的脚印里,再次真正品读荆楚文化的悠长与厚重,那一天,钟祥的名字必将变得更加成熟而有分量。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04607/

莫愁古村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