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追寻阳光第二章暴风雨来临(上)

2019-12-07 01:05 作者:。。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青苔深巷,你伫立东方,向着朝阳;古楼小阁,我手扶栅栏,望着夕阳;朝与夕,晨与暮;给我一点阳光,让夕阳不会消失在地平线上方;我加重笔墨,是否会少了些凉。”这是我几年前写的,那时的我,感觉周围寒冷无比,朝阳都出现在别人的生活里,而我的生活里,只有昏昏沉沉的夕阳,甚至是连夕阳都没有。我把这个小说起名为《追寻阳光》,因为我们生活不会永远阳光普照,有时候甚至连微光都没有,如同北京的天——清冷刺骨,但至少,我们知道阳光出现的方向,至少,我们可以努力靠近它,设法追随它。

2008年是个多事之年。

2008年冬天,下了一场大,这场大雪似乎驱散了往常冬日里的最后一丝暖意。

2008年,中国发生了汶川地震,无数家庭遭遇不幸,妻离子散。我家虽然不在灾区,但也并没有避免妻离子散的下场。

2008年,有人离开,有人新来,有人挣扎,有人被遗忘。

“福之祸所依,祸之福所依”,幸运与不幸似乎可以瞬间转换。姥姥家距离我家很远,所以我不经常去,因而和姥姥的感情也不是很深厚。我不喜欢姥姥,因为姥姥也不喜欢我。每次我去姥姥家,她都会把好吃的藏起来,留给我的妹妹——她的孙女吃。的确,我们不得不承认,孙女和外孙女永远不只是一字之差这么简单。而追其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部分老一辈的人觉得女儿嫁出去之后,就不是一家人了,而觉得和儿子,永远都是一家人,因而也会不自觉得亲近自家人的子女,也就是孙子孙女。若非要定义嫁出去的女儿和娘家之间的关系,只能说,女儿是与娘家关系最好的亲戚。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重男轻女的原因,因为我们都想要亲人而非亲戚。姥姥一连生了五个女儿都求子不得,终在晚年时生了两个儿子,妈妈是第五个女儿。可以想象,当时妈妈出生时大家失落的神情,所以除了姥姥外,其他人都不待见妈妈。当然,这一情况在我们90后这一代已经大有改观,尤其是计划生育之后,有的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他们没有所谓的“亲人”,只能把和关系最好的亲戚——女儿当做亲人,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在古代,嫁出去的女儿若和婆家闹翻,再回到娘家是一件很丢脸的事。这些不幸的女人不仅要忍受被丈夫背叛的痛苦,还要忍受来自弟弟,弟媳,以及周围邻居的白眼。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都不是最要命的,最大的痛苦是要与亲生骨肉分离,相思不得相见,只能整日以泪洗面。新中国成立以来,这一状况得到改善,但在农村,我们总是能看到一些残留的影子,比如在妈妈身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2008年的一天,妈妈接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后,妈妈在床上坐着哭了一下午。后来我才知道,是舅舅打电话说姥姥去世了。说实话,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一点都不伤心。一是本就和姥姥没有很深的情感,再者就是我从未经历过亲人去世,不知道这会给未来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煎熬与痛楚。大人都害怕有人去世,因为他们经历过,他们知道想见不得见的绝望与无奈;但作为小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有当想见不得见时,悲伤才会涌便全身,而那时,无论是歇斯里地的呼喊,还是昼不停的祈祷,亦或是寻遍整个世界,这个人都不会再来了,这一刻,他们才开始理解什么是“分离”。

妈妈哭了一天后,晚上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第二天便匆匆去姥姥家了。姥姥去世是在四月份,当时妈妈已经怀有身孕。姥姥葬礼结束后,妈妈并没有立即回来,她想要在小姨家住一段时间。妈妈不在家的那段时间,一直是爸照顾我,虽然不如妈妈照顾的周到,但也还说的过去,后来我还发现了让爸爸照顾我的另外一个好处:妈妈在家的时候,不准我去村东边玩耍,因为那里有一个大池子,据说淹死过很多小孩,妈妈担心,所以一直禁止我去。但是,爸爸就不一样了,一个糙老爷们哪会管那么多,爸爸照顾我的宗旨就是“饿不着,冻不着”就OK了。所以我经常和我同学小鑫去池子边钓鱼,小鑫家就住在池子边,我们累的时候就会他家歇一会。我们第一次抓到小鱼的时候,高兴地像两个傻子,还商量好要一起把小鱼养成大鱼,这样过年就可以为家里省下买鱼的钱。我们找到一个大盆,把小鱼倒进盆里放在小鑫家的院子里。第二天早上,我们满心欢喜的去看小鱼,却发现盆倒了,鱼没了,两米远的地方卧着一只大白猫舔着嘴巴。我们的养鱼省钱计划就这么被一只大白猫结束了。小鑫的爸爸在海上工作,每次回来都会给他带回好多漂亮的贝壳,每次去他家,我都看个不够,恨不得抱回自己的家里慢慢欣赏,除了贝壳外,小鑫家里还有很多很多我没见过的玩具。之后我就变得愈发地死皮赖脸,每天放学就去小鑫家写作业,然后玩他的玩具,还经常忘记时间,忘记回家,每次都是爸爸来叫我,把我拽回家。这样一来一往,不仅我和小鑫成为了好朋友,爸爸和小鑫的妈妈琅福也熟络起来。这正和了我的心思,因为爸爸不再催我回家了,有时候甚至是我催爸爸。

至于琅福,她比妈妈矮,比妈妈黑,一点也没有妈妈好看。但她是小鑫的妈妈,对我还很热情,所以我就忽略了她的长相,觉得她其实还不错。我不知道琅福具体有多大年龄,但应该和爸爸妈妈的年龄差不多,毕竟我和小鑫年龄一样。

几个月后,妈妈依旧没有回来,而我已经厌烦了爸爸粗糙的养娃方式,开始想念妈妈给我炸的花生米,给我洗的香香的衣服,给我编的漂亮头发。我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催妈妈,和妈妈商量,希望妈妈在我九月份生日前回来,陪我过生日。

我的生日是9月29日,妈妈决定在28日那天回来。

2008年我11岁,我曾过了11个生日,但却从未吃过蛋糕。当时农村刚开始流行吃蛋糕,我只在同学过生日的时候吃过一次,唯一印象就是——哇,简直了,人间美味。我跑去和爸爸商量,希望也买一次生日蛋糕,没想到爸爸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此后,我盼星星,盼月亮盼望过生日,盼望吃生日蛋糕,当然也盼望妈妈回来。

我所在的村子叫友新村,村上没有多少人,也没有什么店铺,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超市。蛋糕这种新流行的东西,就更是不得见了。若要买蛋糕,我们需要坐一个小时的车到县城买。但事到临头我和爸爸才发现,买蛋糕和接妈妈的时间冲突了。爸爸去接妈妈这件事是没有回旋余地的,妈妈坐车晕车,又怀有身孕,还是一活脱脱的路痴。而我从未独自去过县城,我自己去买蛋糕爸爸当然不放心,但爸爸一人又无法分身,令人着急。其实现在想来,让爸爸接妈妈的时候顺路买一个蛋糕就可以了啊,这么简单的方法我竟然都没想出来,而选择一个后患无穷的笨方法。

26号那天,我又去找小鑫玩,爸爸顺便和琅福提及此事,表达遗憾的同时想要探一探口风,看看琅福有没有空,没想到琅福当场就说她有时间,说让爸爸放心去车站接妈妈,两件事都不会耽搁的。我一听,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心中庆幸爸爸认识了一位这么好的阿姨。 而让爸爸顺路买蛋糕这个方法,我作为小孩没想到也情有可原,但至于为什么爸爸和琅福两个久经世故的大人都没想到,就不得而知了。

28号买蛋糕那天,我起得很早,但还是晚于琅福,她早早地就在我家等着我了。那天琅福专门化了妆,穿着俗气的蕾丝衫,涂着艳丽的大红色口红,还喷了香水,可见是精心打扮过的。就这样,琅福陪我去了县城。到县城后,我们先补吃了早饭,我俩一人要了一碗小米粥,一个肉包子,配菜是芹菜。吃饱后我们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蛋糕店,要了一份生日蛋糕,蛋糕图案很简单,是几朵彩色的小花。买完蛋糕后,我强烈要求要拎着蛋糕,还总是忍不住偷偷掀开盖子看一看,然后再满意地盖上。那天,琅福还给我买了一个皇冠和星星头绳,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我。而我也丝毫不客气,欣然收下了所有礼物。按理说,我每次坐公交车都会晕车,但回去的路上,兴奋冲散了生理上的所有不适,我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晕车。回到家里,我就一进门便看到了妈妈的大背包,立马冲进里屋,看到妈妈正在看电视剧,爸爸也坐在旁边。妈妈很开心地问我她不在的时候我过得怎么样,我也兴奋地问她表弟有没有长高,姥爷身体是否还好,欢声笑语充满整个房间,直到提及“琅福”。

在妈妈得知是琅福陪我买的蛋糕时,神情立马有了异样,恶狠狠的盯着爸爸。妈妈脾气历来暴躁,姑姑还曾告诫我说不要学妈妈,否则容易没有朋友。爸爸一看妈妈脸色不对,连忙上前解释,说因为时间冲突了,只能让琅福带我去买。妈妈倒是聪明,立马反问道:“你就不能接我的时候顺便给孩子稍一个吗?”爸爸也赶忙承认自己的愚昧,说自己是太笨了,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妈妈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被打发,吵着要去找琅福对证,甚至激动的站了起来。我在旁边看到妈妈的大肚子随着妈妈的语气微微颤动。我当时还想,弟弟的胎教可真是独特,生下来应该很会吵架吧。此刻爸爸声音依旧柔和,连忙劝妈妈不要生气,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对于怀孕的母亲来说,肚子里的宝宝是她们最大的软肋,再加上妈妈虽然不信爸爸的话,但也没有什么有力证据,只能就此作罢。爸妈吵架从来不会把我支出去,每次我在旁边,一边观战况,一边琢磨万一要是打起来我应该帮谁。

妈妈气消之后,日子又回到往常那样——温馨,宁静,和谐。这种日子过久了,让人分不清楚这是真的宁静,还是暴风前的宁静。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09545/

追寻阳光第二章暴风雨来临(上)的评论 (共 4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残影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