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楼下的猫

2020-01-17 16:12 作者:天高云淡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住的小区皆为高层,又数我住的后排最高。高楼以火柴盒式的格局层层重重堆叠而上,共二十二层,每层三户,六十六户人家。搁农村,足以组建一个生产队。而与农村生产队大不同的是,相互几乎不串门。尤又因楼里住着不少面孔上难以辨别的日韩家庭,如招呼声“下班啦。”结果人家来一句“哈集美马戏得,哇哒西哇”或者“啊你啊塞哟,擦儿不大卡米大”。岂不尴尬。纵使差不多上下班时间而常迎头撞见,也只挤点笑容,点点头。

沟通渠道也有。楼长(每幢楼有一楼长,也为业委会委员)建了一个群,群成员为楼内所有住户,以层室编号为群昵称,谁家又谁家,一一了然。饶是如此,大家习惯潜水,群只是个静物而已。

在此生活了几年,时有搬走的和新搬来的,也有一直居于此的,面孔一例不生不熟的。至于楼下的猫,打搬来时就知道,每天进进出出总会看到,从没去想它们是如何活着的。

一日,1201住户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晚上好,楼后喂猫的碗被孩子砸了,拜托教育一下孩子。无人回应。第二日,1201住户在群里又发了条信息—把瓷碗打烂了,今天新买了不锈钢碗也被扔了。还是无人回应,@群主,仍无人回应。估计有些生气,上传信息——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吗,太没素质了!

向来死气沉沉的群,一下生气盎然。

对门1203的第一条信息,请问你办了宠物饲养证了吗?城市里饲养宠物要办证,你不会不知道吧?就算你有证,谁给你权利在楼下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第二条信息紧接着,你喜欢猫带到家里去养呀。把野猫招引来,传播了疾病,抓伤了人,你担得起责任吗?

第三条信息,有点下流。你概不会喜欢猫天发情时,发出的刺耳的哇咬之声吧?真是这样,也请你不要太自私!

无人回应。我能想像出1201住户气得不行却又无言以对的样子,但得说1203住户善于狡辩,不仅成功的转移了话题,还从法律和道德二个方面予以攻击。应急状态下一般人确难以反应过来。我想仗义直言,编好了信息却最终没有发出去。群主都没吭声。

“再这样,我就报警。”1201住户好久才撂了句话。

自此,我多了事——每天出门和回来留心观察12楼的住户。当然还有楼下的猫。

发信息发难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精瘦身材,脸上肉却不少,尤其两颊,使得柴篾撸过般的眯眯眼像是掉进肉坑里;肤色涩黄,如灶膛里长年火烤过的土——据说在外国人眼里属美女,她的老公就是一白人彪形大汉。常见二人互相搂抱着进进出出,身形上的反差,如同老鹰腋下夹着一只小鸡。至于那孩子,标准的中西合成物,金毛、黄皮、鹰勾鼻。也精瘦。

喂养猫的老妇,六十上下,瘦高身材,面色有些苍白,长年穿浅灰色的亚麻长裙或长袍。每天早晚六点各二次下楼,提着一个装满水的可乐瓶,端一盆猫粮。后来知道,她老公常年在外工作,女儿国外留学。作为对门邻居,应该早就知道彼此家庭情况。由此也足证那条信息不仅下流,还歹毒。

猫儿们应是已能算准进食时间,老妇还没出电梯,已从矮树丛中,假山后,蓠墙外,三三两两的钻出来,聚集在楼后的一棵香樟树下和方形墙柱下——分组进食的二个地方。猫儿们似乎还知道自已的进食点。没见着二边跑的。老妇把一叠不锈钢碗顺次摆放,一碗猫粮,一碗清水。起先,一只猫吃着粮,另一只在身后等,到前猫移身去喝水,后猫再上前吃粮,然后二只猫交替着吃粮、喝水。整个过程没有争抢,让我大为惊叹。

猫儿们吃饱喝足,一副知足的样子,迈着悠闲的步子相继走入矮树丛中。那是猫的天地,人无法落脚,因了猫儿们可以自由无虑的穿行。一只胖猫没走几步,倒地一躺,四肢伸了又伸,舒坦的埋头酣睡起来。其它猫经过,或尾巴扫一下,或身体蹭一下;有只白花猫过分了点,直接从身上踩过去;胖猫倏地抬头,木然望了望,“嘿,哥们,有你这样了吗?”遂倒头睡去。也有的精气神倍儿足,吊在细枝上荡秋千。一淘气家伙纵身一跃,硬拉下来;知道闯了祸,赶紧逃去;荡秋千的果然很恼火,不几米追上,却只是抓下猫尾转身就逃;于是,逃的改为追;一场追与逃的喜剧既而上演。作为观众,远远望着这怡然,坦然,安然,欣然的场面,也其乐陶陶。

观察的那段时间,得了不少乐子。有二件小事记忆犹新。一次下班回家,正逢老妇喂猫时间,众猫围坐着安静的等,有一猫心急,跑到前面楼厅,对着电梯门巴巴地望。那样儿特有趣。老妇自电梯走出来,一见乐了,“哟,等不及啦!”猫儿赶紧跑回去,是觉着犯了错,还是回去通报?我不清楚。那猫吃食时,老妇蹲下来,抚摸着猫身,语重心长的说:“下次不可以跑到前面去,会遭人厌的,记住了吗?”猫儿听懂了没,我也不清楚。但这事只发生一次,我记得清楚。

还有一次,老妇把两只碗摆在另外地方,一只猫跟过来吃。不免好奇开小灶的原因,上前一问,才知道这猫快下仔了(说实话,我没看出来,外形差不多的,都膘肥体壮),老妇用猫粮拌上鸡肉丁炒熟,给猫增加营养呢!我这个亲历者的证词是—孕猫加餐那段时间,从没有其它猫过来抢食。

近年底,工作的忙减损了观猫进食取乐的兴致,心中却还是有些挂念,一日回家特地绕到后面探看,吃了一惊,不见老妇,亦不见猫。一只用作猫的产房的泡沬箱冷清的摆放着。四下搜寻,发现矮树丛里有二只,正呆呆落落地张望着昔日的进食地方,那神情显然不是在等老妇,倒像是被迫离开家园的万分不舍的再看一眼。赶紧到物业中心询问,又问遛狗的七十多岁的老头—我们的楼长,才知道老妇卖了房,搬了。在一个僻远地方买了联排别墅,据说是为了方便养猫。

可以想像老妇与猫儿们最后道别的场景:猫儿们一定很伤心!会不会落泪呢?老妇一定落泪了!这么多年,日日喂养,悉心照料,她与它们之间的情谊,超越这幢楼任何住户与住户之间(避用邻里关系一词,我不想对邻里关系作扩大解释。)老妇的离开,尚不能算是被迫的话,那么猫儿们的离开只能是被迫的。那些曾经衣食无忧的猫儿们,因了一个人的离开而失去了家园,只好去流浪,去撒野。

有些气恼自已。恼自已那晚在群里不该隐言,该伸出援手。现在说出来,虽说晚了,但可以慰藉,以诫勉。

首先,养猫不需要办证,猫有了人的喂养,才不会跳到垃圾桶里翻找吃物;才不会去流浪,去撒野。恰因楼下有了这些温驯可人的动物,这幢楼有了生气、和气。

第二,以我这么多天的观察和亲历的事实,足证猫性善良。猫的行为所体现出的涵养,用我的半个本家丰子恺老先生的话讲——这又有高士风。

第三,猫发情叫春,也就那么几天。纵使哇咬之声刺耳,这对于高高在12楼的你,又有多少影响呢?你怎么不反思,你与你的彪形白人的夜哇咬之声穿透墙壁,扰了老妇的清静。

这幢楼下,只剩下花草树木之静物。我想念那些猫儿们。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11663/

楼下的猫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