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3C

2020-01-20 09:54 作者:北方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木公河》0153C

农时没敢多言,跟着去请媒证。他们先到了王武家,请王武当红媒,王武有生以来头回受到这般抬举,高兴得连连答应:“中,中,中啊。”又去请金老财做证婚人,金老财提出让农国派个人回来同他一道证婚。章耶说:“农国自办他的公差,我章家的私事不许他搅和,就你老财一人,代表男女双方,去还是不去?”金老财怕了章耶多年,虽说这阵子有点变数,还是不敢公开抵制的。回家的路上,农时问爹还请不请别人,爹说一个都不请了。农时有些不解,问道:“老二未婚,老三先娶,家事不让老二参与,请王武一个穷货郎当上宾,爹你这是咋想的?”章耶训他道:“你真是个猪脑子,白吃了我近三十年咸盐,我怎么想的老二明白,老三兴许也明白,你恐怕就得好多年以后才能明白了。”

第二天举行了木公屯有史以来最简朴的一次婚礼。在章家东厢房的南屋,章耶亲手往门上贴了一张只字未写的大红纸,农哲把已搬到四弟农续房间里的用品重新搬回来,加之叶美的用品合起来就算是新婚嫁妆了。王武到新房转一圈后问:“就这么寒酸,比我结婚时还不如呢?”金老财也插嘴道:“门上还不粘对联,这一点也不像个东家的样子。”章耶说:“一切都是天意,用不着费心安排。”大坐钟打到十一下时,婚礼正式开始。金老财首先开口:“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农历二月十八,木公屯乡绅金老财为本屯章府三公子农哲与东洋姑娘叶美证婚,祝二位终生幸福。”章耶在心里祈祷道:“但愿如此。”小夫妻给父母磕头,给媒人王武磕头,又面向东南叶美家乡的方向磕了头。章耶吩咐大儿媳说:“咱这木公屯从来两顿饭,今天也不例外,喜宴推到傍晚与晚饭合用,二位贵客各谢洋面粉两袋,不管饭了,炒两大锅瓜籽让弓长分送屯中各户算是同贺,有送贺礼者一概谢绝。”

叶美悄悄对嫂子说:“中国人结婚真简单。”嫂子说:“简单点好,不累。”又压低声音补充一句“新郎官不累才有精神呢。”隧叫新人入洞房,别的事均按公爹意见办了。

农哲对夫妻之事一点不懂,叶美听到和见到的要比他多得多,这大概便是中洋文化的差异了。叶美不知中国人什么想法,怕教多了这事丈夫不高兴,自然不好多说话。在洞房里,农哲想起了曾见过儿马的性器、骒马的性器以及儿马和骒马在一起时的情景,于是,开始悟那“洋马比君子”的道理。就着月色,他让叶美和自己学起马来。他这里刚开始,叶美就“呀”的一声抽搐起来了。他一紧张,便也没了精神。

没想到这头一如此狼狈。农哲定了定神,掀开炕头上的被子把叶美抱进被窝,自己也钻了进去。他不知叶美怎么了,摸摸她的脸,湿的,是流泪了,摸摸她的背,凉的,是冻凉的,摸摸她的胸,抖的,是抽搐着抖的。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斜靠炕墙抱着她围了被子坐着,直到她抖够了,睡着了。下身几次燥动,他都咬咬牙克制住了。直到晨光射进来,他才看见炕上有血和类似干米汤的痕迹。他把叶美放在炕上看她的全身,上身像玉器一样可人,下身却也有血和干米汤的痕迹,而且,那血和米汤竟然是从两腿之间被他昨晚碰过的地方流出来的。他有一种犯罪的感觉,他认为自己的动作给叶美带来了痛苦,他怀疑日本人要花姑娘、胡子绑花票以及金老财逛窑子都跟这没什么区别。他想到了白芷,想到了共产党,他们要为民众谋利益,这女人便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民众,他要当共产党就再也不能让女人流血、流泪、流米汤了。从那以后的每个夜晚,他都自己躺在一条被筒里,叶美挪过身子时就用手摸摸把她哄睡,硬是控制着自己没再去折磨叶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11761/

《木公河》0153C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