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6章惊露连连

2020-01-20 13:35 作者:奇书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下午4点,白驹在楼下接到了妙香。

第一次到老公单位作客,妙香做了精心打扮,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个刚跨出校门的纯情女大学生,可又含着几缕不太深沉的成熟,活泼可,又有点冷骄,桀骜不驯。

白驹对老婆这身穿着,十分欣赏。

“如果今天你能多听听,少发表高见,就更完美了。”妙香撅起了嘴巴:“拜托,你以为我是什么也不懂得的小女生呀?好歹也读了十七年书哇。走吧,先带我看看这商业广场,我还从没来过的呀。”

白驹了解自己老婆,天生喜欢逛商场。

沪上不管什么开了新店,只要给她知道了,非拉着白驹去逛不可。不过妙香这点挺好,虽然逛荡,可对自己的腰包捂得挺紧,一般都是只逛只看不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碰到实在有心仪又划算的。

才掏出手机照下,然后到网上去照本宣科,价钱往往比商场的节约一半。

当然,因为动不动就爱掏手机拍摄,也没少和营业员发生纠葛甚至争吵。可与那种动不动就掏腰包买下强多了,所以白驹基本上都能接爱。

为了让妙香早点过来。

自己陪她逛逛商店,白驹这么早就下了楼。

一楼珠宝化妆品,二楼少女服饰,三楼白领丽人……二人边看边聊,甚是自得。“彤彤呢?”“我妈带着呀,我发现有点麻烦了。”

妙香皱皱眉头:“你妈以前说的,也许是对的呀。”

白驹不解的反问到:“我妈以前说什么?你现在还记得。”“就是,就是说彤彤有点自闭症倾向的呀。”妙香隔着玻璃站着,玻璃柜里,各种世界名包,姿态各异,绚丽多彩。

“唉,其实那次你妈一提出,我就记在心里,己观察很久了。我是学医的,尽管学的是妇产科”妙香忧郁地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不时侧侧身子,变幻着角度。

“我记得,上次你也上网查过,我们还一起到医院,当面寻问了我的校友学朋,她们的回答,就和那5个特征差不多的呀。”

白驹闭闭眼睛。

“这不就是完蛋了吗?不过才24个月的小姑娘,怎么会与自闭症挂上勾?”

妙香又换了个角度,自我感觉良好地抿抿嘴巴:“那些话,说起来就太长,要等于一个专题研究啦。不过,好在彤彤还不算太大,及时治理还来得及。明天,我们抱她到医院认真检查检查,如果确诊,马上治疗。”

白驹有些担心。

“治疗?打针还是吃药?会不会遭电击呀?我女儿那么娇小,无力,又挺怕痛的。”

妙香笑:“你呀,说起来你平时挺喜欢女儿,挺辛苦的,女儿也亲你,可对医学根本就是个白痴,现阶段主要是行为矫正,明白了呀?还有,”

她慢腾腾又开始走动。

边看四下的琳琅满目。

“得给你妈沟通沟通,要配合,不要再对彤彤百依百顺的了呀。”白驹点点头,提醒到:“还有你爸妈,特别是你老爸爱给彤彤耍平板,”

“这个你放心。”

妙香气哼哼的抵了回去:“我随时监视着的呀。哎呀,明天?”妙香掏出手机点点,看看,跺脚到:“凑齐了,明天一早,我得到仁义医院报到,正式上班了的呀。”

“那换个时间吧,”

白驹不以为然。

“给蓝院发个短信,就说女儿突然生病,”“我同意。”妙香点开了手机短信箱:“又是上班,我听到就有点烦啦。”诤!发了出去。

“还有个重要事情,那个撞车事件你知道的呀?”

白驹点点头。

但是,偏偏这事儿他没和老婆交流。是因为自己掺杂其中,怕话多失口,让妙香担心和不高兴。“明天开庭宣判!”妙香不满的瞅瞅他。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漠然置之?你还是中国人呀?”

“我当然是中国人!”

白驹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关心?关心又不是时时必须要挂在嘴巴上。”可暗地里,白驹却埋怨自己的疏忽。相片送出后,白驹还想着第二天回家,看笔记本电脑的信息反馈。

结果事情一多,就完全忘记了。

好在小俩口现在还一直保持着,大学单身生活养成的习惯,各用各的笔记本电脑,没经对方同意,不擅自打开对方的电脑。

如果上海中院有信息发来。

就一定还保存在电脑里,不必担心的。。

“明天多久?”白驹追问到:“在哪儿开庭呢?”“明下午三点,上海中级人民法院的呀,”妙香蹲在地上,她被一款落地的白婚莎裙吸引住了,正细细的观赏着。

“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路1200号。啧啧,看看,这才是世界顶级婚莎呀。”

白驹也蹲了下地。

因为那婚莎的确做得精美奢华,欣赏着就是一种享受:Pronovias 源自西班牙的全球第一婚纱品牌,以高贵、优雅闻名,深受英国女皇伊莉莎白二世、麦当娜等名人喜爱。

在全球60个国家,拥有158个店面。

旗下拥有Valentino等多位世界顶尖设计师。Pronovias以白色幻、永恒优雅、高贵浪漫等多种风格,创造独一无二的华丽婚纱礼服。

平均售价,在600欧元至1万2,000欧元之间。

小俩口读着价格牌上的介绍,有些悻悻儿的。站起来后,妙香就嗔怪到:“白驹,本姑娘穿着800块一件租来的婚莎,就嫁给了你呀,还给你生了个可爱的女儿。我忽然发现,我是不是太浪漫吃亏了一点?”

白驹眼前晃动着,那张有着100万现金天蓝色的信用卡。

便笑到:“这样吧,你再嫁给我一次,我一定给你买一件这样的Pronovias。取个中间价,换算成人民币,也不过1万块吧。”

妙香惊叫起来。

“哟白工,听口气你好像发了大财?也不过人民币1万块?好大的口气。”

一把扯住老公的衣襟:“买的车呢?换的房呢?女儿跟着要进幼儿园,赞助费,入托费,选班费呢?然后,读小学,中学,大学,考研,考博,出国留学,恋爱,结婚,”

白驹举起了双手:“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投降还不行吗?我没钱,可也说说过过嘴瘾的啊。”

妙香放了他,却伤感的摇摇头。

“饶了你当然可以,我可饶不了自己。女人啊,谁不梦想这些的呀?我这辈子算是嫁给了穷光蛋,玩完了,看我的女儿吧。彤彤呀,我的女儿,娘的后半生全系在你身上了呀。你可不要像你老爸,茅厕里的石头——又穷又硬哦!”

白驹哭笑不得,居然脱口而出。

“好好好,明天我们就去买车,这你总该满意了吧?”妙香又惊又喜,一把又揪住了老公:“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明天多久?车钱呢?什么牌子?我要求不高,也就个中级左右的家庭私家车,就行了的呀。”

白驹叫苦不迭:“我说说嘛!说说不行么?唉唉,放手,放了吧,工作场地,让人看到可不好。”

妙香这下可不依了,紧巴巴的揪着不放,还掇了掇:“话是你自己说的,有所思,日有所想,包不定,车钱你早就准备好了的呀。不行,明天非买车不行,不买,拉爆!我告诉你呀,我爸妈为这事儿,对你意见大着的呀。白工同志,得罪了丈母娘,后果很严重。”

白驹觉得好不晦气,本意是想让妙香来公司玩玩儿。

散散心,高兴高兴,却不想一下节外生枝,不慎失口,自己把自己套起了。当然,要说这私家车呢,是要买的,可自己总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主要就是经济上周转不过来。

情况是明摆着的,白驹实在不忍心又找双方老“借钱”。上次被香妈暗地里唠叨得恼了,找到老妈要换房首付,结果,一向和睦友好的母子关系,出现了裂缝。

白驹当时就注意到,老爸虽然没说什么,可阴郁着脸孔,看似在强压着怒火。

白驹知道老爸的脾气,小时候他一阴脸孔,紧跟着就是严厉的呵斥,责骂和耳光抽过来,小白驹常常吓得躲在老妈身后,老半天不敢出来。

现在虽说自己长大了,也当了父亲

老爸也老了,脾气更是收敛了许多,可白驹明白,父亲还是那个父亲,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老爸真要冒起火来,当着彤彤和妙香还有岳父岳母,多难堪啊!

可是,难道妙香错了吗?

不,妙香没有错!这是上海!花花绿绿,喧喧嚷嚷,身在其中,津津乐道,谁不想出人头地?谁不想生活得好些?谁愿意活得比别人差?谁都有权利追求与梦想啊!

是的,我现在有了100万。

可绝不能轻易动用,什么都需要钱啊!大家都知道,现在的100块钱只要一打散,一忽儿就没有了。同样,100万一折散,一忽儿也就没有啦……

要不,按照惯例。

合同完成任务的奖励提成兑现,一般不超过一星期。届时,到手的3万多块,连同找双方老人“借”的12万,共是15万块购车款。

先从这100万中预支出来。

明天把车买了,也让老婆和她一家人高兴高兴?

“你估计彤彤的行为矫正治疗,需要多少钱呢?”白驹一眼瞟到二个熟悉的身影,正顺着走廊边说边走过来,便转了身子,看着热闹非凡的商场中庭。

“第一步,把彤彤的血清送到美国化验,来回邮费人民币6千。”

妙香冷冷的回答。

“第二步,我己联系好了上海最好的儿童自闭症行为矫正室,美丽梦工厂,上一节课,45分钟,人民币150块,以每节课计算和付费。”

白驹闭上眼睛默默,然后睁开。

“那好吧,我们说定了,明天,下叉,买车!”“真的?”“军中无戏言!”“哦呀,真的呀?”“哎哎,淡定淡定,有熟人过”“你好,白工!”

白驹只好佯装刚听见。

高兴的转过身:“哦,你好!小陶!”风流倜傥的小陶,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一边是毕总,本商场的物业总经理,一个极具能力又极有威望的中年绅士。

毕总,据说出身名门。

曾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常在剑桥校园里,那条著名的牛顿小道上徘徊,并前往牛顿的故乡伍尔斯索普庄园,在那棵著名的“牛顿苹果树”下打坐思考。

又时常在剑桥那座著名的康桥上漫步,颇具科学巨匠和浪漫诗人之真缔。

因此,回国后的毕总,成了圈内炙手可热的传奇人物。据说,这幢商业广场是花了大价钱,才聘请到了的他。因此,白驹又紧接着向毕总致礼。

“你好,毕总。”

老实讲,作为管理着数十个国际国内大中型公司,只与其董事长或总经理打交道的物业总经理,实在是对一个国内公司的小硬件工程师,没有任何印象。

这点,白驹自己也清楚。

招呼这位大人物,不过是一种礼貌,一种下意识罢了。没想到,毕总对他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听小陶讲过你。不错不错,复旦毕业的计算机硕士,名牌大学培养名牌专家,前途无量啊!那么,这位是?”

“我爱人,妙香!”

白驹忙介绍到。

“今天到公司坐一坐,平时没时间。妙香,”他招呼着自己老婆:“这是毕总,就是这幢商业广场的物业总经理。这位是小陶,我的,朋友。”

妙香就对二位问好,表现得体,大方,双方都很满意。

然后,小陶对小俩口挥挥手:“你们到处多看看吧,多提宝贵意见的呀。我们到那边儿走走,再见!”毕总也挥手:“对,多看看,多提宝贵意见。再见。”

“再见!”

小俩口目送二人离去。

妙香问:“那位帅哥是谁?这是我看到的最帅最风流倜傥的一位。那位中年绅士也不错,有一种英国绅士味道的呀。”

白驹淡淡一笑。

“我说了,是我朋友,叫小陶。”

随即,有些醋酸:“让我们到处多看看,提提意见?怎么让我听着大倒胃口,是他的产业还是他的家产?现在有些人,就喜在别人面前充大头,赚人眼球。”

妙香掩口而笑。

“第一,明天下叉哦!第二,五点半了呀。”

白驹一怔,拉起她就走。白驹和妙香刚走进开发部,那小玫瑰居然跳了起来:“是你呀?你怎么会跟着这个傻大个的呀?”妙香也高兴的拉着她的双手。

“是我呀,是我呀,原来,你是我老公的同桌呀?”

“老公?白驹?傻大个?”

小玫瑰楞楞,哈哈大笑:“原来他是你老公呀?哈哈,好老公,好老公,我是说,真是你的好老公。”白驹给弄得一头雾水,这是哪跟哪?

这二位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的小冤家,怎么会相互认识?

正在收拾着自己挎包的文燕,礼貌的对妙香笑笑:“妙香,你好,我可早知道你,我是文燕,白驹的前同桌,明天我就走人了。”

“你好!你You are so beautiful(你真漂亮)!”

妙香也对她点头。

不过,她并不认识这姑娘,只是出于礼貌罢了。“Thank You,Many thanks toyou,Thank you.Thanks(谢谢你)!”文燕笑答:“我常听白工讲起你,你们小俩口的感情不错,常常令我感动。”

“好好好,你慢慢感动的呀。”

小玫瑰大咧咧的冲她到。

“一切手续都完啦?”“完啦!”文燕背起自己的小挎包,有些伤感:“就等着坐一坐,就走了的呀。”小玫瑰上前,拉住她的双手。

“亲,别这样,每个人都会走这条路,天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哎,”

她有些担心:“你不会反悔的呀?如果你反悔,我又得回去当伊本的同桌,我现在特讨厌他的了。”文燕摇摇头:“怎会呢?人力部手续全办完了,你就放心吧。”

“那,来,”

小玫瑰把妙香一拉,再拉开自己的大抽屉:“瞧瞧,我又进了多少新款式?还有,那边伊本的抽屉还有呢,你先看看选选,买不买没关系。”

白驹明白了,这二小冤家,一定是在市场上认到的。

妙香和小玫瑰,就头挨头的蹲在地上,咕嘟咕噜,选选看看,文燕则静静地抱着自己的小挎包坐着,一面问:“白工,还在怪我吗?”

白驹出口长气。

“刚开始怪,想通了,也就所谓了。”

“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文燕幽幽的说:“因为是女孩儿,一生下来我的亲生父母,就把我抱给了五伯。五伯娘没生育,老俩口对我胜过亲生父母,我不能不听五伯的,对不起!”

“没事儿!”

白驹淡淡到:“你是个好姑娘,只愿你能找到真正的爱情,有自己的事业。”文燕脸蛋上忽然显出了红晕:“这个吗,还没来得及谢谢你的呀,以后有的是机会。”

呼!小玫瑰拉着妙香站起。

再命令般对文燕叫到:“走,到包间帮忙去。”然后,立起身,主管似的对同事点着名:“你、你、你、 还有你,走,楼上包间帮忙去。莫忙,”

又提高了嗓门儿。

“伊本才女!”

那正对着电脑屏幕,津津有味的软件工程师,闻声扭头:“说!”“楼上包间帮忙去。”“哈,我能帮什么忙?”伊本不想动。

“等会儿开吃,我帮帮忙是可以的。”

“不行!”

小玫瑰跺脚叫到:“现在不帮忙,等会儿开吃就没你的份!不信?你老人家就瞧着。”伊本只好站起来,一面关电脑,一面咕嘟咕噜的。

“我信我信,小玫瑰呀,你多久当的部领导啊!”

哗!同事们都欢笑起来。

可小玫瑰眼不眨,心不跳,一面催促叫到名字的起座,一面答:“刚才,你不知道的呀?要装聋作哑的,谨防我穿你的小鞋,扣你的奖金,再往你屁股上狠狠一脚,踢你到桌底下哼哼儿去。”

哈!同事们笑翻,庞大的开发部格子间,充满了欢乐。

一般这种“坐一坐”呢,除了部长,助理,专题人和同事们,几乎没有部外的领导和同事参加。而且,这还得看专题人平时的人缘。

白驹虽然才来了一年多,可也碰上了好几次。

被专题人硬拉着拖着,甚至是求着去坐一坐,可见那几位男女老兄的人缘之差。远大科技的三高,基本上让三高们都孤芳自赏,孤魂野鬼,自我感觉良好。

平时倒不觉得有什么。

可每每一到如此,便显露出来。

因此,“坐一坐”无蒂于三高们人情世故的会考,每每如此,专题人都胆战心惊,坐卧不安。虽然把老婆叫了来,白驹却同样惶恐不安,如坐针毪。

他可记得,有二次的专题人“坐一坐”

专题人自己,加上老婆和平时要好的哥儿们姐妹,包括不得不来的许部和其助理,一共才七个人,连一桌都没凑齐;而厨房则是准备了二桌人的饭菜。

专题人当时那个难堪尴尬呀,一直深深刻在白驹脑海。

现在,轮到了自己……终于,6点过点,许部从部长办出来了,大声么喝着部下:“走哇,好酒好菜瓜子花生水果,还有美女帅哥伺候着,坐一坐的呀。”

于是,同事们便站起来,簇拥着部领导往电梯里挤。

白驹走在最后,提心吊胆地瞅着透明的观光电梯,上上下下,带走一拨又一拨的同事。远大公司处在本商业广场的平街二层。

观光电梯,由上至平三层大门出口。

由下至平街层出口,届时一落地,嘻嘻哈哈的同事们水一般流落,各自东西。毕竟,这种部门工余间的坐一坐,只是随意,不能强迫。

白驹最后进了观光电梯,同时进去的还有几位。

大家都是平时话不多的点头之交,现在照例也只是点点头,各自或凝视窗外或想着心事儿。嘎!平一层到了,电梯停停,没人出去,倒是有外公司的白领跨入。

嘎!平三层到了。

点头交都跨出了电梯,跟在白驹后面朝走向食堂。一跨进食堂内侧的大包间,白驹楞住了,满满大三桌的同事们,正在剥瓜子,削水果,嚼花生,品茶水……

忙忙活活,热热闹闹,一片欢腾。

白驹以为自己走错了路,刚想退出再细瞧瞧,那边儿,许部站起来招手:“白工白工,这边,这边来的呀!”白驹挤到最中间的大圆桌边。

这才看到,主持公司日常工作的总经理,副总经理及二个助理,都对他微笑点头呢。

再一看,李灵和文燕坐在一起,紧挨表姐妹俩的左边,居然是顾主任,右面是许部及助理和文秘,济济一堂,满面风。

白驹明白了。

这一切,全得益于人力部长的串线安排。作为老板的红人,握有重权的人力部长和事实上的第二副总经理,参加并私下打招呼。

总经理,副总经理,乐得顺水人情,讨个好彩。

许部和自他以下的同事们,自然更趋炎附势,不来白不来了……由于有了三巨头的参加,这样一来,本是随随便便的坐一坐,也就有了非正式的高层意义。

开始,照例是由部领导讲话。

许是提前知道三巨头要参加的重要消息,这平时随和惯了的膀大腰圆,一改平时的吊儿郎当,咬文嚼字起来,居然还掏出张发言稿,正儿八经的念完。

然后提议,请三巨头讲话。

大约三巨头也知道,有了自己的参加,就不得不讲几句话,尽管都没发言稿,但一一讲来,条理分明,语言流畅,显然都是打过腹稿。

最后,照例由专题人“说几句”

其实,不外乎就是表个态,提提“在部领导的正确指引下,在各同事朋友们亲切友好的帮助支持下,”云云。老实说,面对这突发热状,白驹根本就没心理准备。

因此,这个“说几句”,实在是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惨不忍听。

可大家的心,显然不在这儿,当白驹的话一落音,许部就开吼:“兄弟姐妹们,拿出开发部平时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喝和特别尊长爱幼的优离传统,干啊!”

于是,坐一坐进入了真正的高潮。

事实上,除了人力部长,兄弟姐妹们并没太把二巨头放在自己眼里。人力部长呢,率着几个部下一天就是考核呀,考勤呀检查呀处理呀什么的,与自己的私利都紧紧相连着。

他妈的!得好好对付,尊重尊重。

总经理,副总经理,忙着宏观战略,高瞻远瞩,离“卑微”的自己远着呢,不料他二个狗日的,又何妨?于是乎,兄弟姐妹们就按照自己的习惯,开闹了。

李灵倒是陪着总经理,坐着,聊着,还替二巨头拦掉好几拨敬酒的同事。

文燕却拉着顾主任,扭着白驹小俩口说话。生怕酒后失言的白驹,却总想带着妙香逃离。可文燕不干,红着脸蛋,有些哽咽。

“谢谢白工你呀,这一年多多亏你教会了我许多知识,让我找到了真爱。”

白驹有些绷不住了,妙香就在身边呢。

真爱?这还了得?可妙香却也红着脸蛋儿,非要敬文燕一杯:“给我说说,你找到了怎样的真爱?让我也感受感受的呀。”

顾主任发现不对。

急忙拉起侄女,提醒到。

“文燕,你喝多了呀,外面走走,吹吹风清醒清醒。”白驹也催到:“是呀是呀,吹吹风,清醒清醒。”不防给妙香一脚踩在脚踝上,疼得差点儿失声大叫。

这种场合看得太多的顾主任。

对妙香笑笑:“白夫人,我看你就别计较了。我的侄女儿我知道,没事的。”妙香听得火起,也知道这个道貌岸然的中年男,就是文燕的五伯,可也按捺不住了醋酸,小脾气就使了出来。

“你侄女儿都找到真爱了,我问问不行的呀?”

顾主任笑得诡异。

“不行!早听白工讲过,妙香姑娘心灵手巧嘴巴巧,果然如此。我敬你一杯。”刚举起杯子,那小玫瑰领着好几个娘子军,涌了上来。

结果,架不住娘子军们。

左一个:“嫂子呃!”右一声:“白夫人啊!”可怜的妙香喝了好几杯红酒。纵然是女人自带三分酒,可平时并对红酒没有兴趣的妙香,也有点晕头转向了。

小玫瑰这才怜香惜玉,当众把妙香一抱。

“行了,白夫人受我的保护,不准灌啦。”娘子军便又卷向了许部。因为许部事先打了招呼,所以,现场除了红酒就是果汁。

这呢,弄得一帮子喜喝啤酒的哥们,有些忧郁的举着杯子,呷着甜滋滋的干红,骂骂咧咧。

“这是酒吗?这不是有意伤咱男人的自尊吗?许头儿,你不得好死。”许部听到了,笑呵呵的,逐一拧拧哥们的耳朵。

“他妈的,有吃有喝还故作伤感?赶明儿,给老子写检查去的呀。”

哥儿们就跟着嗤牙咧嘴的叫。

“哎哟,打死人啦!”“许部打人罗,公司领导救命啊!”“不是我,是伊本,是伊本挑拨离间。”于是乎,许部把伊本才女轻轻一拎,居然就拎了起来,笑骂到。

“伊本,你奶奶的,咋不给我许部也写首抒情诗来呀?我早盼着的呀。”

伊本脸笑心明白,知道许头儿这是借故敲打自己,也就夸张的连连叫屈,助推着坐一坐的气氛……

眼看着妙香被小玫瑰当作了保护对象,白驹也就放了心。他这才发现,小玫瑰和妙香,除了相貌不同,各方面真是像极了,简直就是俩姐妹。

“白工,请!”顾主任举着果汁叫他。

“以后,我们有得合作的机会,A 厂欢迎白工弃暗投明,共创辉煌。”白驹打着哈哈:“好。好的,我可想弃暗投明了,先看看文燕吧,反正有的是机会和时间。”

文燕朝三巨头呶呶嘴巴:“去说几句吧,你怎么总是懂不起呀?”

白驹却不屑地翻翻白眼皮儿:“我为什么必须得去?我就不想去。”不想,一只手把他拎了起来:“友谊还是有的,规矩还是要的,怎么就陪着老婆和顾主任?这么不尊重公司领导,看你以后还怎么专题?”

是许部,许部脸孔红红的,看样子灌了许多干红。

“三人行,必有我师,文燕说得对!就照办,快去。”一屁股坐在白驹腾出的位子。无奈,抓着半瓶果汁,白驹凑到了三巨头桌前,挨个儿向领导致辞。

其实,真像同事们心里所想的一样。

除了李灵,二巨头哪把他看在眼里?双方敷衍几句,就忙自己的了。倒是李灵请他坐下,一双大眼睛,秋水荡漾的看着他。

“高兴吗?”

“谢谢!”

白驹真诚的点点头。“你老婆, Beautiful,It's beautiful,It's so beautiful(真漂亮),我都有点妒忌了。真是个知性女人!”

李灵轻声说。

“就是个头儿稍矮了一点。不然,可是个十全十美,人见人爱的少妇。”

白驹不以为然:“是吗?这么高的评价,你不会是个女小陶吧?”李灵就认真的想想,然后回答:“听真的,还是听假的?”“随你。”“假的,就不是的。真的,就有一点。”

李灵正色到。

“我觉得我是双性恋,喜欢男人,可看到心仪的女人,也喜欢。”

白驹感到自己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不动声色的向外移移:“呵呵,男小陶,女小陶,正好一对儿嘛!那你还逃什么婚?让我充当什么临时男友?你可真会做戏。”

李灵抚弄着自己的腕表,漫不经心。

“谢谢!你总算明白一丁点儿,人生就是逢场作戏。不过,说真的,白驹,”她看着对方:“我倒真是有点爱上了你!我想,你不一定是个好情人,可一定是个好老公。好,在我们这儿呆久了不好,你老婆瞅着你呢。”

果然,妙香和小玫瑰正盯着这边儿,还不时悄悄的说着什么?

白驹便向三巨头告辞,抓着半瓶果汁回了座位。“那个高挑美女,就是李灵?”妙香懒洋洋的看着他,一面任由小玫瑰梳理着自己的鬓发。

白驹听听话不对。

小心答到:“不错,是公司的人力部长。”“所以,你跟她说话,就格外虔诚殷勤?我看着就有气的呀。哼哼!”妙香哼哼叽叽的。

“包不定,暗地里你还对人家顶礼膜拜,没事有事的撵着汇报思想吧?”

白驹如释重负,佯装自不由己,无可奈何状:“你不一样吗?结果,你倒致辞跑掉,我呢?赶明儿我是不是也像你一样的呀?”妙香就拍拍桌子。

“那可不行!你得学中流砥柱,好好儿的呆着!”

“妙香姐姐,你说得真对呀。”

小玫瑰也就跟着哼哼叽叽的:“以后呢,我也得找一个白驹式的好老公。钱不多,情多!心不大,眼高!会做爱会唱歌会带孩子还会哄我。当然,最好也有一个能干会带孩子的退休老妈,一个不爱管闲事儿跟着边儿窜的老爸,我这一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白驹笑嘻嘻的看看妙香。

他这是第一次听到老婆,对自己爸妈的评价。

好嘛妙香,看来你还算公允,我就担心着你对咱爸妈没个好话儿呢。啪啪!“请大家静一静,注意啦!”是许部。大家便安静下来,一齐看着他。

“车在车库等着,有想走的同事,可以走了,可是要凑满一车才开的呀,不过,到车上开着空调休息打盹儿,也满幸福温暖的。”

大家笑,一种对公司和部门感恩的笑。

“还有,明下午上海中一院开庭,有人知道不?”没想到,呼啦啦的举起了一片手臂:“知道!呃许头儿,明天又是你带队吗?”

许部摇摇头。

“打住打住,我带队不又成了群体闹事儿呀?”

众人一片哄笑,三巨头也笑嘻嘻的看着他。上次927事件后,远大科技公司开发部,成了市局的重点关注对象。侦查小组来来往往查了好久。

最后,才与远在畦谷的华裔老板,达成了解决方案

鉴于远大员工的爱国热忱,且又事出有因,现给予公司像征性罚款1万人民币,并写出深刻检查备市局存档,从而不追究许部“率众群体闹事”的政治责任

可是,恐怕连市局自己也没想过。

此事儿为上海滩著名的927事件结案一公布,远大科技声名鸦起,慕名前来公司参观的市民和商家,络绎不绝,称赞不己。

这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滩,等于是给公司免费打了大广告,名利双收。

华裔老板喜得眉飞色舞,越洋直接与公司高层和许部本人视频,不提。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11775/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6章惊露连连的评论 (共 4 条)

  • 北方
  • 今生依梦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