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3D

2020-01-21 14:09 作者:北方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木公河》0153D

清明节刚过,王武带来消息说白芷要请他俩去一趟,农哲估计是入党的事,就找个借口随王武上了柳榆山。白芷现在是这里仅次于柳老大的二号军官,他把二位带到自己的房间,关了门,在墙上挂一面带锺子和镰刀的红旗,搞了个简单的宣誓仪式。仪式过后,收起红旗,白芷郑重地对他们说:“你们现在就是共产党员了,要真心实意干革命,刀摁脖子不弯腰。你们回去以后抓紧联系几个人入党,组织秘密农会,争取木公屯在河西第一个见到光明。”

农哲和王武领了任务。白芷用马把他们送到河边。二人在河边等船时便拟好了名单,由王武联络自己的媳妇和从城里过来的刘双年、刘东年,农哲联络破落财主李奎和自家伙计弓长。这王章二人应了“初生牛犊不怕死”的民谚,回来后便分别找定下的联络对象谈话,没事就凑到一起唠上一个时晨。大胆人真就成了大事。五月节的时候,李奎、弓长、王武媳妇和刘双年入了党,王武、弓长、刘东年组成了秘密农会,革命的火焰开始在木公河西岸燃烧起来。

六月初,王武接到通知,让章农哲尽快到柳榆山去一趟。王武不敢怠慢,货郎挑担里的货还没卖出去几样就回到木公屯急急地去找农哲。章耶见王武找老三,隐隐约约觉出他们这半年是有什么勾当,可一想,事情不依自己意愿,人活在世上的一切都是天意,老二早就看出王武是当红羊的料,说不定这个让王武勾了魂的老三也是一只红羊了,自己四个儿子,两头都太憨,就这老二精明,老三有个楞劲,让他们自己找路走吧,也许哪个成功了会给没能耐的俩憨货带来点福份,所以就对农哲的行为采取了不闻不问、顺水推舟的态度。果然,第二天农哲便说要帮王武去东县做一笔大生意,要离开家几天,章耶不加思索就答应了。王武和农哲挑了担子便直奔柳榆山。

柳榆山的兵营里正在操练,除了以往来时见到的打枪、耍刀之外,还多了不少练习骑马的。白芷问农哲:“你这个赶车的能不能骑在马上赶啊?”“那有什么?”农哲说着就到院里抓住一匹马的长鬃抬脚骑了上去,雄纠纠气昂昂地在院内跑了两圈。柳老大在一旁赞叹道:“好样的,行,小白芷没长错眼珠,给我找了个好搭挡啊!”

白芷跟大家通报了上级的想法。自去年光复到现在快一年的时间里,经过不断磨合,多次角逐,东北的政治和军事形势正朝着有利于共产党的方向发展。木公河地委决定把收编的抗日武装、乡村里的民兵组织及自己原有的部队重新组合,尽快形成能够把握木公河流域主动权的作战部队,以柳榆山抗日武装为基础,调一些合适的同志加入,组建木公河军分区独立第一营,并在该营下设机动性较强的骑兵连,为夺取木公河街做准备。根据白芷同志的建议,由白芷代理该营营长,柳老大任副营长兼骑兵连长,章农哲任副营长兼骑兵连指导员,鉴于白芷将以社会工作为主,柳老大不是党员又不识字,请章农哲同志多做具体工作,等适应军事生活后另做考虑。木公河西岸的工作由白芷同志全权负责,王武同志抓好秘密农会,李奎同志协助白芷同志抓好党的发展。地委对木公屯人的重视是出人意料的,尤其对农哲的安排明显带有培养他掌握全营的意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白芷传达完地委的决定后,农哲和王武都深深感到了肩上担子的沉重,两人面面相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白芷最后强调:“今后,我代表地委和军分区直接到河西开展工作,王武要给我当好助手,你们木公屯就是我的联络点和指挥部,章农哲同志要尽快到部队工作,准备承担主攻木公河街城防的任务。”

第二天早晨,白芷让人把二人送到东县。在那里,王武出手了一批货又装了党组织用来帮助木公屯农会筹集经费的细瓷碗和中草药,两人挑着担子一路小跑就回到了木公屯。农哲吹嘘说他帮王武进了这些好货,以后他恐怕就不用赶车而是到城里做生意挣大钱了,说得哥哥嫂子及伙计们信以为真。晚饭后,章耶见院中人静便悄悄进了农哲的房间,也不回避儿媳,开腔就问:“你的老板给你安排个什么买卖?”

“副营长,骑兵连指导员。”农哲也就照实答了。

“若我没猜错,‘哑吧’是你的长官吧。”

“是的,他还没忘记您救过他。”“他也能骑马吗?”

“他不骑马。骑兵连长是柳老大,原来在柳榆山抗日的。”

“那你和老大谁官大呀?”

“说不准,打仗时他大,打完仗我大。”

“为啥呀?”

“他不识字,也不是共产党员。”

“这么说,你早就是‘哑吧’的内线,是共产党员,比柳老大靠得还紧喽。”

“是的,我是党员。”

“好吧,你是红党员,老二是白党员,你是营副,老二是乡长,红党、白党都让我章家当了,武官、文官都让我章家做了。”

!”

“你比老二强,上任还告诉爹一声,但恐怕去了也跟老二一样难得回趟家了。说吧,啥日子走?”

“在家住三天就走。”

农哲说着就给爹跪下了。“儿子不,没给家里干什么,这一去又扔下个媳妇,还得谎称去做生意了,家里人跟谁也不能说,我真觉着对不起我哥,这个家多亏他了,若都像我和老二,可咋过啊?”

“跟谁都不要说,说了他们也不懂,你和老二各走各的路,各讲各的理,我谁都不反对,这个家到底谁靠谁,还得走着瞧啊。”章耶说完后觉着不妥,又补充道 :“三媳妇记住了,你男人是去做生意,跟任何人,包括你妈,绝不能透露半点实情。”说罢,推门出去。

叶美现在才知道丈夫是要去当兵了,而军人意味着什么她是清楚的。晚上睡觉时叶美问农哲想不想要个孩子,农哲说自己当然想要,可就是怕弄疼她不敢使劲给啊。这回叶美才明白,章农哲除了学儿马就不会别的招法了,于是,给他讲了在城里时那个日本医院的女护士除了侍奉她之外每隔三天怎样陪爸做的事。叶美第一次被女人的尖叫声惊醒时看到的情形与自己的新婚之几乎完全一样,再以后,每当爸爸在这过夜她都没法真正入睡,当那两人认为她睡熟了并开始动作时,她就在蚊帐内借着月色或朦胧的路灯光看着他们呢,许多做法女人并不痛苦,偶尔还欢笑一阵。

章农哲听着便把女人抱在怀里,要女人教他摸仿她曾经看见过的使女人开心的动作。这次他们成功了。一连三夜,他们不断地做着一件事,最开心的一次女人竟在他的怀里昏死了半个多时晨,把他吓出一身冷汗,女人醒来时还全然不知,硬是坐在他的腿上不下去。这是他们夫妻生活的真正开始,却也是真正的结束。就在那最销魂的夜色逝去以后,章农哲为了他的抱负不得不告别爱妻,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木公屯。

大家吃早饭时不见了农哲,纷纷打听“哪里去了?”章耶看看哭肿了眼泡的三儿媳说:“走了,做他的生意,找他的老板去了。”

农哲走后媳妇就整天不舒服,有时还吐酸水,爱吃青果子,到了“来事”的日子“事”也没来,再等半个月还没来,嫂子了解实情后偷偷告诉公婆:“老三要有后人了。”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11815/

《木公河》0153D的评论 (共 4 条)

  • 今生依梦
  • 北方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