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3E

2020-01-22 09:08 作者:北方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木公河》0153E

农哲的事业就象他媳妇的肚子一样不断成长着。当他熟悉军队工作以后,白芷便专做地方工作去了。地委决定让他担任独一营的营长,那个不识字又不是党员的柳老大心甘情愿当他的副职。木公河西岸的人们忙着杀年猪办年货的时候,东北人民解放军打响了战略反攻的枪声。地委认为攻城夺地的时机已经成熟,命令各县武装坚持斗争牵制敌人力量。整训后的军分区所属两个团并五个独立营在地委和分区首长指挥下,只用三天时间就在木公河街外集结完毕。大年三十晚上,农哲先让部队全员睡觉休息,然后叫醒大家吃饭,吃过饭后,他拿出一张作战地图告诉各连领导说:“这张地图上,东北角这一段标红线的区域,就是我们营的进攻目标。分区首长命令:年初一三点开始行动,五点抵达老城墙,八点钟全部占领目标区域。营部带骑兵连做先锋,冲开口子后,二连带着机枪立即跟上,三连用大刀片最后解决问题,新组建的四连做预备队,负责撤离伤员和运送弹药,同时保持跟民工队的联系。”宣布完命令后,农哲忽又想起点什么似的说道 :“枪子不长眼,我说句直性话,万一我们前边出事了,指挥权按编制顺序逐级下传,谁也不得误事。”柳老大拦话道 :“别说不吉利的话,部队组建半年了,定下的规矩大家都知道,各位回去组织连队吧,是骡子是马,咱们拉到阵前一遛就知道了。”

战士们一听攻城要开始了,个个摩拳擦掌,部队斗志十分旺盛。三点钟,部队准时开始行动,三点四十分,骑兵踏破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战斗进行得异常顺利。当部队接近敌人的第二道防线时,情况发生了变化,这里地势开阔,不利我军行动,敌人的机枪手在战壕里藏着向我军扫射,尖刀班的十匹马一眨眼工夫就被射倒了,骑兵们赶紧卧倒,战马有的随人卧倒,有的被射死,也有的挣脱主人自行奔跑,农哲喊一声“匍匐前进。”就在地上爬行起来。爬了一支烟工夫,机枪不响了。农哲命令:“机枪挪过来。”后面机枪手开始前移,对方阵地上仍一片寂静。农哲低声对老大说:“这样对峙终不是个法子,敌人可能是遛了。”就提了匣子枪跃身起来观察,柳老大一把没拉住他,忽听左前方“啪”的一声枪响,柳老大似乎知道出事了,拉过身后的轻机枪就是一阵狂射,右前方敌人的机枪也响了,柳老大晃了两晃倒在地上。就在柳老大被射的同时,骑兵连长的手榴弹也在敌人的射手处炸响了。通讯员抱起倒下的营长和副营长。骑兵连长呼喊着带人冲向敌阵。五点前,独一营全部冲到老城墙外,二、三连就地搭人梯越过老城墙,骑兵连收拾残余人马从侧面迂回攻进老北门,全营几乎没有再遇到大的抵抗就占领了目标区域。

通讯员把两位首长交到四连时,柳老大身子已经僵了,农哲呼吸也极微弱,嘴里不停地念着:“目标,目标,------”

天放亮时,通讯员告诉营长说:“楼上飘着红旗,目标已被控制。”章农哲猛地睁一下眼,嘴角微微动几下便再没了呼吸。

早晨八点整,攻城部队已经完全占领了东半部城区。敌人事先在河上打了无数的冰眼、冰洞、冰沟,发现顶不住时就全部撤向河西并炸毁了所有桥梁。由于敌人早有准备,西南方向我军失利。形成了敌我双方隔河而据的局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死亡人员统统被弄到了独一营经过的那片开阔地上,分区参谋长下令将敌人的尸体统一由民工队刨坑淹埋,我军指战员的尸体由各部队抽调人员换洗军衣,整理遗容,辨明身份,制做名签,待其亲友和后方同事、所在连队战友吊唁后入棺造穴,立碑纪念。

章家得信后一片哭声。老太太当时就昏过去了,全家人叫了半天方才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章耶问:“老三呢?你让他到哪里做生意去了?”再以后就哭一阵,睡一阵,不吃饭,也不说话,正月初七人日子那天再次闭上眼睛,从此离天了人世。

叶美腆着个大肚子没完没了地抹泪,王武媳妇劝她说:“死的不能复生了,你若支持不住,肚子里的孩子可就完了,农哲就这一条后啊!”章耶这辈子经的事太多了,他从来就不哭,因为他觉得男人是不能哭的。看见三儿媳妇这么哭,他就安慰说:“农哲没了,可他是站着倒下去的,男人的本性就是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都为他骄傲,至于你和孩子,都已经是章家的人了,儿子活着时你是儿媳,儿子死了你就是我的女儿,章家每个人都得高看你一眼。”

叶美非要再看一眼农哲不可。章耶安排农时夫妻在家照顾老太太,他自己带着农续和叶美去看农哲。为了稳妥,特意套了个马爬犁,由王武赶着走冰河过去,一路上农续和王武媳妇照顾着叶美。还没到开阔地跟前,就听到一片哭声,到近前一看,两排棺木盛着烈士们的遗体,一队队的群众、战友和家属痛不欲生。白芷站在两位已故独一营领导的灵前,一一与吊唁者握手。见到章耶时,他一字一句地说:“农哲是您的好儿子,也是党的好儿子。”又握了叶美的手说:“你是烈士的家属,保重身体,保住孩子,党会关心你们母子的。”

哀处不可久留。章耶一行初三早晨去的,初四中午便回到家里,谁想到刚过三天又操办了老太太的后事。

两个月后,叶美体内那个新的生命与他的亲人们见面了。章耶仍借用“穷可交,富可维”的俗语,给孙子取了名字:章志维。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11840/

《木公河》0153E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