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立尽斜阳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59章

2021-02-15 14:39 作者:奇书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59章 立尽斜阳

送走罗所一行,许部就得意洋洋的宣布。

“从现在起到明中午,什么也不许做,什么也不许问,就一个字儿,玩!”

谁知,话音刚落,就受到了大家的围攻。李灵首先反对:“许少同志,忙忙碌碌了大半个月,你有劲,我可没得力了。无论如何我得先睡上个三天三的呀。”

白驹紧紧接上:“一家老小还等着我平安归去呢,许少同志,你这是制造,”

伊本一嘴打断:“许少同志,我们晚上还要练摊,耽搁不起的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玫瑰就使劲儿点点头:“对!许少同志,我和我的伊本还要练摊,顺便也练胆儿。”许部纳闷的看看大家:“少数服从多数!都不玩儿啦?还有,几时改了我的名字?许多变成了许少,岂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之始也?”

“去你的也也!赞成分钱走路的,举手!”

李灵哈哈大笑,煽动着。

“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唰!四人八只手,齐齐整整的举了起来。于是,粱山英雄,论功行赏!先把中年人给的10万块感谢金,一人二万,记在纸上五个名儿字的下面。

然后,按照股东合同办理。

三股东,一人10%。

即,本单总金额200万的20万,一共60万,分别记在三股东名儿下,兼职3%,经三股东一致同意,再加上2%,一共是5%,20万分别归于二人名儿下,其余的,进入公司存帐,再扣出前期运作和本次所有费用一共近八万块,200万——88万==120万,除大家揣进了腰包的,明星探公司决帐存120万人民币!

当下,就着桌上的ATM机。

李灵一一给大家转账完毕,众人方才纵情欢呼起来。

伊本作一样,拍拍自己手里的银联卡:“一下就增加了12万块,这比抢银行还安全保险的呀。李灵,明天我也辞职算了,干这个来钱快。”

不想,小玫瑰一把夺过去,揣进了自己腰包。

伊本居然不生气,而是嘿嘿的直乐。

这让三股东大眼瞪小眼,怀疑起二人是不是由精神伴侣,变成了生活伴侣?可还没等三股东回过神儿,小玫瑰一跺脚:“走,出摊罗!”再对大家挥挥手:“拜!合作愉快!下次再来!”转身跑出。

伊本也只好笑嘻嘻的跟在后面。

边跑边回头,对三股东拱拱手。

“拜!合作愉快!下次再来!”三人大笑:“这对宝贝呀!欢喜冤家,冤家欢喜!真让人受不了,受不了啦!”高高兴兴的叹完气。

许部一背自己的大挎包,朝二股东拱拱手。

“我再不滚蛋,就真的是不知趣儿啦!休息三天吧,大后天正常上班,“拜!合作愉快!下次再来!”

二人同时回答:“拜!合作愉快!下次再来!”

现在,都走了,不大不小的经理室,只剩下了白驹李灵。还没等白驹慌乱,李灵就从背后抱住他,顺手捺熄了灯……望处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宋·柳永: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

那天中午,香不幸喝了二小姑娘抹着墙灰泡的茶。

呕吐个昏天黑地,连同也把蒋科骂了个狗头喷血。

蒋科打着哈哈也不生气,好歹平息了香爸怒气,吃完盒饭加鱼汤,二老头分了手。香爸回到浦西站,向前顺直路溜溜达达,大约三站路,就是欧尚。

向右呢,也可以到欧尚。

可绕了一站路。过去香爸是从不走这条路的。

然而他从今天开始,天天都要这么走了。因为,向前走个二百米,就是京沪幼苗园了。前天,在白何亲家的倾力打理下,小外孙女儿顺利转到这儿,这让香爸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加快脚步,却不由得想起了白何亲家。

以前呢,香爸暗地和白何相比。

除了有点自卑文化和退休金比对方低差,其他的并不服气。可就是这个自己并不服气的亲家老头儿,居然会被港澳台财团的女继承人看上,差点儿当了上门姑爷。

还好,这老家伙在大家的干涉下,总算清醒过来。

婉言谢绝了对方的求婚,保全自己和香爸的名声。

想这二天晚上,一关上小屋门,老俩口就笑得咯咯咯的,象二只相互挠痒痒的老鸡崽。笑罢,香妈坐在床沿发呆,香爸拿着平板沉思。

一会儿,香妈问。

“你说,对方是即港澳台财团继承人,又是女老板,还是女副会长,也才满50,她到底是看上了白何亲家哪点的呀?”

香爸沉思着,慢慢摇头。

“说真的,这二天我一直在想,要是换成了你,会怎么样?”

“什么意思”“我觉得,这次犹如老头儿们考大学,白何亲家交了合格答卷,要是换成了你,说不定就全变了的呀。”

香爸这才注意到。

老太太竟是一脸佩服和崇拜,不禁皱眉到。

“又发什么神经?明明一场闹剧,你还这样津津有味?吃多了呀?”一生气,吱嘎,沉重的身子压得小床榻发出呻吟,甩了冷背给老太太。

当然罗,生气归生气,或叫嫉妒归嫉妒。

可这在彤彤节骨眼儿上,还是全靠了白何亲家。

凭这,也要谢谢他。可这么一想,香爸又感到有点憋气。省了赞助费,不多不少,刚好比自己超出一万。也就是说,这可能是个精心策划的阴谋。

要不,自己刚给了香妈五万块,他就钻出了个六万?

这不是比着我香爸来的?

“哎,大爷大爷。”香爸站下,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居然溜溜达达就进了京沪幼苗园大铁门。都姓公,所以,这儿和彤彤以前所在的幼苗园一样,也有着硕大无朋的二扇大铁门,除接送幼苗时为家长们打开,其余大部份时间,都是关着的。

香爸不知不觉漫步到这儿时,正好伙食团的购物车回来。

值勤保安打开铁门后,拎着一大串叮叮当当的钥匙。

站在一边儿守着,待购物车进去好关门锁门。就这一闪念之间,香爸慢悠悠的跨了进去。这,当然是不允许的。幼苗在园时间,除园工作人员,上级领导或前来交流学习的同行,任何人严禁入内。

可值勤保安一看。

这不是那个唐主任的好朋友吗?

犹豫不决之间,香爸己进了幼苗园一箭之地。话说那日接待了白何一大家子人后,唐主任亲批条子,白彤彤转园的新闻,刹那间就传遍了幼苗园。

要知道,唐主任这条子可不是乱批的。

因为,它价值六万人民币。

要知道眼下,中央反腐倡廉,重拳出击,官儿们莫不禁若寒蝉,人人自敛。可这节骨眼儿上,身为上海市委委员,教委一把手的唐主任,却“顶风作案”,试想,这白彤彤的来头有多大?

袁园长是个正直的好园长。

可正直并不等于就拒绝上级领导的条子。

尽管如此,袁园长也并没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和关照,只是吩咐副园长,对白彤彤按正常管理,不可以搞特殊化。

副园长虽然连声答应,暗地里却暗示大家云云。

一干人自己心领神会,不提。

所以,值勤保安认出香爸后,就不好将其拦在园外了,只得连声招呼着他。听到有人在喊自己,香爸扭头,见是值勤保安,就下意识的停了脚步:“对不起,一不注意,就忘记了。”

保安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儿,大爷,你是白彤彤的?”

“外公”香爸神气十足,还背起了双手:“亲外公,亲的!”“这个,哦,她外公,”保安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

常有子如命的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

在幼苗们上课时,对保安们套亲乎和溜须拍马,或者偷偷送点小东西。

就想亲眼看看孩子乖不乖?被小朋友欺侮没有?鉴于园里严格的工作纪律,保安们纵有这心,也无这个胆,砸了自己饭碗,可是划不着的呀。

可眼前这个大爷,却是唐主任的。

呃呃,如果不让进,会不会?

倒是香爸醒悟过来,笑笑,摇头,自己重新踱出了大铁门。虽然小外孙女儿没看着,可从保安诚惶诚恐的言谈举止上,香爸觉得自己也风光了一次,享受了一把,感到心满意足。

哼哼,现在的人呀。

明里暗地骂官,可就一门心思的认官,攀官和怕官。

想想原来那幼苗园的保安,见了自己的一脸势利相,香爸顿觉天高地阔,自己仿佛也高大起来。哎哎,这是沾了白何亲家的光!白何亲家,好!

“大爷,您好,”

一个很阳刚的小伙子,对他点头微笑。

“我一看到您,就感到特别亲切。”香爸警惕的瞪瞪眼睛,干什么?我不认识你,给我灌米汤想干什么?“是这样,我刚才看到大爷您从幼苗园出来,我是白彤彤的同学,所以就想,”“什么什么”香爸警惕的后退二步,攥紧了双拳。

妈的,油嘴滑舌,站起比狗还要高。

居然还敢自称,是我家彤彤的同学?

想诈钱呀?瞎了你的狗眼儿。小伙子大约觉查到香爸的紧张和警惕,皱皱眉,思忖思忖,笑了:“对不起,我儿子是白彤彤的同学和同桌,二小朋友相到帮助,共同进步,我从心里高兴呀。所以看到你,就想和你聊聊。”

哦,原来这样?

香爸也松了一口气,脸孔也有了笑容。

“我家彤彤挺乖的,小朋友们最喜欢和她玩儿。”“就是就是,我儿子回来就给他妈讲,彤彤对他可好了,还帮他画画呢。”

小伙子搓着自己双手。

“我们准备下周让儿子。带彤彤到家里来玩儿,请你和白大爷一起来。可以吗?”

“白大爷?哪个白大爷?”“彤彤的爷爷嘛,我们是同乡,我儿子这次多亏了白大爷,要不,哪能进京沪幼苗园呀?”小伙子感激的看着香爸。

“彤彤外公,请你把我的邀请,一定带给白大爷,莫忘记了哟。”

“好,我记下了。”

二人相互挥挥手,各走各的。可走二步,香爸忽然回头:“哎小伙子,你姓什么呀?”“白茫,上海小洞天餐饮大酒楼经理,老家在重庆合川钓鱼城。大爷,再见!”“再见!”

哎,你也姓白?

一个白活(何),一个白忙(茫),你们白家怎么尽是取的这种滑稽名儿的呀!取名?嗯,对了,今晚上,一定得把二宝的名字定下来。

俗话说,心想事成!二宝一定是个播种的,所以,我倾向于“白侠(霞)”括号里的准备字,不要了。名儿取好,放在一边准备就绪。

明天呢,最好是把二宝的B超照了。

这样,是男是女也让大家心里都有个数……

嘎!嘎嘎!一辆载满快件的电动车,飞快从香爸身边驶过。从后面看上去,满眼都是快件,仿佛是重上中重,迭上加迭的一大堆儿快件,从仓库中逃跑出来,沿着大路兴致勃勃的奔向前方。

趴在快件中的一个瘦小身影。

让人想起掌控着这一大堆快件移动的快递小哥。

嘎!嘎嘎!香爸忽然乐不可支,瞧,居然还有二个快递姑娘?趴在堆积如山的快递中间,犹如二朵盛开的花朵!

嘎!“香爸,是你呀?”

快递小哥搞下拦风玻璃眼镜,咧着嘴巴直笑。

“好优闲哟”是小香。香爸打量着昔日的鱼老板和香总,别说,风尘仆仆,精神焕发,简直是脱胎换骨了。小香张着嘴巴,费力的想把电动车推到路边,再和香爸聊聊。可快件装的实在太多,小香掌握不了重心,差点儿弄了个人仰马翻。

香爸帮他一起,小心且慢慢地。

把满实满载的电动车,缓缓推到了路边。

顾不上和香爸多说话,小香就掏出了手机,照着快件单上的联系方式,一一给住在附近的客户打电话,通知马上来领取。香爸也不忍心马上离开,就主动帮着小香发货。

但凡有顾客前来领货。

概由小香照单大声念出,香爸则不时翻着快件堆,找出后交给领货人。

“小香,习惯没有哇?”香爸瞟他一脸风尘满身汗的,忍不住问到:“这好像比你搞回收,艰辛得多了呀?”“辛是辛苦得多,可心里踏实。”

小香抹一把额上的汗珠。

顺手撩起衣襟擦擦,又念几张单子。

“回收呢,毕竟有一顿无一炊的,年轻轻的干那个,让人瞧得起的呀。一个人还好办,现在,”小香居然害臊的咬咬自己嘴唇。

香爸笑了。

“你和韩伢子,现在怎么样了呀?”

“还行,韩伢子是个好婆姨,就是认识太晚了。那天,她老公找到公司来,我还请他喝了酒的呀。”香爸更乐了:“请他喝酒?没打架哇?”

小香脸孔有些泛红。

“打什么架哟?都是下力人,想的是如何活下去,没精力吵嘴打架。哎香爸,请教个问题,你老丰富一些的呀。”

瞟到二个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朝这儿指指划划的走过来。

香爸一面翻动着眼前的快件,一面简短的催促。

“说”“她老公也准备来干快件,韩伢子问我的意见,我总觉得有点不靠谱,”“师傅,领快件。”“订单号”小香一面问,一面回头,忽然笑了:“是你们呀,在在,在我这儿,”

小香招呼着正在翻动的香爸。

“在我这挂兜里呢”

一面费力地把堆积如山的快件掀起,要香爸绕过去帮他,掏出兜里的二只纸箱子。也就是平时普普通通的小纸箱子,抱在手里有点沉甸甸,鼓囊囊的。

小香把二只小箱子递给了对方。

一对儿接了箱子,对小香点点头。

男的塞过来一迭百元大钞:“小香哥,谢谢啦!”“不谢不谢,直接找我和韩伢子都行,保质保量,放心好了。”小香毫不客气,也不推却,收了钱,往自己衣兜一揣,大咧咧笑嘻嘻的与一对儿,挥手相别。

临走时,那小伙子看了香爸一眼。

香爸感到奇怪。

自己在平时里也常替女婿女儿收快件,可从没有直接给快递员钱的,难道又出了一种新的网购方式?为了好玩儿消遣,也为弥补生活开支,借用二人在海外的同学关系,小俩口开了个“乐活”网店。

网上的生意还不错,香爸经常有货送。

白何亲家来了,这货,就由白老头儿送了。

白老头儿运气好,没送几天,居然还差点儿把自己送到了港澳台。哦离题了离题了。可不管怎么样,快递员都只能着送货,不能收钱的。

“小香呀,什么钱?”

在小香面前,香爸可没什么不好说,不好问的。

“现在的快递员,又送货又收钱了呀?”小香也不隐瞒,反而又掏出来,认真点点,只有从他点钱时的麻利动作上,还可以依稀看出,他以前也是天天这样点钱的。

“哪儿呀?这是人家给奖金,3、7、9,不多,刚好1000块。”

香爸吓一跳:“一给就是1000块?怎么这样大方?”

小香重新揣进自己衣兜,一面诡异的对香爸说:“香爸呀,你就不知道了,一般呢,按相关管理规定,客人寄快件,必须到快件公司,或者请快递员上门,等着快递人员当面检查后,再由快递员当面封包。对有些顾客而言,他觉得太麻烦,所以,”

香爸明白了。

可总感到这事儿有些怪怪的。

即便是图方便,省时间,事先封好包送到快递公司缴费便离开,也用不着一给就是1000块的小费吧?弄不好,小费早就超过了寄件的价值,有这个必要吗?

“这一对儿有钱”

小香象看出了香爸的疑惑。

“老爸好象是上海潍的一个什么老板,这是寄第二次了,第一次我不在,直接由韩伢子贴的单据,也给了1000块。”香爸静静的听着,眼前又浮起刚才那小伙子离开时,看自己的一眼,那眼光,有些特别……

“谢了香爸”小香扭开了车钥匙。

“附近住的领完了,我往前面去啦,再,莫忙,瞧我呐?”

又叉开双腿,从衣兜里掏出二百元,递给香爸:“香爸,给,帮了我这多久,”老头子勃然大怒:“我呸!小香,你他妈的眼里就只有钱?缩回你的狗爪爪。再这样,老子就认不到你这个小老乡的呀。”

小香不难堪也不生气。

而是笑嘻嘻的揣回。

一面涎着脸问:“香总,那手稿,弄回没有哇?需要我出面时,吱个声儿。”“手稿你先莫管”老头子怒气未消,喘口气,跺跺脚:“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鬼。你说说,你和这一对儿,是怎么认识的?”

小香不解的眨巴着眼睛。

“有鬼?为什么有鬼?他俩先认识的韩伢子,韩伢子是收货派货员的呀,然后,又认识的我,就这么简单。他图的是省事和时间,我图的是小费,各取所需,何乐不可?现在不是有许多潜规则?我看,我们这也是潜规则的,各取所需的潜规则,他给了小费,还得缴快递费的呀……”

香爸默默的听着,眼睛眯缝着。

越来越小,越来越细,最后基本上就是完全闭上了。

又蓦然睁开:“完啦”“完了”小香复跨上电动车,扬扬右手:“香爸,再见!”不料,香爸上前一扑,抓住了车把,吓小香一跳:“香爸,你怎么啦?”“小香呀,听我给你讲,”香爸认真的命令般的说,看着他的眼睛。

“这事儿,我捉摸着有些跷跷,你是我的小老乡,韩伢子是我亲手救出来的,我不能不管。我只要求你,下次这一对儿再寄箱子,你一定要通知我来瞧瞧,当然,你和韩伢子要注意,都别惊动人家。明白了呀?”

香爸的严肃和认真,扼住了小香。

虽然,他在心里仍旧认为香爸小题大做,可也不得认真的点点头。

瞅着小香远去的背影,香爸心里真有一股不详之感。到底怎么会这样?香爸自己一时也说不清楚。人进明丰苑,老门卫探出半个脑袋招呼到:“香爸,进来坐坐,喝口茶水。”

香爸就拐了进去。

传达室简陋小巧。

一条长木凳,一个旧课桌,墙上一个大挂钟,连同老门卫身下嘎嘎吱吱的的旧藤椅,司空见惯。老门卫递上一个大号旧瓷盅,里面泡着大半盅苦丁茶,黄亮亮的茶水,有一缕迷人的茶香,令人想起遥远的岁月

香爸抱起咕嘟咕噜就是一气,几乎喝了一大半。

“好茶,是苦丁茶的呀?”

香爸恋恋不舍的把茶盅放下,抹抹嘴唇上黄亮亮的水珠儿,叹到:“好久,没喝到过这样好的苦丁茶啦。”老门卫拎起水瓶,热气腾腾的重新冲上大半盅开水,但见那黄亮亮的颜色一点没减,反倒越来越浓。

“香爸,我这可是‘椰仙’牌的哟,小周前天拿了包过来,你撮点儿回去泡泡。”

香爸摇摇头,习惯性看看大挂钟。

“又是二点啦,一会儿又得走回去,接小外孙女儿呢。”老门卫接嘴到:“我正想聊这事儿,哎香爸,你那白何亲家不是重庆的呀?”“嗯,山城重庆,”

香爸点头。

“出门就是坡,到处都是重庆火锅,重庆麻辣鱼,受不了,还直辖市哩?白送我一幢大房子,我也不去住的呀。”

“是重庆的,咋能搞得惦阿拉上海的市领导?”

香爸一听,连忙转了话题:“小周,快生了呀?”

白何亲家可是给大家打了招呼的,过去的事儿,一风吹,谁也不要再提。真如果传到外面,让人嘲笑的不止是我白何一个人……

“是呀是呀”

老门卫给对方这么一带,马上偏了方向,笑眯眯的。

“我就要和你一样,成外公,不忙,对了,瞧我这记性呀?”“老门卫大叔,您好!”“小姑娘,这早就下班了呀?”老门卫停了话题,探出半个脑袋:“对了,你那擅自换车位,是怎么回事呀?”“没换,我只是暂时停停的。”小姑娘咯咯咯的笑着,跑掉了。

老门卫缩回身子,压得旧藤椅吱嘎一声。

“这事儿,你得说说你那女婿,苑里有规定,不能擅自对换车位,这是无组织无纪律行为的呀。”香爸故作讶然:“换车位?没听说过呀。”

“刚才那小姑娘叫白薇,我现在才知道,她暗地里和你女婿换了车位,都快一个月啦。白驹是小周的带路人,是小周的榜样,我感谢他。虽然如此,可这事儿,我不得不管,”

香爸笑了,站起来。

“老门卫,谢谢你的苦丁茶,”

“莫忙莫忙,还有事儿呢。”老门卫拉拉他:“我刚才说到哪儿啦?对了,就是和你一样,要当外公了。对,说到了这儿。”他对香爸神秘的挤挤眼睛。

“可我想要孙子,明白不?要不,百年后,我的姓氏就绝种啦。”

香爸有些不快了,瞅瞅对方。

这不是在借题发挥,嘲笑我香爸的呀?唉,倒也是,也想不到,就这么个独生女儿,现在又生个小外孙女儿,这不,白彤彤,跟着父姓,我的姓名,不就没啦?

哎,如果是叫香彤彤就好了,我的姓氏也会跟着流传下去了。

不行!这二宝得姓香,跟母姓,我们才不会感到太吃亏。

大宝二宝双宝贝,一个跟父姓,一个跟母姓,不正好把双方老人都照顾了的呀?喋喋不休的老门卫,当然不知道,他放出了一直拘禁在香爸心底的念头,反而继续唠唠叨叨。

“为了保险,那天我还特地找了白驹,结果他没这方面的关系。嘿嘿,没想到今上午,小周给我短信报喜来了的呀。”

香爸问:“报喜?生了?”

“不是,他找到了一家地下B超店,”

老门卫放低了嗓门:“只要三万块现金,准确率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小心的左右瞧瞧:“你们如果也要照,就一起,小周说二人以上,对方还可以打九折。”

香爸动了心:“多久”

“最迟不过下周内,人家生意好得很,一直都是预约到的呀。”

下午4点半,白何二亲家,香爸和妙香,一行四人接了彤彤,边聊天边往回走。从京沪幼苗园回明丰苑,要比从原来幼苗园回家,多花半个小时。

所以,为了保护妙香肚里的二宝,也让大家都轻松轻松。

大家商定,以后一个大人来轮流接送就行了,不必这般劳师动众的。

走一歇,白何忽然问:“香爸,你认识一个白小伙的呀?”“哦,是不是那个叫白茫的年轻人?他儿子是彤彤的同桌。”白何点头,有些感到奇怪:“你怎么会认识白茫?他可是地道的重庆合川人啊!”

香爸讲了昨天的偶然相识。

白何恍然大悟。

“明天放了学,他邀请我们一起去他家玩儿呢。”香爸说:“我看算罗,白小伙不富裕,我们这一去,只怕得花掉他好几天的预算。”退休教师点点头,和妙香左右牵着彤彤,走在了前面。

香爸就趁此机会聊到。

“我一个老同事的二宝,最近呱呱落地,足足六斤半,是个男孩儿!”

“六斤半,很重吧?”看来,白何亲家对此也知之甚少,甚至是有点糊涂:“幸亏是男孩儿,要是个女孩儿,不超胖的呀?”“事先照了的,要不,谁敢呀?亲家,不瞒你说,照的门路,我找到了,和我老同事的二宝一起,二个以上打九折的呀。”

“老同事的二宝”白何眨巴着眼睛。

“生都生了,还照什么?”

“不是,老同事的二宝,还在他女儿肚子里,”香爸的舌头有些打绊:“是我没说清楚,一起照,打九折,哎亲家,你给算算,三万块的九折,是多少的呀?”

白何停停脚步,鼓鼓眼睛。

“三千嘛!如果真能打个九折,可以考虑一起。大上海,上海滩,挣一分钱都艰难,一下能节约3000块,何乐不可为?”

“对!何乐不可为?”

香爸跟着乌鸦学舌,还有力的跺跺脚。

“3000块!我每月的退休金,都没这数的呀!结果,不但事先照了,生了个大胖小子,而且还跟着女儿姓,老同事可掉到福窝窝里去了的呀。”

这一次,白何亲家没接嘴。

而是警惕的瞟瞟香爸,抿紧了嘴巴。

香爸很愉快,这说明,自己要传达的二个重要信息,都传进了白何老头儿耳朵。老头儿知道了,也就是退休教师知道了;退休教师知道了,也就是女婿知道了……

说到底,香爸一点儿不喜欢,全家老小正儿八经的坐在一起,商量和表决家庭问题。

那是做什么?开会呀?

还是×××税多,×××会多啊?年轻时就特讨厌开会的香爸,年老了仍然讨厌。如果开会能解决问题,还需要我们这些实干家做什么?

现在中国的许多问题,就是天天开会造成的。

开来开去,贪官污吏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狂,物价房价越来越高,工资呢,却越来越少……

回到家,白驹居然也回来了,这让大家都很高兴。彤彤扑过去:“爸爸抱抱!爸爸抱抱!”白驹就抱起女儿,亲了一口又一口:“彤彤乖,彤彤想爸爸没有呀?”“想了的呀”

“哪儿想呀”

“心里面想的呀”

父子俩亲亲热热,看得大家眼窝发热。二老太就到厨房忙忙碌碌,二老头儿在各自屋里转转,几乎同时出来换鞋开门。白何看看香爸:“你下楼”香爸瞅瞅白何:“你有事”

香爸抢上一步,开门下楼。

转身对白何心照不宣的挤挤眼睛。

白何也直言不讳:“哎亲家,莫光顾本帮菜哟!”“瓜娃子,晓得了啥。”香爸居然扔过来一句,地地道道的重庆言子儿,蹬蹬蹬的下了楼。

这让白何好生感叹。

想想以前,一提到用钱,或是涉及到用钱。

香爸就呐呐无语,就面露难堪,王顾左右而言他;可看看现在,当仁不让,奋勇争先,男子汉气概惊天地,泣鬼神,以前脆弱的形象,刹那间就得很好的提升,皆因为兜里有了钱。

钱啊钱!命相连!

此话虽然听起刺耳,还有点儿损人和缺德,却道出了钱的重要和必要。

一会儿,香爸拎着一只酱鸭,打包的干烧大虾和糖醋排骨,兴冲冲回来了。三个大盘装好后,往桌中间一放:“白驹平时忙,难得这么早下班,还连休三天,吃后好好休息休息。”

香爸以少有的主人翁态度,对大家说。

“酱鸭呢,白何亲家最喜欢,我特是吩咐要麻辣重一点的呀。路上,我们二亲家聊得可好的呀!”说罢,看着白何笑笑。

白何却报以淡然。

他当然完全明白香爸的意思。

想以一只酱鸭堵住我的嘴,让二宝跟到姓香,放屁的呀!少来这一套!饭是要吃的,鸭,也是要啃的,可姓氏,却是万万不能变的!

晚餐,是在白驹今天提前下班,并且接连休息三天带来的愉快气氛中,进行的。

在白何看来,自从老俩口重新来到上海后,似乎还没有过这样轻松愉快的晚餐。

然而,他的心里却很沉重。香爸这样做,无疑是受了谁的挑动,因为在这之前,老头儿还从没有过这种意识。

现在好了,依仗着自己在外瞎蹦达,找了几文小钱串儿,就毫不犹豫的提出来了。而且看他架势,大有不同意就撕破脸的决心,这个?

餐中,一向沉默寡言,埋头吃饭的白驹。

居然破天荒地摆起了工作上的逸事。

以第三人称方式,将明星探那单生意过程的精华,添枝加叶,绘声绘色的讲着,直听得大家津津有味,欲罢不能。

可是,大家都没料到,还有更精彩的在等着自己呢。

二老头儿端起小酒杯,客气的碰碰,并互劝着吃菜吃菜。

白驹愉快地吞下了二只,烹制得酥脆甜腻的大虾后,宣布到:“今天,终于发了工资!”嗒!喳!扑!大家都停止了诅嚼,小呷和举筷,就连彤彤手中正在撕杀一样,上下挥舞着的卡通勺子,也停在了半空,一齐看着这个家庭的重心和希望。

“钱不多,这个月暂时发了二万块!”

白驹谦虚谨慎的表情,感染了大家,大家说话都明显的小心起来。

“这就是说,每个月,能有二万块钱的工资收入?”退休教师清晰地,字斟句酌的:“放在一年,就是25年薪啊!”香爸点点头:“25年薪!这个数在上海,也不算少的呀!”

“那,是比原来在远大时,多或少呢?”

白何不合时宜的发问。

因为,他从来没弄清楚过儿子的具体收入。退休教师就恨铁不成钢的,狠狠剜他一眼。啪啪!清亮清脆的掌声:“瞧,我当初是怎么说来着的呀?”

香妈得意的斜着一边的香爸。

半只大虾焦脆淡黄的尾巴,在她嘴巴里无声的蠕动。

“树挪死,人挪活,要换房换车,还要二,二,”大家先小心翼翼的看看彤彤,再一齐盯着她。老太太憋闷得满脸通红,终于刹住了车:“哪样不要钱呀?现在好了,现在每月二万,明年每月翻一番的呀。”

妙香不满的哼一声。

“八年抗战胜利了,下山来摘桃子啦?那词儿是你说的呀?明明是老爸说的,你当初还反对来的呀?”

当着亲家和女婿。

被女儿当面抢白揭发,香妈的脸色都变了。

加上一直在其嘴巴里面,津津有味咀嚼着的大虾尾巴,一不注意又全滑了进嘴,可怜的老太太,一时又被憋闷得满脸发青。

还是香爸心疼,急忙伸过去替香妈捶捶背心,

同时,少有的当面批评了女儿。

“硬是把你惯坏罗,有这样和老妈开玩笑的呀?”退休教师也不满的瞟一眼妙香,伸手替老太太小心的捶捶,并劝到:“亲家母,放松放松,没事儿,自己的女儿呢,开玩笑过了点,没事儿的。”

劝着,又是不满的瞟瞟媳妇。

而同样心虚,也正在偷偷瞟着准婆婆的妙香。

一碰上婆婆责备的眼光,顿时低了眼皮儿,不敢再与婆婆的眼光对峙。白驹自然也生气,本想好好的让大家高兴高兴,没想到被妙香不合时适的打断了。

可他,当着自己爸妈和岳父母,又能做什么和说什么?

眼珠儿转转,正打算不痛不痒,不轻不重的说说妙香。

那香妈开口了:“你这个死丫头,说话老没个分寸。当妈了,还是嘴不饶人。这是你公公婆婆知道,要是外人呀,非多你心不可。”

退休教师和网络写手,就顺势而为,一起点头。

“我们知道,知道的呀,妙香对我们还是不错的。”

聪明的准婆婆,就给媳妇递下台阶:“妙香以后要注意了,即或是自己妈妈,开玩笑也不能直来直去的,多想想,再玩笑。”妙香就顺阶而下,乖女生一样点点头。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27374/

立尽斜阳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59章的评论 (共 6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心静如水
  • 洛神 推荐阅读 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佳作来!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 并说 相聚散文网,共筑文学梦!回首过去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和勇往直前,放眼未来我们更是豪情万丈和信心满怀!中国散文网正是有了广大文友的信任理解和关爱支持才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和旺盛强大,在此我谨代表中国散文网的广大同仁和领导同志们预祝所有的文友以及您的家人和朋友们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最后还要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