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纪实散文】勇攀龙凤山绝命崖

2021-02-28 15:47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纪实散文】勇攀龙凤山绝命崖

——既20世纪1996年5月我在江南水乡福州市连江县生活期间的经历

攀登小沧乡七里村(畲族山寨)虎头山主峰龙凤峰

“水调歌头•忆江南”

“飞落尘埃,韵寒潮涌。不知江南雪落?二十五年前,我欲思忆江南,深山古庙翠竹,寻古会僧友,僧舍啼鸣,何似在尘缘。深山路、钟鼓鸣、云雾中。

小巷通幽,三端午阳,江岸龙舟鼓鸣,雾笼江天秀色,敖江桥头雨,桃花伞下人,小巷伊人旧。榕柳城郭江滩下,尘缘往事,千山万水,江风横渡双人影。清波碧海龙舟浪,敖江滚滚,泊舟茶香,七里畲乡畲湖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狼牙绝顶千尺幛,青峰连绵五峰秀。不语千米龙凤崖,谁与争峰道家山。”一首七言古风,却道出了七十二洞天的美丽传说。也许,“云阳古栈道”“探花府”“蓝玉墓”“七里山寨”“茶庄古村”“ 畲族吊脚楼”“茉莉花海”“云上茶山”“稻穗梯田”“油莱花海”“ 畲湖放排”“十番古乐”与“竹海叠翠”等等,足以说明这里是人们心中的“桃花源”记。

这“世外桃源”影射着“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境界,同时也足以证实“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仙境般的山水了。尤其是“山仔水库”“皇帝洞”“虎头山”“ 畲湖”的山水风景,即迷人又似“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在福州市连江(温麻)县畲族山寨虎头山区龙凤峰绝命崖上,一直雕刻着这一首拳头大小的古“摩崖石刻”,千年历史的摩崖石刻给每一个游客什么样的沉思, 这首源于唐朝初年的七言古风耸立于百米垂直悬崖绝壁之上。

也不知道这一首七言古风(唐代七绝),是何人用什么手段深深雕刻于百米悬崖绝壁之上的。只是在巨大字迹的下边有五个小小的铭文“贞观初年”。然而雕刻在悬崖绝壁之上的这一首七言古风,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位唐朝大诗人手里写出来的,更不知道是出至于何人之手雕刻于百米悬崖之下,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几百米高度全是刀削斧劈的悬崖绝壁。

只有当地的畲族山寨的畲族族长(酋长)阿山老,也就是钟声丈夫陈天进(陈天进)的叔公爷,这位当年八十一岁的老人曾经亲口对我说过:“我们世世代代看着摩崖石刻长大的,只知道老人们说这是唐朝贞观年代的的摩岩石刻。”,所以说在虎头山主峰侧面悬崖峭壁上的“摩岩石刻”,永远成为千年历史的不解之谜!

当年,那是老妹子钟声从杭州余杭县回来的第二天,由于其丈夫陈天进的父母家就居住在小沧乡虎头山区,也就是畲族人山寨的七里村虎头山下畲湖东岸。从钟声家的江南乡已古村敖江南岸,坐车直接去小沧乡畲湖东岸的七里村,就是开车也得二十多分钟路程(好像是40公里)。

我当年居住于老干妈家(钟声父母家)时曾经去过两次,七里村虎头山区全部郡是“盘跎道路”,再加上每次还得必须绕道山阳镇清塘岭村去接干弟弟点点(钟点)的女友阿玉(林玉玉),去一趟七里村陈天进父母家行程就达一个多小时。

当年,我们五人坐阿龙的旧吉普车从家出发经敖江大桥过敖江镇,从凤城镇北郊区出城后进入贵安古镇、过山阳镇再去小沧乡畲湖东岸七里村。当年,当阿龙的旧吉普车一出城便是翠竹茶园,全部都是崎岖弯沿的“盘跎道路”,其实根本分不清楚东西南北方向了。反正处于福州市西部郊区与闽候县交界地域。在福州市管辖的地域里全都是高低错落的群山环绕,进入贵安镇过晋安时却是“山间公里”“隧道群落”,而公路两侧便是“拥江抱海”的美丽迷人风景。

不过,没十分遗憾的是没有一条是直线的公路,全部都是崎岖弯沿的蛇形与S形公路。正确的说从凤城镇北郊区绕道贵安古镇、晋安区、过山阳镇、平岗、下滩、塘板、虎头山、龙树、利洋、小沧、山仔水库畲湖沿岸公路,走向进入七里村地域。其实就是福州市连江县凤城镇北郊区的畲湖地域,这里群山之中第一个畲族人(属于畲苗族)的山寨。

当年,那时是早上七点多钟刚刚吃完早饭不久,我和干弟弟钟点、大鸭t的卧室,于是她先跟我提到一会阿龙开着林玉玉家旧吉普车来接众人,这也是昨天晚上阿龙(林永龍) 来家里见老妹子钟声时商量好的事情。

此时,老妹子钟声一边吃着枇杷果一边讲着,原来她在杭州余杭县与丈夫陈天进因一些家里事情吵吵了几句,于是这次回来必须去到公公婆婆家唠叨唠叨。于是让昨天下午来到家里的阿龙开车送她,让我与之同行一则认一认陈天进父母家的门、二则也认识一下她公婆家和亲戚们;三则即然是亲戚们也应该走一走、认一认。

当年,我听老妹子钟声讲意思她公婆家和亲戚们,大多数都在小沧畲族乡七里村居住,即然来了亲戚之间也必须走一走、认识一下。

当年,老妹子钟声同时也亲口提到了自己钟家家族的“七大姑、八大姨、舅舅们、叔公们、叔爷们(爷公们)、舅爷公们!”,只是自己的父亲母亲天天上班工作没有时间,只能在周六、周日带领我认识一下钟氏家族在定海老城与黄岐镇、晓埕镇、下宫乡钟家的亲戚们,互相之间走一走、认一认。

就在我和老妹子钟声聊天的时候,一楼的楼梯处传来一声声的呼唉“阿惠、阿惠、阿惠~”几声苍老的声音,时大时小传进了我们几个人居住的房间。这时,还是大鸭梨在门口处先听见了,于是她先行一边回答一边直接走出了房间,原来是钟声的奶奶在楼下呼唤着她。

此刻,干弟弟钟点正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涮洗着足球鞋,而我斜依地卧躺于地铺的竹凉凉席上,正听着老妹子钟声那鸭嗓子讲述着自己和天进在杭州余杭县的一些事情,突然间叫唤的声音打断了我和老妹子钟声的交谈,这时老妹子钟声正在里屋卫生间洗着什么,不过卫生间的房门是敞开的,她一边唠唠叨叨地讲着一边走出了卫生间,一直走到我面前一边将一条湿毛巾递给我,说了一句“阿奶招呼咱们呢,一定是阿龙开车来了!”。

此时,大鸭梨(钟玉)已经先行急忙跑下四楼,一边走出房间一边大声答应着楼下的呼唤。这时,我从竹凉席上坐了起来接过递给我的湿毛巾,老妹子钟声冲着我说道:“大哥,走,跟我们上天进妈家玩一天去,你也得认一认妺夫父母家的亲人们~”,这工夫她冲着我扔下了这两句话,便也急忙朝着门口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冲着楼道尽头阳台上的钟点招呼着。

此刻,我也只好匆匆忙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而后走到沙发上穿好衣服便也匆忙地走出了房间,这工夫,干弟弟钟点从阳台的走廊里走了过来,就这样我们兄弟二人一前一后一边聊着天,一边漫不经心地走下了四楼居住的卧室。这时,阿龙(林绍龙)早已经在奶奶房间等着我们呢。

其实呀!我和(林绍龙)早已经混很熟了,在老妹子钟声还没有从杭州回到福州市自己家时,干弟弟钟点就已经将它的几个同学、好哥们介绍给了我,因为这几个人经常到家里找干弟弟钟点和大鸭梨(钟玉),所以他们、她们几个人经常到家里来玩,我们也就一点点地混熟了。

同时,还有老妹子钟声的同学和闺秘阿英(谢兰英)和叶玉靑、阿萍(林玉萍)、阿滢(林洆滢)、阿丽(林菁丽)、阿南(萧南)、阿昌(陈迅昌)、阿龙(林勇龙)几个人,虽说当年那个时候老妹子钟声还未回到连江县,但是她们几个人经常到家里来,所有大家也就一点点混熟悉了。

当年,老妹子钟声从杭州余杭县回来之后,这几个人都快天天泡在钟声家里了,尤其是阿英(谢兰英)和叶玉靑、阿萍(林玉萍)和阿龙(林勇龙),每隔一天、两天便到家里找老妹子钟声和弟弟钟点,不是逛街溜达购物就是去黄岐定海古城、下宫港、乌猪湾、可门港、白云山、惫箕山、云居山一带溜达游玩!

就这样,后来我与老妹子钟声、干弟弟钟点、大鸭梨(钟玉)妹子几个人,一块坐着阿龙开的旧吉普车去了“七里村”。

当年,我们开着旧吉普车快要到县医院的十字路口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老妹子钟声嚷嚷在凤城镇天王北街“瑞春园” 老字号糕点店门口停一会,说她婆婆吃当地的“海带糕”和“贵花糕”。于是,我和老妹子钟声、干弟弟点点三个人,便先后走进凤城镇老字号瑞春园购买了几样糕点。

这里略微讲述一下老城区的凤城镇三家老字号,百年老字号“瑞春园”以做福州当地糕点为主,二十二种不同种类的各式各样“清官”糕点。而以 “聚春园”制造的各种闽味酒坛菜为主,聚春园是清朝嘉庆初年皇宫闽菜御厨所建,后来到了道光十二年传到了闽南和粤北形成了庞大的聚春园闽味体系,一直兴隆流传到了今天。

再一个 “祥玉园”以制造各种当地水果冷饮小吃的,是清朝同治年间永春县人在福州府开设的水果冷饮小吃,尤其是“石花膏”十分好吃清香、清甜、凉爽而招人喜欢。最后,在我的热情下将老妹子钟声递出去的钱推了回来,最后我花费了五十多元(好像是52元)给陈天进的父母买的几斤糕点,毕竟头一次去自己干妹夫陈天进的父母家,于是觉得怎么也得买点什么,此时正好老妹子钟声给公公婆婆买糕点,于是便来了一个“借花献佛”让老妹子钟声也挺高兴的。

当时,阿龙(林勇龙)开着旧吉普车一路狂奔,便顺着凤城镇老主干道一路往西北,当车出了老县城进入山区盘旋于山区的群山之中,也不知道绕了多少道弯路、跨越了两个山间隧道,东拐西进、南绕北盘,这大山区群山之中的“盘跎道”弄得人眼花缭绕。

此时,大概四十多分钟后旧吉普车开进了宽阔的县级公路,当阿龙的旧吉普车穿行于山间公路之上,进入到一片小村庄时这才发现遍地的茶叶树,道路两边全都是一米高的茶叶苗圃,有的生长在不太高的山坡之上形成梯田形态,有的处于洼地平面于公路两侧。

后来,我曾经问过驾驶坐位上开车的阿龙(林绍龙),他说先到山阳清塘岭村去接林玉玉和阿颖(真名陈莹颖),因为林玉玉在她父母家帮忙种植茶苗和剪枝、清草呢,清明节前她家的茉莉花茶、白茶该上市了,一年之中唯独明前新茶能卖出髙价格,也是当地山区茶农们主要的收入,而秋茶属于大叶茶种类也就是乌龙茶、铁观音、白茶、岩茶的干品,以及黑龙6、7、9号的半发酵、全发酵品种,经济收入与明前新茶减少很多,价格上与明前新茶差很多。

后来,阿龙(林勇龙)开旧吉普车来到阿玉的父母家,这才知道阿颖(真名陈莹颖)前一天已经回七里村的自己家了。当时,我们四个人在阿玉的父母家唠叨了一会,便把山坡上剪枝补苗的阿玉叫上了吉普车,这才开车离开阿玉的父母家朝着乡村公路开去。那个时候我、点点、阿玉和大鸭梨四人挤在后座上,听着副驾驶座位的钟声解释才明白阿颖(真名陈莹颖),原来是干弟弟点点(钟点)女友林玉玉的二哥林承明的媳妇,而她亲二哥林承明的家和承包的茶地就居住在山阳的清塘岭村东坡上,并且承包了百亩岗子茶园种植黑龙六七号茶苗,以及白茶和岩茶等等几个种类,原来阿玉(林玉玉)的父母就是小沧乡七里村人,而父母的老宅子与土地也在七里村。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也就是1990年林玉玉的大哥林承臻一家人南下闽南,在漳州龙城区的漳汀镇下塬村,也就是现在的漳州龙城市开了一家便利店,她大哥林承臻生意还挺十分兴隆,同时1995年7月她大哥林承臻在龙城市的上杭县开了分店,让自己小舅子一家人帮助打理。

后来,她二哥林承明便将年迈的父母双亲接到自己家中养老,而老人在七里村的老宅院和几亩茶田均由亲戚帮助照顾打理。我曾经在《黄岐黑鲛崖上的咏叹调》一篇文章上提到过林玉玉,钟点的女朋友则在自己二姑妈家开的小超市工作,其实就是给自己的二姑妈家(亲姑母)打工的。

不过,每周都会回山阳的清塘岭村去自己的父母家,住上一两天便回敖江镇桥头下的姑妈家小超市。而钟点的女朋友林玉玉家两个哥哥、一个姐一个妹妹,她们姐妹三个人全都在敖江镇打工,她二妹就是仔仔(林细仔), 钟点女朋友阿玉(林玉玉)的亲妹妹,她们都是小苍畲族乡七里村的人,而一九九一年乡村搞开荒扩岗地、大力发展种植“黑龙七号”“白茶”“岩茶”等等,于是林玉玉的父母便在山阳境的清塘岭茶厂,承包了一片山岭岗上的茶园地,

当年,我们去看望干妹夫陈天进的父母双亲(钟声婆婆家),当时老妹子钟声给我介绍了干妹夫陈天进父母家,居住于凤城镇东郊区(离县城中心七里地)的小沧畲族乡“七里村”山寨。这七里村在明朝万历初年始建于海边,由于历史变迁以及倭寇侵犯逐步迁移到深山之中,尤其是在公元1677年,姚启圣因功被晋封为福建总督,大力提倡 “海禁令”和“迁界令”,虽说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明朝郑成功政权,但也使得福建沿海地区田园荒芜、百姓流离失所,尤其在省会福州市海边的所有渔村,全部被强制迁移进深山之中,这畲族人也就全部被赶进了沿海内地的深山之中。在清朝康熙年代便形成了以当地原住民少数民族迁移,在深山之中聚集形成了九乡十八寨。

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温麻老城第一个少数民族山寨,这个七里村不仅仅是温麻老城第一山寨,同时也是福州市辖区内少数民族九乡十八寨的第一个山寨,以畲族人聚集杂居为主要居民素称“山哈子”。

其实呀,温麻老城境内畲族人与汉族人一样十分普遍,就拿我的干妹子钟声一家人就是“畲族”人,同时也包括了其对象陈天进一家人也是“畲族”人,只不过当地少数民族人汉化严重,遵守着汉人文化与礼节风俗使用双语言(畲语和普通话)。这种汉人风俗在长江以南的闽、浙、赣十分普通,但是决对有别于北方的游牧开朗特色,江南人的风俗一直是纯汉人的细腻婉转一些,这也就是说江南人的文化与礼节风俗与北方的完全不一样,从语言形式、地方风俗、节日、服装、地理条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虽然说大家江南人、北方人都说普通话,但就地方方言、地方风俗、人文条件、生活方式上是不尽一样的。

可是,当我人生地不熟地头一次进入山区里边时,这才发现所谓的“小沧乡畲族七里村”, 其实就是大山区(老县城是斜线地貌)里边的群山环绕、畲湖、吊脚竹楼、依山而建筑起来的竹林里边 “山寨式”小小村落。

其实呀,畲族人最早源出于广西、湘西苗族,有可能是九大苗族(正确的说叫五苗)的一个支脉,拥有着共同的“祖先盘瓠”和“凤凰图腾”,以及一样的畲族语言形式、唱山歌的形式与社火、跳傩戏、祭(拜)妈祖的特殊民族特征。无论共同信仰的祖先盘瓠报国、忠义天下的传说,还是从民族自己信仰的“凤凰图腾”,以及生活于深山竹林的吊脚楼、生活方式、服装样式、共同拥有一个土名称“山哈子”!

这也是我本人有生以来头一次亲身进入群山环绕的山区山寨里边,那种感觉真是心灵上的“震撼”与 “吃惊”,还有的就是兴奋得心里直“颤抖”。这也是本人一生之中头一次看见山峰、山脉、山寨和真正的少数民族人,尤其山岭上、山梁上、山岗上的小小少数民族村寨,以及身上穿着花哩忽哨的各种蜡染布料的服饰。

我本人在科尔沁大沁塔拉草原的“”沙嵇茅头,也就是关外东北的洮南府生活了二十六年,看到的地理环境条件都是“一条平面线轴的结构”,以及广袤的大草原似的广大黑土地。这里必须得解释一下所谓“江南水乡”,是指以长江以南,包括广东、福建、浙江、江西、江苏这几个省份叫做“江南水乡”三千里地群山环绕。“北方”,其实真正指的是黄河以北的河南、河北、山东、山西、北京、天津几个省份。而生我养我的家乡故园“大沁塔拉”,其实正确的来说应该叫做“关外”或者叫做“塞外”,也就是以山海关为界限的“关外”。

而在“小沧乡畲族七里村”深深地看到的全部都是“立体的感觉”,当我从平面的老县城里边走进群山环绕的立体小小“山村” 山寨。

当年, 那第一种感觉就好像走上了“月球”一样感觉。十分的陌生、突然、震撼、异样、异常地是心里的“颤抖”,这第一眼珠上的震惊冲洗了视觉上的异常兴奋与陌生。

其实,我有的时候想起来觉得这很正常与平常,从小到大生活在大草原上一切都是“一条线”和“ 平面的”结构,可是从拥有广阔的黑土地上走进“立体感”十足的峰峦叠嶂的感觉,那真有一种身临其境地走进了“外星球”的感觉一样!

这正是:

“闽江涛涌,黄歧春,青芝翠柏心经。二十光阴,忆江南,桃花伞下人旧。青石雨巷,古木香樟,桂花巷幽深。榕树新芽,嘻笑欢时旧

遥想年少青春,江南细雨濛,晓住青山,晨风鸟鸣,谈笑中,游走海连江天。故旧梦中,情依闽都风,狮山虎岭,人生一梦,樽斗化江南雨。”。

其实,“小沧乡畲族七里山寨”又叫“七里村”,顺着敖江南岸江南乡“敖江大桥”(现在叫解放大桥)往北,穿越老县城中央大街主干道一直往北,出了凤城老县城再进入北郊区地界,再往西进入山阳、平岗、山仔水库进入虎头山地域。其实呀,七里村也就是从敖江镇菁英南街、菁英北街直接穿越到老县城中心,这个地方是凤城镇与敖江镇的中间分界线上。不过老县城的中央十字路口处往东走,可以直接进入文笔路(东郊区笔架山方向),而在这个十字路口往西去便可以进入西南云居山区(即黄岐半岛)的主干道,因为黄岐半岛是由老县城的西南方向转向东北方向穿越白鹤岭隧道、牛埠山进入沿海县级公路,再顺着县级公路拐一道弯直奔定海村(即黄岐镇)方向,斜卧于汪洋海峡的西岸凸显出大陆陆地三十九公里,最远处是下宫港乌猪湾与黄歧镇奇达小渔村的猪锣湾,这里是背靠白云山旗冠顶与嘉池山脉东段延伸入东海的惫箕山。

七里畲族乡的笫一山寨(其实是少数民族村寨),七里村(山寨)当年只有七十多户人家,全部都是高山族的支脉畲族人以种植云雾茶类和白茶类、洞顶乌龙类、岩茶类、绿茶类、茉莉花茶类等,还有就是种植上百种枇杷类亚热带、热带水果为主,还有少数人种植各种竹子为老县城各各竹制品厂和私人竹编个体户提供供应原始竹料。

当年,其实旧吉普车穿越走过老县城进入群山环绕地域里,东拐西进、南绕北转的。当旧吉普车停在一座矮山峰下边时,一座巨大宽敞的石头牌坊呈现在车窗前,此刻已经开到山间公路的尽头了,已经没有道路只有一级级台阶顺着山坡盘旋而上,大概有五六十米的高度上是一片竹林子。在这里有一片一里地的荒地杂草丛生生长在半坡上。这工夫,阿龙和钟声一边推开车门一边招呼大家下车,我当时拥挤在后座点点和大鸭梨中间,早已经挤的出了一身汗水。当年天气十分炎热,就是在房间里坐着都会一身汗水,更何况拥挤在狭小的吉普车后座上呢。当阿玉、点点和大鸭梨先后下车后,我才姗姗走下吉普车而后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此刻双手上早已经是满手湿漉漉的了。可是,当我站在她们身后时环视周围环境,眼前呈现出来的奇异、怪石嶙峋、高低起伏的群山,我一下愣住了。只见这里周围群山环绕、翠绿竹海,在眼前一大片竹林的深处,有一东西走向的石头砌的台阶“之”形盘旋而上。当我们几个人陆陆续续登台阶走了上去,这才发现这里有十三四里地的山岗岭子地形,东西有一片片翠绿的竹林子,在大片竹林中间有一条山路伸展进竹林的深处,这南北达七八里地背靠牛脊岭子山的小小村寨(小村落)。此时,我一边跟随着点点和阿龙走着,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环境这才发现这里是山岗上有山岭子地势。

当年,我还特意走到山岭子悬崖边缘往下边望了望,这个十几里地高度落差达七十多米,可以清晰地看见旧吉普车停在下边。当我们一步步走出了大片竹林子,这才发现牛脊岭子脚下是一片洼地,在洼地靠近我们方向还有一座三拱门形状的石头牌坊。这里便是连江县小沧乡畲族七里山村(进山第一山寨),。当走到高低起伏的群山脚下便是巨大的石牌坊,在长达五米多宽四门形体的石头牌坊上面雕刻着几个黑字“小沧乡畲族七里山寨”,这里便是进入少数民族畲族人聚集居住的小村落七里村。

明朝时期一直到民国时期原名称呼为“虎头山第一畲族山寨”,一直是小沧乡九乡十八个山寨的第一山寨,在小沧乡方圆一百多里地群山之中它是进山的第一山寨。“七里畲乡”(村)以一千米以上高度主峰山脉“虎头山”(龙凤山当地人的称呼)为主,还有笔架山(当地山哈畲族人称呼为虎狼山),以及狮虎山(当地畲族人称呼为狮峰虎岭)为主要地域。而七里畲乡纵横方圆三十多里地的主要山脉,如果把畲湖包括进去就达八九十里地,九乡十八个少数民族山寨环绕在畲湖周围与群山山区之中。

其实呀,九峰九岭、九乡十八寨、峰峰相连、岭岭相继、寨寨相通、连绵起伏百里之长,与畲湖互相交织缠绕于虎头山山脉,而最高达千米以上的主峰“龙凤峰”耸立于畲湖的西岸的云雾之中。而贯通东西环绕于凤凰老城的凤城镇、敖江镇、江南乡,三个明朝时期古镇连接一体形成主县城,而老县城却居于群山环绕的中心地域洼地里边,距离三十多公里地外的畲湖顺流直接通往敖江南岸,这清澈而凝重的江水缓慢地流经江南乡“已古村”,顺着涛涛江水汇聚于东北方向进入长长的闽江口,再崎岖弯沿而下汇入浩如烟海的东海台湾海峡。

七里畲乡(村)最高处的虎头山绝命崖上雕刻着唐朝年间的摩崖石刻,上边深深雕刻着却是“虎头虎岭”四个字,以及对面落袈峰上雕刻着“虎头峰”三个刚劲的字样。所以说,当地的少数民族(山哈子)的人们也习惯地叫它“虎头山”,因为龙凤山(虎头山主峰)地形上呈现出龙头凤尾交织,一条崎岖弯曲的山脉上高低起伏着十九个山峰,最矮的九凤岭峰只有七百米多高,而最高的虎头山主峰龙凤山达一千零四十米,拥有七宫九寺三观和一栈道、两峰古墓悬棺(春秋战国时期)。而龙凤山的前边便是百里青芝山区的五峰耸立的“五玉莲花”组峰,两者相距二十公里左右唯有一条县城公路盘旋相通。

这正是“奇峰玉翠”“群山环绕”“高低有致”,也许这虎头山区青竹翠绿隐衬着九乡十八竹脚寨,衬射出来东南沿海少数民族地域的奇特与异域风采。一说道小沧乡七里畲族山寨就不得不提及干妹夫陈天进的父母家人,特别先提及的是阿颖(真名陈莹颖),小名“阿颖”是小沧七里畲族九乡十八寨人,也就是干妹夫陈天进的大表姐,其实是陈天进亲二叔家的小老疙瘩。阿颖(真名陈莹颖)家兄弟姐妹三人。而干妹夫陈天进家祖祖辈辈居住于七里畲乡,其实干妹夫陈天进父亲辈们哥七个,五个姑姑、三个叔叔,也就是说陈天进父亲有两个哥哥、三个大姐、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可以说是干妹夫陈天进的亲姑姑、亲叔叔一大帮人,等到了陈天进这一代人更是表亲姐妹、表亲兄弟一帮人的。其实,这也十分符合农村共有的现象,在关内、关外、南方、北方还是东北,农村普遍都是一帮帮、一群群的表亲姐妹兄弟。

当年,我曾经问过天进的父母是汉族还是畲族,因为在陈天进的父母家里与其众亲戚聊天时,唠叨之中所涉及的多数全是当地的风土民俗,以及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上的事情。

其实干妹夫陈天进是天生的苗瑶畲族山哈子,也就是虎头山下畲湖边上山寨里边的“原住民”!这苗瑶畲族山哈子以九大少数民族共同杂居于群山环绕、绿林竹海之中。苗瑶畲族山哈子以信仰“凤凰”图腾,共同祭祀苗瑶畲族祖先“盘瓠”,拥有双语形式即说普通话又说母语畲族语言,同时还会本民族畲族唱山歌与社火傩祭、拜妈祖的民族特色。

这正是:“桃红春雨,花开江边竹海里。海天一色,云雾青峰鸟儿鸣。闽都金凤,青翠虎岭生雾泽。诗意敖江,斜阳血染青山颠。”在虎头山主峰龙凤山顶上有一段类似于“华山长风古栈道”的隋朝初期的古老栈道,而在一千零四十米高度上的宋钦宗年间遗留下的枕木和一根铁链子组成的特殊“组合”,足以让每一个登山者来说惊出一身冷汗和浑身颤抖。这也是通往闽候县清風山落命岭(也叫绝命崖是废弃的古栈道)的唯一通道,脚下踩踏着两根枕木组合的半尺宽悬崖道路,齐胸高度的一条铁链子足以让每一个登山者心惊肉跳而不得不止步。因为凡是走过这一段(传说晋朝时期)古老的虎头山“云阳古栈道”,每一位登山者必须双手紧紧抓铁链子,双脚下蹬着两根方木头不过半尺宽度,整个人的身体是紧紧贴着悬崖峭壁一步步艰难地“移步“,稍有粗心大意就会飞越出去落于云雾之中,便来了一个九百多米的“空中大飞人”了。因为这一段类似华山长风古栈道的古栈道,是修筑于龙凤山的山巅(山顶)下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而这一段古栈道的底下却是千米悬崖峭壁。

因为,这一条过山峰的古老栈道两根木头道路下边,便是光秃秃垂直落差达七百米高度的悬崖绝壁,而七百米下边就是唐朝到宋朝时期的遗留下来的少数民族“古木悬棺”。这“古木悬棺”在当地畲族人口称为“天棺”,因为这古木悬棺我曾经亲自问过陈天进的叔公爷阿山老爹,那时干妹夫陈天进的叔公爷阿山老爹亲口对我讲过:“九天玄道,金棺天椁”。在“古木悬棺”的下边便是落鹰岭(舍身崖),当地人也叫这一块巨大石头为“鹰不落”,在七百二十米的高空之中支出来一块巨石,这一块巨大石头长约十二米多、宽达五米左右,最边缘处只有不到三米宽的狭窄空间。

其实呀,在落鹰岭(舍身崖)下边悬空的几百米悬崖绝壁上,得从敖江江面往上边丈量三百多米高度有一座“悬崖古庙”。这一座悬崖古庙建筑于落鹰岭的悬崖绝壁下边,百米悬崖绝壁的下边大溶洞里有一名为“虎林禅寺”的千年古庙。这“虎林禅寺”沿悬崖边缘一直往里背依巨大山洞,是东晋时期建筑的“宝华寺”改造而来。

这“虎林禅寺”在唐朝武宗九年(李旦)扩建并正式更名为虎林禅寺,到了唐朝女皇武则天时期御赐一块金匾遗留到了今天。 “虎林禅寺”建筑有上下两个层次十五间各式各样的亭台楼阁,与大雄宝殿、观音殿、四大天王殿、虎啸塔等等。这“虎林禅寺”有两样全国国宝级“释迦牟尼的佛骨舍力”与“唐三藏指骨舍力”。此二宝一是清朝康熙大帝派皇室宗教亲赴印度迎奉而来,二是清朝道光年间由西安大雁塔的大宝林寺高僧亲带唐僧指骨远涉到福建七星塔(马尾区的罗星塔)贡奉,罗星塔于民国一九一九年重新修缮时,将唐三藏指骨舍力转移到“虎林禅寺”贡奉。这两个国宝级的稀罕宝贵在当地十分盛名,所以虎林禅寺香火鼎盛、游客如织。

最下边山峰底层的云岩古观寺院,隐蔽于竹林翠海的深深之渊!

上午,我在钟声婆婆家经钟声介绍,当年其干妹夫陈天进的父亲和母亲十分热情,并且先后找来附近居住的亲戚们,就这样我与满屋子里的陌生人交谈着,而钟声与其婆婆、公公热情给介绍并与我交流“唠家常”。

后来,干妹夫陈天进的父亲和母亲热情地挽留我们几个人,并说吃完中午饭和晚饭再回去,让我们在七里村玩上一天,并嘱咐陈天进的两个弟弟天鹏、天鸣领着我们去家附近的山上溜达溜达。当年,我和老妹子钟声、天进的父亲、母亲唠叨着家常,记得阿颖(真名陈莹颖)、 陈天进的二弟天鹏、三弟天鸣,还有陈天进的表哥天宇、干弟弟点点和大鸭梨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房间不知去向了。

后来,陈天进的二弟天鹏、三弟天鸣走进了房间里,而后走到自己父母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这才走到老妹子钟声身边说了些什么。没几分钟老妹子钟声招呼我和大家,就这样,我和陈天进的二弟天鹏、三弟天鸣、老妹子钟声一块走出陈天进父母的房间,一直走出了处于半山坡上的竹篱笆小院子……

后来,陈天进的大表姐阿颖(真名陈莹颖)、 陈天进的二弟天鹏、三弟天鸣,还有陈天进的表哥天宇、干弟弟点点、我、大鸭梨、钟声、阿龙我们几个人,从钟声婆婆家走了出来,顺着家门口崎岖弯沿的石头台阶盘旋往北,因为钟声婆婆家居住在七里村东岸背靠清云岭,而要攀登虎头山的主峰龙凤山,必须要登上六百七十多米的清云岭。而清云岭其实是盘山小路盘旋而上的一道山梁子。

在清云岭下边却是号称虎头山第一谷“畲谷峡”,其实这七里村有“三畲”即畲湖、畲寨、畲谷,畲谷实际就是虎头山畲湖东岸进山的山口,连绵起伏的虎头山脉一道山谷,这畲谷峡是登虎头山的必经之路,就好像“至古华山一条路”一样,虎头山脉与陕西的西岳华山一样只有一条上山、下山的道路,而且还是“险峻峥嵘”“奇陡峭壁”“断崖险峰”。

后来,陈天进的弟弟天鹏、天鸣招呼回来阿颖(真名陈莹颖)、表哥天宇、干弟弟点点、点点女友林玉玉、大鸭梨、阿龙,我们几个人顺着石头铺设的台阶往半山坡的后山走去。当时,我们几个人走出了半山坡,一直走到大峡谷的山口之处。这里是一处宽度约七八米的山缝、高约五十多米,大峡谷谷里崎岖蜿蜒野草菁蒿遍地,当我们一边走一边领略着一阵阵山风吹过来,显得十分清爽而又凉风袭袭。这条峡谷山路是通往村寨与上山唯一的小毛毛路,羊肠一样崎岖的小毛毛道路两旁全部是一人多高的青草。我们几个人顺着登山碎石铺设的台阶盘旋而上,偶尔的几颗歪脖子大榕树也是孤零零地伫立在峡谷与前山峰的半山腰处 (前山220米左右),在虎头山与前山之间有一处五六里地的过渡凹陷洼地,这里不知道名字的野生果树不少,什么黑皮果、刺焦果、山茶果、百舌果、野梅、野莓果、油茶果树等等。

此时,我所关注的是这些十分寂静而略荒僻的风景,虽说这里的山寨、湖泊、江水是立体的十分优美而静心。可是,我更仔细地观察着山峰与岭岗的奇险与陡峭,在这里东—坡、西一岗、南一峦、北一峰,连绵起伏、峰峦高低错落———

后来,我们几个人一个劲地往主峰的顶部爬行着,一边说说笑笑一边攀登着。当我们攀登到前山的山岭顶峰之时,面前却是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巨大山峰耸立着,就像一个老人坐在畲湖东岸七里村的边缘。那古老的不能再古老畲族人山寨,而虎头山峰好似一个老虎卧于群山的中心,从古老畲族人山寨走向西岸竹林深深,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复杂山水地势,虎头山头部好像似在酣睡之中,虎头的一双虎眼正好是杂草丛生的“凰林洞”与“鱼阳洞”。那虎头山肩膀处被当地人戏称为“思过崖”的地方,恰似被抹上了奶油一样云雾缥缈,白云之中气体升腾时而浓密,时而淡淡的薄雾之中露出悬崖峭壁峥嵘铁骨。我们几个人先是攀登上落鹰岭(舍身崖)的巨石,而后又徒步游览了虎林禅寺、竹林翠海深处的云岩古观寺院,最后攀登上虎头山的云阳古栈道并穿越了“一线天”、“鲤鱼翻身”和唐朝到宋朝时期遗留下来的“古木悬棺”。

两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几个人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大家同时也有一些走累了,于是点点和阿龙、天鹏三个人大声招呼众人休息。

这时,大家分成了几伙有的摘野花、有的忙于照相、有的坐在巨石坡上休息。我抬头望着远处那一座山峰和云雾缥缈中支出来的思过崖的位置。我左手搭在眉毛上观察了好一会,这才发现思过崖上好像有两个小小的人影晃动。

这工夫,老妹子钟声和阿颖(陈莹颖)走到我面前说用照相机,我急忙伸手到自己腰中摘照相机包,这时阿颖(陈莹颖)还平定了一下气息,可能是在山坡上走得太快了有点喘,于是我抬头望了一眼钟声便将“日本产索尼富士牌”照相机递了过去,同时还特意告诉钟声千万别摔了,这是我在北京特地买的进口型日本产索尼相机。

当年,这日本产索尼富士牌十分先进、价格达三百二十元,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是十分贵重的东西,这三百二十元的物价相当于现在一千多元的产品,因为当年物价低、工资也十分低所以十分贵重。这台进口型日本产索尼相机,在当年虽然先进也有很大缺点,就是必须使用专业日本产索尼和富士胶卷,还必须去能洗索尼和富士专业胶卷的照相馆冲洗相片。

此时,我已经走得很劳累了,便转身一屁股就坐在大青石山坡的斜坡山腰之上。这工夫,小弟点点和阿龙、天鹏三个人还在我后边正往我这边爬呢,距离我还有一百多米远的东边山坡下边小路上,而比我们兄弟几个人先走的老妹子钟声、大鸭梨、点点女友林玉玉(“囡囡”)早已经爬到半山腰的顶端,她们正在半山腰的顶端采摘野花呢,而老妹子钟声与其天鹏的大姐正用我的照相机四处拍照呢,不一会功夫二人便顺着崎岖的毛毛小路走了下来,当老妹子钟声与天鹏的大姐走到我坐的大青石陡坡上,老妹子钟声举起来我的照相机说了一声“别动,给你拍一张!”,就这样无形之中便在虎头山的前山陡坡上拍了一张相片,不过这一张相片却成为我登小沧乡虎头山的纪念照了,虽说还有几张相片是在龙凤山山坡上拍摄的,惟独这一张相片是在前山拍摄的。

当年,我坐着的地方此处是山泉水洗涮了上千年的青石大山坡,山坡呈现出高低不平、凸凹错落。四周全部是半人多高的荒草和野蒿子。大青石方圆足有近五十米长,上下足足有七十多米高度呈现出长条形状,上面裸露出来的一大块大青石,上面没长一根荒草,光秃禿、华溜溜的,在阳光的映照下,呈现出青苔的痕迹绿洼洼的,大山坡呈现出70多度斜角卧躺在一千多米高的前山峰半山腰处。

我坐在山坡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小跑带颠地走出来十几里地了。

这时阿龙、天鹏坐在大青石山坡上,我扭头问了一句“哎!天鹏,下一步让哪里去?”,这时,天鹏好像思考着说了一句:“大哥,一会咱们顺道再进峡谷,我领着你们去寻找古墓,来一回登山探险~”

就这样,小弟点点和阿龙、天鹏我们三个人,便顺着后山山岭的毛毛道朝东山坡走去。当我们三个人越过峰顶部羊肠小道,大声叫嚷招呼着山梁子下边的钟声、点点女友林玉玉、大鸭梨、阿颖(真名陈莹颖)和大表哥天宇,就这样我们分成三群从三个方向朝下后山的路径走了过去。

因为,龙凤山主峰在虎头山的西边,是攀登龙凤山主峰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是进入古墓村的必经之路……

中午,陈天进的父亲、母亲、陈天进的叔公爷阿山老爹、阿颖(陈莹颖)、陈天进的表哥陈天宇、陈天进的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我、老妹子钟声、干弟弟点点(钟点)、点点女友阿玉、大鸭梨(钟玉)还有阿龙围拢于饭桌前边,当时我们几个人刚刚从后山的畲湖畔、畲寨七里村、畲谷游玩回来。一进房间干妹夫陈天进的父亲、母亲、还有天进父亲找来的前院自家亲戚陈天进的叔公爷阿山老爹,也就是陈天进的亲叔公爷爷。

陈天进的父亲、母亲做的烩鲫鱼舌头(鲫鱼鸭舌)、锅贴山鸡片(铁桶炉熏制)、三丝燕菜(炖肉燕子) 海牡蛎煎青椒弹途鱼(跳跳鱼) 炸糟鳗、油焖石鳞(烧竹蛤蟆)、麒麟(穿山甲肉片)象肚、涮九品(蛤蟆、蛤蜊、蛤蚧、皮皮虾、海蜗牛等等九种)、饭是罗卜饭和乌米饭(黑米)。

福州连江特殊普通菜肴 “三丝燕菜”(炖肉燕子),这里必须介绍一下福州连江县红色老区透堡镇特殊产品“肉燕子”,福州连江县肉燕子独步八闽红色大地,是福州地区当地独产的特殊肉制产品。肉燕者,乃三色肉馅也,秘制,薄皮包成燕子形状而得名。肉燕子又称太平燕,是福建省福州市的一道传统小吃,属于闽菜系-福州菜系,肉燕是福州风俗中的喜庆名菜,福州人逢年过节,婚丧喜庆,亲友聚别,必吃"太平燕",即取其"太平"、"平安"之吉利,故"无燕不成宴,无燕不成年"。肉燕亦由此成为馈赠佳品,为福州人包括海外乡亲所衷情。

肉燕别称扁肉燕。但是肉燕皮是由猪肉加番薯粉手工打制而成。是福州一大特色小吃,肉燕有别于福建其他地区的扁肉(扁食),两者口感是完全不一样的。燕皮薄如白纸,其色似玉,口感软嫩,韧而有劲。在福州僻街小巷,听到一串有节奏的"嗒、嗒"之声,循声而去,就可寻及燕皮店。不过,要买正宗上好的燕皮,打制燕皮,猪肉必选后腿的精肉,配以上好的番薯粉,肉粉配比恰到好处;通过精细复杂的工序手工打制而成,薄如白纸,其色似玉,口感软嫩,韧而有劲。肉燕皮是用精肉配上番薯粉 (淀粉)等辅料精制而成,形似纸状,洁白光滑细润,散发出肉香,非常爽口。

相传,早在明朝嘉靖年间,福建浦城县有位告老还乡的御史大人,家居山区,吃多了山珍便觉流于平淡。于是,他家厨师取猪腿的瘦肉用木棒打成肉泥,掺上适量的番薯粉擀成纸片般薄,切成三寸见方的小块包上肉馅,做成扁食煮熟配汤吃。御史大人吃在嘴里只觉滑嫩清脆,淳香沁人,连呼"大妙"忙问是什么点心,那厨师因其形如飞燕而信口说"扁肉燕"。后扁肉燕与鸭蛋共煮,因福州话里边鸭蛋与"压乱"和"压浪"谐音寓意"太平"之意,故而又有"太平燕"之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畅销东南亚诸国、台湾地区、香港、澳门、日本、南韩和菲律宾以及越南等国家。

闽人特殊之肴也。薄如棉纸、形似燕尾一碗肉燕汤,加上醋和胡椒粉,再添上几粒青葱,就成了连江人萦绕心头“难以忘怀的美食”记忆。说到肉燕就要属福建省连江县丹阳镇的肉燕了,丹阳肉燕历史悠久,手艺世代相传,燕皮是用精选的猪后腿瘦肉,剔去肉筋和骨膜,切成细条,用木棰捣成肉泥,徐徐加入用细孔绢筛筛过的上等番薯粉和适量清水,反复搅拌,不断压匀,初成硬坯,然后放在条板上,轧辗成薄片,敷上一薄层薯粉,折叠起来,略干为鲜燕皮,薄如白纸,其色似玉,口感软嫩,韧而有劲,散发出肉香,吃肉燕最关键的就是燕皮的质量了,里面的肉馅可是真材实料,上等新鲜猪肉调制(自家的用料也不过如此)只能用货真价实来形容了,丹阳肉燕的个头很小(肉燕是越小价值越高),吃很多也不会腻,丹阳的肉燕被戏称为“肉包肉”,这绝非虚言。包裹肉燕的皮选取了猪的后腿肉。先剔筋切块,然后用木锤节奏地反复捶打,将肉捶打至黏状后摊铺在木桌上,接着用擀面杖均匀拍打肉泥,再用压面锤碾压,期间不断撒上地瓜粉使燕皮不易粘连,拍打压延,这样一张合格的肉燕皮才宣告完成。下屿肉燕首先要选好上等成品猪的鲜活瘦肉,这肉必须是猪的后臀部分,还要当天猪肉当天做成。所以,制“燕”人常常在拂晓时刻就动手,把一大块的瘦肉切割成片,然后,用圆木锤不断敲打,直至将肉片捣碎为糊状。接着,用少量精纯的薯粉作调料将它调匀,再次进行锤打,直到薯粉与碎化的瘦肉结成一体。接着,将细腻化了的肉垛铺到专用的大块木板上,再用长而圆的木杖子反复擀,直至将肉垛擀成如棉纸一般薄,再把它切成像燕尾状的小方块。当年,一提当地特殊食品“扁肉燕”,还是陈天进的父亲母亲和陈天进的叔公爷阿山老爹在饭桌上讲述了“肉燕子”的历史由来,尤其是汤岭太平肉燕子、透堡三色肉馅肉燕子、凤城镇和敖江镇黑皮猪肉馅的扁肉燕子与畲族人的阴历三月三乌饭节、祭傩、跳傩舞、祭畲火的起源。

这里必须指出福州市湖南、湖北 “畲瑶”与福州市连江“畲族”人的关系,尤其是畲族的图腾凤凰与盘瓠的传说,尤其针对畲族的他称和部分自称中都有"畲瑶"、"瑶"、"瑶家"、"山瑶"、"瑶人"等等跟瑶族密不可分的称呼。

畲族又自称"山哈子"是与他们的居住环境、迁徙历史有关。"山哈子"是指山里客人的意思。先来为主,后来为客,先来的汉人就把这些后来的畲民当为客人。畲族原分布在闽、粤、赣三省结合部。元、明、清时期,从原住地陆续迁徙到闽东、浙南、赣东、皖东南等地山区半山区。畲族来源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主张畲瑶同源于汉晋时代长沙的"武陵蛮"(又称五渓蛮),与瑶族同源,持此说者比较普遍。自古畲族的他称和部分自称中都有"畲瑶"、"瑶"、"瑶家"、"山瑶"、"瑶人"等等跟瑶族密不可分的称呼。

此外,畲族族源还有"越族后裔说"、"东夷后裔说"、"河南夷的一支"和"南蛮族的一支"等多种说法。总之,众说纷纭的畲族族源反映了畲族在其历史曲折发展和民族形成过程中,同蛮、越、闽、夷以及汉等各族群体彼此互动、混化、交融的关系。畲族族源歧见很多,但概括起来有外来说和土著说两种。外来说者认为畲族源于汉晋时代的"长沙武陵蛮"。持这种观点的主要论据是"武陵蛮"和畲族有共同的盘瓠图腾信奉。土著说者认为畲族源于周代的"闽"人。"闽"是福建的土著,福建最早的主人,其遗裔就是今天的畲族。"闽"、"畲"之间存在着一定的渊源关系。此说的主要论据是"闽"、"畲"之间有着密切的内涵联系,即"闽"--"蛮"--"僚"--"畲"一脉相承。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在少数民族地域居住与生活,更何况进一步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之中,尤其是号称“八闽闽都”的古老山寨之中,这或许是人生难以形容的少数民族地域的日常生活片段。

下午,当时刚刚吃完中午饭大家坐在房间里聊天,不一会陈天进的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走进了房间,对我们几个人说带领我们去爬龙凤山的“云阳古栈道”“老虎岭”和“思过崖”。

当时,老妹子钟声说云阳古栈道太危险了,可是干弟弟点点(钟点)和阿龙却兴奋地站了起来,而点点女友阿玉和大鸭梨(钟玉)却同意。当年我只能傻乎乎地看看点点(钟点)和阿龙,而后又问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什么叫“云阳古栈道”, 陈天鹏神秘的笑了笑而后说道“你去了就知道了!”。我还是不知所以云云的了。后来,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和陈天进的表哥陈天宇三个人先走出了房间,不一会陈天鹏又重新走进了房间招呼点点(钟点)和阿龙出去了。不到几分钟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表哥陈天宇、点点(钟点)和阿龙各拎着东西走进房间,招呼大家这就走。就这样,我跟随着众人陆陆续续地走出钟声婆婆家,跟随着众人顺着小胡同往西北走去。

当年,我一边走一边与身边二弟陈天鹏、点点(钟点)和阿龙聊天,这才知道什么叫做“云阳古栈道”“老虎岭”和“思过崖”,这工夫阿龙递给我一瓶矿泉水,他手中拎着一个小布袋里边全是矿泉水有六七瓶左右,而其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和点点(钟点)背着双扁带小背包,当时我还瞧了瞧反正鼓鼓囊囊的也不知是什么。一行人东拐西绕一会穿胡同,一会顺台阶登上高高的山梁子、一会又下坡道进入一片竹林子里边。就这样我们几个人走了三四里地左右,登山坡、过山岭、进竹林、走山梁,最后我们这一帮人一边走一边喝着矿泉水,虽说行走于山路之中凉爽不少,可是山岗子上边天气还是挺炎热的。

这时,我与阿龙已经走到了最后边,前边与我俩相距六七米远的是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老妹子钟声、干弟弟点点(钟点)、点点女友阿玉、大鸭梨(钟玉),而最前边领队的却变成了阿颖(陈莹颖)和陈天进的表哥陈天宇。

此刻,我拎着一瓶矿泉水拧开蓝色塑料瓶盖,一仰脖子猛猛地喝了一大口,而后用右手背抺了一下唇边的水珠。此时,阿龙坐在我旁边一块石头上涛涛不绝地讲述着荒草丛中横七竖八躺着的石头人像、动物石头像的历史、朝代与当地古代人的故事,不过十分遗憾的没有一个石头像是完整的。

这时,老妹子钟声和阿颖(陈莹颖)走过来,拿着我的新照相机举起来对我说道 “别动,来,拍一张。”,就这样便在龙凤山的山峰顶端拍了一张相片。这工夫干弟弟点点(钟点)东张西望地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还观望着周围的环境。看了一会而后转身冲着我和阿龙长叹了一声嚷嚷道“:“大哥,、阿龙,咱们哥儿们想见识见识山区里的帅哥美女,这里除了荒山野草外,就剩下远处那几堆石头古墓的影子,可惜连他妈的带毛的都没有,不带毛的就我们老哥几个!”点点说完话后也觉得十分无聊,于是冲着刚刚站起来的阿龙说了一句“走吧!”,再看他随手拎起来阿龙脚下的塑料袋,而后往后背上一背便去追赶前边那几位了。此刻阿龙没有说话只是冲着我一甩手,右手一扬喝空的塑料饮料瓶子扔了出去。

就这样,我们走了半个小时连爬带攀地往龙凤山主峰方向而去。当时,我一边左手抓着光秃禿的山坡石头,右手紧紧抠着大青石石缝往上攀爬着,我们是一路上攀爬、越走越高,不知不觉中云雾在我们几个人脚下缥缈着。

就这样,大家连爬带攀走了好一会。终于攀登上巨大的石头平台这才知道已经攀登上了“思过崖”的地方,过了思过崖就是山峰顶端的最高处老虎岭。

当我站在思过崖的悬崖边东张西望看了一会,心里想这也太高、太险恶了,同时这才发现这里太危险了。我们站在大块青褐色石头平台之上,几个人孤零零地伫立在千米高的山峰顶端,身后还有一处落差达二十多米高的凸起来的巨石部分,也就是当地人常常说的“老虎岭”断崖。

不一会大家陆陆续续攀登上了“思过崖”。我站在老虎脑袋的后脑壳断崖上喘了喘气,而后用左手擦了擦额头上流淌的汗水。

此时,我远远地观察着断崖上的地形,站在悬崖上边低头往断崖平台下面望了望,顿时感觉一阵阵眩晕弄得真想呕吐,这时我急忙原地蹲下来足足五六分钟才逐渐地平定了心态。

此时,钟声拿着照相机和与阿颖(陈莹颖) 拿着点点的照相机走过来,她们二人是这大山区里长大的孩子,登山攀岩对于她们来说好像走如平地一样,此时二人平静地举起来手中的照相机对准坐在悬崖边缘的我一阵子“咔、咔”,就这样在龙凤山的悬崖边缘的我,又被自己的新照相机拍摄了好几张相片,这也是继攀登狮虎山、云居山、笔架山、青芝山、覆釜山、琅歧岛白云山、牛首山、白云山旗冠顶与嘉池山脉的惫箕山、武夷山区大王峰、云游峰、玉女峰上拍摄的相片之后,又一次登山在龙凤山山峰顶端拍了这一组相片,同时也成为了我人生一生中唯独的福州市区山山水水的留念了。

当时,她们二人给我拍摄完几张相片之后,也坐在我前边不远处喝着手中塑料瓶的饮料。

此刻,我却站起来扶着铁栏杆往山峰悬崖下边观望着,只见山峰下边云雾翻腾蓝洼洼的、偶尔透过翻滚的云雾能看见山峰下边蛇形山间公路,以及奇形怪状的一块块田地和小小的村落。由于地势太高我感觉到一阵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一阵阵缺氧眩晕差点没吐了。那时我慢慢地蹲伏在悬崖边缘,坐在那里好几分钟才平静了下来,这才扶着栏杆往小斗坡下边走去好与众人一块会合。这刚才站着的“思过崖”方圆不足一间房大小,呈现出东西三四米长度,南北宽约两米多。在“思过崖”的西北部有一个小斗坡,长约两米多点高下二十几米左右,呈现出30度角到50多度角斜线往上走势,中间是用凿子在石头小斗坡上开凿出来的小台阶,一直延伸到山峰顶部的东边老虎岭上。这时众人一块顺着小斗坡往上攀登,不一会功夫就登上了龙凤峰的山峰东边最顶部。只见山峰最顶部周围也用铁栏杆围绕着,众人站在大山峰顶部环顾四周,云雾缠绕、冷气袭袭、高低起伏、错落有致、远景朦胧、近看横七竖八的山峦冷森森,阴濛濛的。

此时此刻,我真感觉到头发根都发咋了,后背和头发上直冒冷汗心里想太危险了,自己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 “这她妈的、什么鬼地方?阴森森的,太高啦!”一阵子感叹!

这时,阿龙在我身边伸手指点着说道这 “老虎岭”和“思过崖”是整个虎头山山脉最高处,方圆十二座大山峰连绵起伏,纵横绕梁地南下百余里地连接福州市南郊区的五虎山山脉,连成一体构建成长达三百多公里月牙形状的地质山脉,连绵起伏连接不断唯独此山峰的平台是龙凤山主峰最高的地方。

而“老虎岭”和“思过崖”又是主峰最高的小平台式悬崖。而龙凤山主峰地域又处于虎头山区山脉的中间地段,龙凤山主峰有大大小小共计十六座大小不一的小山峰、大山峰组合而成。这“老虎岭”和“思过崖”大小平台式悬崖,又是温麻老县城辖区内一百八十七座大小山峰之一。而虎头山区又是从汉朝到唐朝时期香火最鼎盛的时代,周围真可谓是“百里地百座庙,十里宫观不相同”。什么道观、堂庵、宫府紧紧相连,香火鼎盛,烟雾渺渺。当地少数民族人叫它“老虎岭”,因为主山峰峰顶部十分像一个老虎脑袋,脑袋中间空地上是一座已经废弃了的“道观”。“老虎岭”断崖平台呈现出来东西走向,老虎脑袋头冲东南、后脑壳冲着西北方向。“老虎岭”方圆足足有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小。老虎岭两边竖立起两座几十米高的小山峰,中间是一块不大的空地。老虎头部是一大块圆不棱嶝的大青石,十分像一个特大号狗鼻子。下面是一个下山的小山坡,走出去不远有一个小斜坡。坡上面是横七竖八的古代悬棺,足足有二、三十个悬棺。

我们几个人休息了好一会,这才顺着断崖平台往里边走着,一直走进中间废弃了的断崖古道观。

大家看着周围的环境这里半人高的青草丛生,干弟弟点点(钟点)一转身便走出了这个荒废的古道观。

当时,我们几个人早已经走进了残垣断壁、杂草丛生的院落。而点点却先行走到了寺院大门口时,低头还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寺庙大门石头牌匾说道“全是废石头”。这时我和阿龙急忙转身走到点点身边,低头查看荒草丛中有五六块大、小不一的残匾断墙石头和残缺碑石。当我和阿龙寻觅着走到了寺院门口处,低头仔细观察杂草里边的几块碎石头。其中“云居宫” 三个字模糊不清地雕刻在碎石头牌坊匾上。当我回头往身体左侧荒草丛中观察时,这才发现地上杂草里边还有几块断裂的庙门竖匾,正横七竖八地躺在了杂草丛里。其中有三块断裂的石头庙门竖匾上写着“三清紫阳福禄地,清风朗月…”剩下的文字已经碎裂的看不清楚了 。看着这些文字雕刻的碎石头,十分惋惜地摇了摇头,而后轻轻地迈过碎石头和荒草丛生的地方。阿龙已经先行朝着前面的东南角处走了过去。当他走到了悬崖边上时叫嚷着,于是我也跟了过去这才发现断崖下面出现了一个小斜坡,落差有三米多呈现出30多度角,有几个人工开凿出来的小台阶。

原来,这个小斜坡下边是老虎岭悬崖下开凿出来的下山小路,这条毛毛小道显得十分古老而又荒凉。只见这一条小小的毛毛山道,恰似一条蟒蛇盘绕在龙凤峰的身体之上,这蛇形的山间小路在雾气之中时有时无,直接通往下边几百米杂草丛生的“凰林洞”与“鱼阳洞”。

这工夫,我站在悬崖边上脚下就是斜坡小台阶,而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已经扶着铁链子走了下去。就这样,众人一步步缓慢地往古栈道上前行。

此刻,我观望了一会深深吸了一口,这才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而后轻轻抬脚往下边走去。因为这个地方是山峰峭壁与手抓铁链子连接的地方,而脚下半尺宽度的枕木是悬于几百米空中峭壁之上的。再看小斜坡就是山峰顶部支撑出来的一大块巨型青石,青石悬崖下边就是万丈深渊与云雾缭绕。

此时,我和阿龙、点点(钟点)、点点女友阿玉、大鸭梨(钟玉)、老妹子钟声、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以及阿颖(陈莹颖)和表哥陈天宇已经走过一百七十多米的 “古老栈道”,并且顺着垂直九十度的台阶下到小斜坡底部了。当年阿颖(陈莹颖)与表哥陈天宇走在众人最后边,跟随大家走到了小斜坡底部下边时,身体紧紧地贴着山峰的陡峭石壁一步步缓慢地下着垂直台阶。

后来,我和阿龙一边走一边嚷嚷道“真他妈的险那,这也不是人走的路啦!”,阿龙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着什么。

原来,这条山路是唐朝末期人工开凿出来的,年代太久远荒草丛生很少有人行走,加上山势高道路十分险峻,只是在明朝嘉庆年间老虎岭下的古栈道重新修缮了一翻。这时,我一步步移动着脚步一边看着地势一边跟随众人走着,就这样顺着蛇形崎岖山路走了半个多小时,众人陆陆续续这才走到了龙凤峰的半山腰处。

此时,我们众人已经从东北转到了龙凤峰的西南方向. 只见半山腰处伸展出来一座悬索桥, 恰似一道空中彩虹横跨在两座大山之间,这是一座空中悬索桥横跨在白岩岭上(其实是小山峰顶端)。这时,大家可是没有什么犹豫一个个徒步走过空中悬索桥,当众人走到空中悬索桥中间的时候,陈天鹏还朗声介绍起来这座“大琯板围堰筑塘建海堤浩大工程”时期建造的空中悬索桥。

当年,我在众人中间走着还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高高的大龙凤峰, 而后又看着眼前的两条钢索垂挂的悬空小桥. 只见两条粗壮钢索宽度达三米多横跨在空中几里地的空间, 桥面是厚重的木头板铺设的下边就是宽阔的畲湖湖水. 水流湍急、波浪翻卷着浪花顺着水流急速向下游流淌着。此时我和阿龙、点点、天鹏扶着钢索往桥下边观望了一会。

此刻,远处湖水拐弯处敖江江水汇流处呈现出一两块石头,横七竖八卧于江水和湖水汇流处,由于水流十分湍急两块石头时隐时现。站在空中悬索桥上展目远望,畲湖宽阔的水面上有三四只小舢板顺着水流急速驶过。我和点点、钟声、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以及阿颖(陈莹颖)和表哥陈天宇同时转身朝着悬索桥的北边观望,远处巨大山峰足有几百米的落差,还有北边远远的敖江江水上的船只大大小小煞是好看。看着这清山绿水、秀莹川江、白白的云雾、绿油油的竹海,苍苍的松柏、金黄黄的油菜花海,还有那乡野间满山遍野的桂花飘逸。山峰下边隐约可以见到一幢幢小别墅,精致典雅之中更显得现代豪华,我一边观看着心里都陶醉在山水美景其中了。

这时不知道谁轻声说道“太美啪!”,大家尽情地观赏着春天里江南原野的湖光山色,那连绵起伏不断的山脉峰峦和眼前的悬崖绝壁。那梯形的稻花随风摇拽恰似碧绿的波涛。

远处,葱茏起伏的绿树竹林成萌,与悬索桥下边盘山公路清翠玉滴的茶园交相辉映。在这广茂群山竹海里蓝天白云相织的空气中,纵横在山山相连峰峰相映的银蛇的身上,那映衬在碧绿与金黄、纯白与天蓝之间的蓝天白云中,还有那人与天地融为一体加上时浓时淡的雾气,更加显露出来那江南水乡独特迷人的色彩。更有那碧绿层层间隐现出来的一栋栋农家三四层高的小“别墅”, 这美丽的江南水墨山水画卷使得目不暇接心旷神逸!

天际间一抹青山倒影,两座高大的山峰直插云霄。云山雾笼蓝天白云间环抱着大片的碧水清波,足媚的阳光映照着泛起耀眼的粼粼波光。蓝天碧水之中一群群不知名的灰白相间的水鸟或大或小、梦幻一般漂浮在不定的水面上,偶尔有三群五群地飞过悬索桥下边而去。

此刻,我是看得目不暇接美景入梦。此时,湖风簌簌,湖水悠悠,湖面上的三三两两的白帆船和小客轮,正借着江风湖水往上游行驶,倒映出雾气白帆时隐时现,恰似离弦的箭飞奔在浓浓雾气之中。江南水乡特有的山水相连、水映山脉、山绿水清。那一沫湾湾碧水轻悠悠的细雨霏霏,带着一股沉沉的江南醉人的咸味,阳光照耀在淡色调的湖边沙滩之上,有如柔软顺和的小提琴的小曲,绿如蓝的湖面上闪烁着点点淡绿绿的磷光,与天空中偶尔有的朵朵白云交相辉映。

这时,干弟弟点点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鼓足勇气伸展开双臂。两只手抓住两边的铁链子大声呐喊,这才招呼众人一步三摇地往桥头堡方向前行着。当年,我和阿龙、点点(钟点)、点点女友阿玉、大鸭梨(钟玉)、老妹子钟声、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以及阿颖(陈莹颖)和表哥陈天宇几人走下空中悬索桥时,还特意走到桥墩前看了看桥墩上的标志,上边记载着此桥的建筑时间与桥下是下滩,还有就是几个比较大一点的字“虎头山龙凤峰悬索桥”!

当年,我们几个人走过峡谷空中悬索桥,前面呈现出来一大片岗子山坡,在这里杂草丛生半人多高。当我们几个人走进一片竹林子,这才发现这里是一片古代的坟墓之地,按东北人常说的就是“乱葬岗子”。我一边走一边看着杂草丛中东倒西歪的大型石头人像和神兽神像,每一个都有四五米高度,巨大的石俑石兽还有石头铺设的甬道,无意中给我潜意识的认知这里是年代久远的古代墓葬!当我一步步走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前面时,看了一下而后大声冲着后面几人惊叫道:“怪哉!奇哉!”!原来这个巨大的石碑上面是暗雕线条,是春秋时期的迴龙纹雕刻。碑文正中深深刻着“大明王朝皇族裕福亲王朱荥真之墓!”,而左侧下边有一行小字“天启福二年申月寅日辰时葬本家宗土”。

此时,我蹲伏在石碑面前仔细观看着,这工夫阿龙走到我身体后边说道没什么好看的,我于是乎急忙站起来长叹了一声说道这是个王爷。这才抬头环视着一步步走向北边的杂草青蒿里边,这才发现这里是一座高高的圆形土岗子就是“封土堆”。由于杂草青蒿子密布着圆形土岗子,根本看不清楚哪里是坟墓,哪里是下山的神道。后来,还是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钟声几人你一句、他一句讲述着大明王朝后期“南明”小朝廷历史传说,后来几个人一直讲述到到民国历史时期,这里是当地人的墓地群落。我们几个人顺着杂草里的毛毛小山路走着,当众人陆续走出了这一片山岗子来到岗下却是一大片洼地,东西狭长、南北宽,东西足足十几里地的面积左右,南北有三四十里来地。这是一个小村庄北面背靠千米龙凤山、西边却是不知道名字的山峰,而洼地南边是一道高约五六百米的山梁子,小村庄东边是一个半坡形状有一条宽敞的公路延伸出去,不知道通向哪里也不知道去向何方,一条宽阔的河流从由西向东环绕着洼地里边的小小村落。

当我和阿龙、点点(钟点)、点点女友阿玉、大鸭梨(钟玉)、老妹子钟声、二弟陈天鹏、三弟陈天鸣,以及阿颖(陈莹颖)和表哥陈天宇几人走到小河边时,陈天鹏和干弟弟点点蹲在河边双手捧起来河水“咚咚…”喝了几口。

这时,我也跟随着蹲在河边捧起河水喝了几口,这才发现“咦!这水怎么是甜的呢。”!此刻我心里带着疑问慢慢地站起身来,这个时候我才环顾四周、山清水秀、小河清丽,小河对面是小村庄。这工夫我看了看清澈的河水,而后又看了看东边不远处那里河水中露天的小方石头桩子干什么用的。于是冲着旁边的阿龙和点点(钟点)问及河流里的方石头河桩,原来这是在河床上打下的方形石头河桩用于水流的减速,同时河水少的时候露出来一尺多高,每个石头河桩中间都有一尺多宽用于河水的流淌。一排河桩便于行人行走从河这边一直到那边岸滩。一但进入梅雨季节和台风季节,小河涨水石头河桩被淹没在河水之中,可以启到减少河水瀑涨很难形成大洪水,以保护对岸的村庄和田地,这也是江南水乡独有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看了一会我便跟随大家起身顺着河床边走着。当大家陆续走了十来分钟走到河桩面前,双脚踏着一块块方形石头,一边走一边观看着两岸青山河流的风景,这如诗如画的景致让人陶醉。我们几个人游山玩水地走进那个小村庄。小村庄四面环绕大山中间洼地是二十几家的小村落。原来此地叫下滩是七里村与探花府的交界地方。你别看是一个小小村落,可是当地的建筑绝对不次于大都市,二十几户的小村子家家全是三四层独门独院的小别墅,有几家的小别墅占地达五六亩地面积七八层楼高,四周全部是小形镂空雕塑花园墙十分精湛和典雅。在小村庄的外边东西两侧有一条市级公路贯通村子东西方向。

后来,我们几个人在村子北边一家叫“旺旺”小超市里边买了吃的和矿泉水,一边走一边听着钟声、三弟陈天鸣、阿颖(陈莹颖)和表哥陈天宇涛涛不绝讲着小村庄南边的山脉叫透逻仙山,而西边是秀阳山和西北角处的紫云山;北边便是穿山越岭可以到三十公里的 “青芝山”;东边却是福州市区的鼓山与鼓岭方向(即鼓楼仓山方向),是直接奔福州市区与马尾区、琅岐岛、闽安古镇、和青芝山区的!

晚饭,陈天进的父母用老酒坛烧炖的佛跳墙。这佛跳墙是用老酒坛烧炖成的,佛跳墙是一种肉类烧蒸炖菜,分高中低三个档次,也就是福州人常说的八品、十二品、十六品,其实就是制作的材料分八种、十二种和十六种之分,其中鲍鱼分有头、无头、少头和多头,与海参一样分多少个刺尖的说法。这里必须说明一下无头鲍鱼,就好像东北人心里的土豆、白菜一样十分普通和便宜,十几元到三十多元不等,最贵的大海鲍三个头和五个头鲍鱼达二三百元一斤,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在敖江镇菁英北街的海鲜批发市场,我和干弟弟点点与大鸭梨溜达时问过一户卖三个头大海鲍,一斤达180元来于黄歧镇乌猪湾深水产区的。如果要按现在的币值推算,1996年的180元相当于现在的三四百元到五六百元的购买量!

当年,陈天进的父母家烧大锅菜,就好像东北农村普通的大锅菜,不过也有一样十分特殊的烤炉,就是用普通大号汽油铁桶制造的烤炉,因为这个汽油桶烤炉我曾经问过天鹏干什么用的,当时阿龙、点点和女友阿玉在我身边听天鹏说话。那时,陈天鹏一边伸手将铁桶盖掀了起来,一边对我说这是他父亲自己想出来并制造成的“自己家烤炉”。

后来,我借着陈天鹏掀起铁桶盖的工夫,低头朝着铁桶烤炉里边看了看,原来里边是用当地红泥巴糊的,四边有几个铁条焊接的铁挂钩,中间还有一个铁条焊接的炉壁子。当时,铁桶烤炉里边挂着一条抹好料的肉,是用东西包裹着拄在铁桶烤炉边缘,铁桶中下边有木材和竹板炭火———

就这样,我们吃完饭坐着阿龙开的旧吉普车离开了七里村钟声婆婆家!这也是我本人一生之中头一次进入少数民族山村,虽说后来我本人与表哥阿辉(钟镇辉)、阿涛(钟镇涛)、表弟阿点(钟点)几人去过第二次,但是永远也没有刚进入九乡十八寨七里村的视觉上的冲激与惊叹,那是小沧乡七里村寨给人的山山水水的美学上的感觉!

当夕照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其实我们上车离开七里村钟声婆婆家时,阿龙就说开车直接走近道回江南乡已古村的钟声家,一则道路近了很多可以直接回到江南乡已古村,二则到已古村过了大桥到林玉玉家,把借来的旧吉普车给人家送回去。

于是,我们的旧吉普车已经飞速行使进了福州市晋安区,再过福州市鼓山区、马尾区顺着鼓岭飞驰在一座座钢铁斜拉大桥上。半个小时之后,我们车前面出现了一个小镇子这就是涫头镇,这是一座背靠着青芝山、在大山脚下建立的小镇子也就是青芝山的地界了。这涫头镇境内青芝山地域临水(敖江闽江汇聚处)而居,一条县级柏油马路在小镇子中心穿越而过。这里满眼如烟如雾的春色,满目的若云若霞的金色油菜花海从车旁闪过,触目似梦若梦的茶农家一排排三四层结构的小别墅,一齐飞动着朝眼前扑过来,又如着了魔的波斯地毯般朝车窗后边远远遁去。这时,我坐在吉普车的车门位置将脑袋伸出车窗,观看着刚刚一闪过去的江南美丽的风景,被山里的山风儿吹得十分凉爽。

后来,在第二次去小沧乡七里村钟声婆家时,我和表哥阿辉(钟镇辉)、阿涛(钟镇涛)、表弟阿点(钟点),在她家与她们的父亲母亲一块聊天,并在陈天进的姐弟妹几人的带领安排之下,游走于九乡十八寨小苍乡的山水之中。当年,我们几个人走进了当地的畲族人的老族长“阿山老爹”的院里,在陈天进的亲叔公爷阿山老爹家的竹土楼里边,听着阿山老爹讲述着探花府的故事,听着“阿山老爹”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讲述着“小仓乡”与“畲族”的历史兴衰,以及九乡十八寨与九大头领的传说故事。

这正是:

《减字木兰花*桃花巷》

桃红柳绿,花开江畔竹海里。雾泽群山,狮峰江水江南岸。

南唐凤都,榕柏古树翠绿间。细雨敖江,晨光狮峰江桥上。

《江城子*江南水乡已古村》

往事回眸忆福州,二十五,春雨间,温麻古城,九千程江南。群山云海百洞峰,黄歧镇,奇达村。

三月春雨桃花笑,正青春,伊人旧,江南水乡,小巷通幽处。执伞同游狮峰好,江南乡,如云烟。

《渔家傲•小沧畲乡七里寨》

江南敖江凤城春,洼地古城群山抱。九千里地进福州,海连江,闽江入海家人亲。

三镇贯通七里寨,南岸狮峰北郊村。桃花巷里笑声扬。竹林深,襟江抱海忆回眸。

注:“小沧畲乡七里村”位于连江县凤城镇郊区,是福州市第一座少数民族聚集的“畲族”山寨型村落,也是福州市郊区十八座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古代山寨之一,在这里有明朝抗倭大将军戚继光的家族宗庙、祠堂、将军府还有探花府等等!

【全文完】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27893/

【纪实散文】勇攀龙凤山绝命崖的评论 (共 6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飞翔的鹰耿彪
  • 今生依梦
  • 洛神 推荐阅读 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佳作来!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 并说 相聚散文网,共筑文学梦!回首过去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和勇往直前,放眼未来我们更是豪情万丈和信心满怀!中国散文网正是有了广大文友的信任理解和关爱支持才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和旺盛强大,在此我谨代表中国散文网的广大同仁和领导同志们预祝所有的文友以及您的家人和朋友们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最后还要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