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的杏园

2022-06-13 08:51 作者:独自行走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月底六月初,又到了杏儿陆续上市的时节,父亲每天早上去赶早市,总会买一些回来,据说是南山里刚摘下来的,还带着枝叶,颜色金黄,个头小一些,但味道很正。

天是瓜果梨桃的盛宴,杏并不是其中的主流,它的成熟期集中,保质期又短,从最早的麦黄到后来的大榆杏,不过一二十天的时间,仿佛一阵风刮过,很快便从市面上消失了,再想吃到它只能等待来年。

但对我来说,它有不一样的意义,它承载了我许多童年美好记忆,每次见到它都会让让我想起家乡的那一大片杏园,想起许多往事,可以说,杏园之于我,就像百草园之于鲁迅,苹果园之于张炜,是快乐的源泉。

我们村是一个大村,足足有上千户人家,记忆里,村子周围几乎全是杏树,没有人说得清这些杏树是怎么来的,很可能是多年前,一个外乡人路过这里,随手将一个刚吃完的杏核扔到地上,一场过后,一棵小杏苗便顶着两片叶子,颤颤巍巍的拱出了地面。几年过后,杏树开始结杏了,更多的小杏苗涌现了,就这样,由点到面,天长日久,这里便生长繁衍出好大一片杏林。

三月中旬,杏花开了,那些素净淡雅的小花,有白色的花蕊,粉色的裙边,在枝条上疏离而又匝实的分布着,精致的有些纤弱,在微风中轻轻颤动,它们最早给我们带来天的气息,带来春的惊喜,每一朵都是那么美丽,都是大自然的杰作,而无数棵树,无数朵花组成的花海,更像是花儿们的盛大集会,让我们迷恋,沉醉,不用出村,就能闻到那一阵阵略带甜味的花香,甚至能听到蜜蜂们的嗡嗡声。“小楼一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那是江南,我们这里是不卖的,随意折几支回家,插到瓶子里,便把春天带回来,能开很长时间。

那时的我们,会一天到晚沉迷在这片杏园里,从这棵树上下来,又爬上另一棵树,追逐着蜜蜂,也追逐着花香,全然不顾双腿被树皮磨出的血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等到麦子变黄的时候,杏儿也陆续成熟了,最快乐的时候也到了。

那时的杏园是生产队的,看园的任务交给了一位退伍军人,他瘦高个,细长脸,眉眼和善,见人总是笑嘻嘻的,并不具有像《水浒传》里看守相国寺菜园子的鲁智深,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颟顸气质。他穿一身绿军装,一双黄胶鞋,腰间系一根草绳,像狐狸,像野兔,像猫头鹰一样,整晚游荡在野外,听蛙叫蝉鸣,看星河灿烂。

他是一个童心未泯的人,一个善良的人,甚至说是一个纯洁的人。当我们晚上匍匐隐藏在麦地的时候,他不声不响的观望,当我们捡起土坷拉石块砸杏时,他不声不响的观望,当我们大摇大摆的爬上树摘杏时,他还在不声不响的观望,等我们吃的差不多了,小兜里已经装满了杏时,他出现了,通常是大喝一声,然后假装来追我们,黄胶鞋跺的震天响,我们被吓得肝胆欲裂,个个作兽散。直到我们的身影消失不见了,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他是在和我们玩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这样的游戏会经常上演,却从没有一次被他抓到的经历,他让我们觉得冒险,刺激,并从这种冒险刺激中得到极大的乐趣,他像老顽童,又像圣诞老人,时而狡猾,时而天真,时而慈祥,不变的是,他有一颗仁之心。

我的童年因偷杏而快乐,而父母的童年却因看杏而烦恼。

父母都是一个村的,两个人还是同学,那时的父亲长得又瘦又小,常年坐在教室第一排,而母亲却坐在最后。后来母亲停止了生长,或者说长势缓慢,而父亲却出落得一表人才。

母亲家住村西头,家里有两个杏园,父亲家住村东头,只有一个杏园;母亲家有骡子和马,父亲家只有一条狗,几只鸡;母亲家是富裕中农,父亲家是贫农。父亲娶母亲算是高攀,每次家庭聚会,酒至半酣,我常常以此打趣父亲,但父亲只是微笑,从来没承认过,但也没否认过。

母亲的家境尽管比父亲家好,但受的苦一点也不少。

在母亲的记忆里,每到杏子快成熟的时节,她便承担起了看园的任务,每天早上五点来钟,天刚刚亮,睡得正香甜的时候,便被叫了起来,迷迷糊糊去杏园,这一呆就是一整天,直到晚上满天星星了才能回家,一日三餐都是大人给送过去,干巴巴的饼子窝窝头,要喝水需要自己拿个小桶去井里打,就这样,她从五六岁,一直看到十几岁。

我常常想,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去看园,有用吗?父亲说,有用,有就比没有强,许多人就是想沾小便宜,顺手摘几个吃,看见有孩子在,或许就不好意思了,当然,真想偷也没办法,话说回来,杏又不是黄金,谁会专门偷这个哪。

而母亲自己则说,每次迷迷糊糊到了杏园,她都是继续埋头大睡,根本不知道有没有人偷。我想,这很符合母亲的性格,她对身外之物一向不在乎,奶奶活着的时候常说,你妈腰板硬着哪,哪怕前面掉了个金元宝,也未必会弯腰去捡。

好不容易熬到杏熟了,还要上树去打杏,这是个有些危险的活,但偏偏还只有小孩子能干,细细的枝杈承受不住大人的重量。杏树不同于榆树,杨树,梧桐,它长不多高便会分叉,爬上去并不难,难就难在好多杏长在树梢,需要爬到最高处,侧着身子去够。

十二岁那年,母亲就这样不幸从树上摔了下来,万幸的是,前几天下过一场雨,地上还是湿呼呼的,母亲只是摔昏了过去,背回家歇了一会就缓过劲来,第二天居然又能上树了。

打下杏来还不算完,还要去卖杏,或给别的亲戚家送杏,这似乎是不成文的规定,没有人非要你这么做,但不这么做便感觉没有人情味,亲情关系就会疏远,农村社会是熟人社会,维持好关系并不简单。

整个打杏卖杏的过程耗时几十天,母亲说,每次放麦假,她没有一次能按时返校的,都是拖了好多天,把这些活干完才能回去上课。

父亲小时候也看杏园,却少了母亲那些烦恼,大概是父亲这边园子小,加上还有弟弟妹妹帮衬着。父亲性格里有少年老成的一面,人情世故从小就看得开,看园时遇到有贪便宜的来摘杏吃,父亲从来都是假装看不见,事后也不告诉家人,他对我说,万一让别人知道了,那人多难堪,不就几个杏嘛。

但有一件事在父亲心中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那是解放济南的第二年,也是杏子成熟的时节,父亲正在看园,我们本家的一个爷爷,当时担任村里的保长,被五花大绑带走了,路过父亲身边时,他停下了脚步,两眼深情的看着父亲,眼里有掩饰不住的爱惜和留恋,后来,他被枪毙了。

他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吗?好像也没有,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只是尽一己之力,维持着村庄最低限度的平安,土匪来了要招待,国民党来了要招待,解放军来了更要招待,他不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但尽量谁也不得罪,他身材高大,沉默寡言,不怒自威,在这个村庄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威信和尊严,如此而已。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37423/

故乡的杏园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 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洛神 推荐阅读 并说 弘扬真善美,发挥正能量!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作品来!
  • 丫丫

    丫丫好文笔!!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