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军嫂泪,国防血!

2022-06-24 06:49 作者:水兵老师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光反回到1999年4月上旬,在广西北海市一个叫地角的军港,728艇就停靠在港里。我从1986年10月在南海舰队水兵摇篮——广东虎门沙角训练学习一年后,被安排到上川岛部队728艇任电航兵,在这个远离大陆的海岛工作8年后,1994年下半年随728艇调防汕头水警区护卫舰二大队,这时候我已经在728艇任职电航班长6年了。也就是728艇在汕头期间,我参加南海舰队四年一届的舰艇军事专业大比武,获得电航专业第一名荣立三等功一次。1996年年底,728艇又从广东汕头调防广西北海。广西北海,是我十几年军旅的最后一站。到了每年的四月份,正是转业志愿兵的离队时间。我知道在部队的服役期到头了,艇政委还是让我在728艇多呆了两周,带着太多的眷恋,也带有苦尽甘来的盼头,踏上了未知返乡的归途……谁知道等待我的,是漫长转业失业的噩

我多次上访也得不到吴川市教育局安排上岗后,断去部队工资,家里的日子已经无法过得下去了,就从吴川市民政局属下的“退伍军人安置工作办公室”出具一份介绍信。大置内容是这样:邱杰同志是部队转业军人,家住某街道办某居委会某村,经由“安置办”安排到教育局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上岗,造成家庭生活困难,为了解决生活问题,邱杰想在国道(村中土地)的一边搭建临时建筑做小本经营(那时候的林经场中学有千名学生,这个临时建筑可以经营学生早餐)以维持生计,望街道办准其临时搭建。

吴川市退伍军人安置工作办公室(盖章)

时间大概是:2000年10月

我将介绍信递交给时任的塘尾街道办党工委书记梁锡运后,经营早餐的简易窝棚(用沥青纸搭建的)很快就建起来,并找到了生活的盼头。林志华任塘尾街道办党工委书记不久,有一天,我突然收到塘尾街道办一份“限期拆除通知书”,说我在国道边临时搭建的窝棚属于违法建筑,必须自行拆除清理,否则将由塘尾街道办拆除清理。我向送达“拆除清理通知书”的领导表明转业军人身份也没有用。这个赖以生存的窝棚还是被夷为废墟,并且这个废墟在国道边保持长达两年之久。

请各位领导允许我描述塘尾街道当年拆除这个临时搭建窝棚的情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塘尾边防派出所官兵到达现场后,街道办组成的执法队伍到场了,只见一部铲车开过来。见此情景,我的妻子陈亚上拼死也要冲上这台张牙舞爪的铲车,就一屁股坐在铲斗里,任凭铲车司机来回舞动操纵铲斗,我的妻子只能坐在铲斗里发出令人心碎的哭声!声音尽管歇斯底里,但没有一位领导听她如诉如泣……说我从部队转业以来家庭生活的艰难……等到我的妻子哭够了,最终还是被塘尾街道办执法队七手八脚像抬牲口一样的从铲斗里扔了下来。这次事件,我相信塘尾街道办上年纪还没有退休干部、现在已经集体转业成为公安干警的当年塘尾边防派出所官兵,对我的描述是有记忆的!

6月23日这一天,我在看中央台新闻,电视上走出来这样的屏幕:国家三部门部署优秀退役军人到中小学任教。我在《怀念艾公》一文是这样写的:

研究马克思主义军事思想的艾公(跃进)教授英年早逝,但他留给后世崇军习武的思想:“……如果这个国家让奉献者吃亏,让军嫂流泪,那这个国家就永远也不会强大!”艾公留影响着这个新的时代。习主席“要让军人成为全社会最受尊崇的职业”已经不再是一句空话。我在转业失业两三年的日子里,妻子儿女口丫丫的等着我来抚养,我无助我N次上访又N次的垂头丧气回到家里,无颜面对妻儿。借用写给时任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我离幸福有多远》片段:

……为了糊口,我做过搬运工、做过泥水小工、当过小贩。有一段时间,每天的清晨,我骑着一辆借来的三轮车,到邻村农民的地里,以两角钱一斤的价钱,从他们那里批发200斤甘蔗,然后走乡串巷,以相当三角钱一斤的零售,一根根削好后,按大小分成5角、3角、2角、1角的蔗段……也正是在那艰难的日子,我与“幸福”有过最亲密的接触。每天,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归来,儿子会在家门口像欢迎凯旋的英雄一样,然后是兴高采烈地和我一起清点这些面值很少超出1元的零钞,这一刻,幸福就写在儿子的脸上,让人刻骨铭心。他会很自豪的对邻居的玩伴说:“我又赚了好多好多的钱!”

时间跨到了新世纪第一年的岁末,日子是越发的艰难了。一天,我的妻子, 这个嫁给我十多年却没有一次机会到艇上探望过我的“军嫂”说:“找政府看能不能在村边的公路傍搭个简易的棚子做个小生意什么的。”于是就有了这一份“吴川市安置办公室”给我开出的,现在让人看来还潸然落泪的介绍信。开始经营后,正当我为一家老小的糊口问题找到了出路时,一个新上任的塘尾镇委书记不问青红皂白,以清理325国道的乱搭乱建理由,动用了司法力量,把这个我一家赖以生存的小店夷成废墟。

老天真的是叫人无路可走了。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走上了一条艰辛的信访路。我知道每月十五号是吴川市委(市府)领导接待日,妻子一定会在这一天早早地起床为我准备早餐,然后催我快些上路。多少次,我带着太多的失望,带着每次领导重复的一个“等”字回到家里,妻子就会在一个没人看得见的地方私自落……

军嫂泪,国防血!我把人生美好的青全部献给国防,换来的却是两次的立案调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如果真的把我开除公职,我想:不但是转业军人家庭的不幸,也是地方政府执政为民的悲哀!(邱杰,2022年6月22日)

首发随笔网:http://www.suibi.cn/subject/4037719/

军嫂泪,国防血!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